看似平凡却不平凡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十六日】“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蓦然回首,自己从二十年前胆小、羞涩、无主见的弱女子,悄然间成为了一名坚定的大法弟子。

大法改变了我

记得当年,父母在家里放师父的讲法录音,我正在擦玻璃。开始时似听非听,可听着听着,突然觉的:呀,这讲的都是真的呀!这法怎么这么大呀!什么天文、地理、物理、数学、中医、西医……人中所有的一切学科全包括了,而且一切的一切都在其中呀!这法太好了!这样我走進了大法修炼

我和丈夫是同学、同事,彼此了解。我修炼大法不长时间,他说要和我处朋友,问我同不同意。我思想保守,胆小又没主意,当时羞的不知所措,就说得回家问问我妈。周末相约去公园,我问他:周围那么多优秀的女孩你不追,我无才无貌为什么选我?他说:你有德。就因为他这一句话,让我下了决心和他交往。

大约一周后,他的前女友,也是我们同学,找到我说:他俩当时就差一张结婚证啦!对于我如此传统的女孩来说,此话犹如晴天霹雳,我整个人都快塌了。下班后找到他,他没有隐瞒,回答“是”。我有生以来头一次知道什么叫撕心裂肺的痛,连续几天痛苦、流泪、无助,白天上班强装无事,回家对父母装笑脸。

在一个有阳光的下午,我独自走在街上,突然想到:大法能包容一切,我的心胸怎么这么小,为什么不能原谅他的过去呢?我能!这是第一次我自己决定了这么大的一件事,心中竟然如此的踏实、有底。

真正的好人

我婆婆是个聪明、干练又漂亮的南方人,个性很强。用婆婆的话讲:我们婆媳间十多年都没红过脸。

其实起初婆婆不太接受我,嫌我家条件一般,个子矮,长相又太普通。婚后和公婆一起住,南北方的生活习惯、性格差异都特别大。但是我事事尽量按她的习惯做,尊重她的意见,物质上从不想占有什么。渐渐的,她愿意和我谈一些心里话,不和公公、儿子说的话都愿意和我说。记得一年夏天,婆婆的妹妹向她借钱,婆婆有些为难,怕公公生气。我说:我那有七、八万,你要是不够就拿去用吧。就这一句简单的话,感动了婆婆,跟公公说:现在哪找这样的儿媳,想都不想张嘴就要借我这么多钱,这孩子真行。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利用手中的权力开始迫害法轮功。尤其是二零零一年,制造天安门自焚伪案,使中国人不明真相上当、受骗。婆婆听信谣言,起了怕心,当时我儿子刚出生一个多月,正由我的父母带,婆婆跑到我家和我父母吵,把门打开将我父母撵走。眼见着父母渐渐远去的背影,我竟对婆婆没有一丝怨恨,心里明白这事不能怨她,是她不明真相,信了中共的邪恶宣传,上当了。婆婆抱起孙子,说去她家她来带。我和丈夫默默的跟在后边。当时婆婆家正准备装修,公公在外地,白天我们上班,只留她一人带孩子又忙家务,也确实不易,我的父母没有计较,有时间就到婆婆家帮忙看外孙,过年还带上礼物到婆婆家拜年。后来婆婆对我说:你妈妈是个好人。渐渐的,婆婆和我父母的关系恢复了。

家人三退

姨父在法院工作,一次我劝他退出邪党组织,没想到平时看似很严厉的他一口答应,说:“共产党不好我知道,早想退了。我干这么多年这工作,什么都知道,让我当党支部书记我都不爱干,尽玩虚的。”原来他这么明白呀!

我的公公是高级知识分子,比较固执。现在他也已退出了邪党、团、队。

我虽然也曾跟婆婆讲大法真相,但她对大法的误解没有消除。二零一一年,婆婆得了肺癌。为了更好的治疗,她去了南方另一儿子家。我只要儿子一放假,就带上他去照顾奶奶,与她谈话,倾听她的诉说。随着化疗的痛苦、病情的加重,婆婆经常在梦中惊醒,说自己看见已故的人了,遇见什么害怕的事了。有一次,她正坐在床上吃饭,突然“啊“的一声跌倒了。苏醒后,她说自己掉進一个无底的大黑洞,太可怕了。从此晚上不许关灯,后来白天竟然怕光。怕和疼痛把她包围。看着她的痛苦,我难受在心里,一天在她稍稍平静时,我轻轻的握住她的手,平静而坚定地说:妈,别害怕,生命是不死的。她一惊,问我为什么。我说:佛家讲生命是轮回的,只是科学还证实不了。这回她说:你说的可能是真的。我说:你入过团、队,身上就有邪党的印记,它叫无神论,迫害法轮佛法,是把人带入地狱,你起个化名退出来吧,以你的性格叫傲梅怎么样?婆婆抓住我的手,感慨的说:“只有你懂我。”病中的婆婆最愿意和我在一起,她说和我在一起不害怕。

婆婆病故后,我清晰的做过一个梦:她来到我家,穿着生前常穿的一件衣服,面色又黑又黄很消瘦,问我:你告诉我什么话来着?我一字一句大声对她说:“法轮大法好!”她立刻容光焕发,脸也饱满了,衣服竟然有点金色,发光了,整个人都变了,兴奋的说:哎呀!知道了!

“这孩子命真大”

二零零八年的暑假,我们一家三口去旅游,途中遇到车祸,当时九岁的儿子被撞飞了,瞬间竟不知道哪去了,荒乱中,我们在山坡上发现儿子弱小的身躯,穿件桔黄色的衣服,在绿草、阳光的映衬下静静的躺着,像睡着了一样。我的心也像有底了一样平静了。抱起孩子,在丈夫、司机、游客、路人的争吵、喧闹声中坐進开往医院的出租车里,景区离医院很远,路上我就一直在儿子的耳边念“法轮大法好”,连怕的想法都没有,渐渐的儿子睁开眼睛,并且开始和我说话了。过一会,他说想吐,停下车吐过后,身体有点虚弱躺在我怀中渐渐恢复,出租车司机还安慰我们说:这孩子一看就有福,没事。到医院,经过CT、X光等一系列全面检查,结果儿子什么事都没有,连一点皮都没破,大夫说在这观察三天,没事的话可以出院。交警在处理事故时说:也太奇怪了,今天同一个地点,还不到九点,竟发生了三起车祸。头两起,一个当场死亡,一个重伤都瘫痪了,这孩子命真大。

肇事司机吓坏了,陪着孩子检查,还承受着丈夫在气愤中的谩骂,关键是他不愿暴露身份。原来他是军队特殊兵种的,为奥运会秘密出来执行特殊任务的。交谈中我告诉他:你不用担心,我的孩子没有任何危险,也不会留下任何后遗症,不管你是谁,今天遇到这事,都是我们的缘份,告诉你,我是炼法轮功的。如果你心里还放不下,就记住法轮大法好吧!大法的力量感动了他,说:我真没见过这么好的人!后来两年中,他经常给我打电话询问孩子的情况。当然孩子一切平安。

不平凡的故事

五年前,单位改革,我所在的部门改雇临时工,正式员工重新安排。别人都为自己的岗位焦急,我像没事人似的,心想就随其自然,听师父安排吧,只要有利于学法的环境就行了。结果我的新岗位不但能使我有时间学法,还能接触到其他大法弟子,对我的帮助非常大。

二零一五年七月,另一单位的领导在与我丈夫的几次工作交往中,认定他实在、认真、技术好,就把我丈夫调过去了,那个单位是许多人梦寐以求的,要求硕士学位以上,还要有关系。我丈夫没找任何关系、没花一分钱就这样自然,水到渠成。

我这个人出门只能靠丈夫,自己连火车票都没买过,前年儿子初中毕业,我竟然一人带他体验了一次台湾自由行。同事们都说我胆子大,是的,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我不怕独自走夜路了;遇事不惊了;在别人面前说话不忸怩,大方自然了;已成为一个有思想有主见的人了。我深深的知道只要心中有法,前方无论遇到什么,都不会是问题的。是的,我坚信这一点。

我的这些故事看似平凡,却不平凡。这二十年我没吃过一片药,身体健康。去年夏天,表姐、儿子和我去骑车,从早七点到晚八点,很多山路,上坡下坡的,他俩骑的是轻便的变速车,我骑一辆老式斜梁二十四吋自行车,结果表姐累的第二天没上班,休息一天。而我正常上班,没啥感觉。表姐笑着说:现在才知道你是我认识的人里身体素质最好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