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古今天象看正法修炼的延续(9)

2003:罚星双犯氐 天谴降瘟疫(上)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二月九日】师父一再为大法弟子延续修炼的时间,很多弟子知道珍惜,精進不停;但是也有不少人听疲了,对时间的推延半信半疑,一再懈怠成了中士闻道,甚至不信动摇,离开了正法或者走向反面——这些都是始于对大法的似信非信,根源上可以追溯到旧势力对中华神传文化的破坏,造成现代人认识大法的障碍。

本系列文章展现天象文化的精妙奇准,以佐证正法时间的一次次延长,同时揭开相关的伪史,展现尘封的历史真相。期待着那些被人间的光怪陆离吸引得不能精進的弟子,甚至脱离大法的昔日同修,能够在这些首次展现的历史华章中,明白历史奠定的真机所在,从新回到大法中精進起来。历史的精彩,是为今天人类认识正法、得救而展现开来,是为大法徒圆满回家而做的精心安排。

本文是个人在大法修炼中的所悟,谨供交流。层次有限,不当之处请大家指正,更请大家以法为师,秉持修心的根本。



(接前文

时间的坐标推到了2003年,在二十八宿的东方苍龙七宿星区,又出现了一个凶险的天象:太白金星、荧惑火星,双双犯入氐宿。

图:2003年天象图,双星犯氐应天谴,华夏大地虐非典
图:2003年天象图,双星犯氐应天谴,华夏大地虐非典

前面我们讲过,氐宿是天子之宫,荧惑火星留守在氐宿范围(在此范围拐弯转向),是贼臣谋逆天子的象征,而这次,火星、金星不是留守氐宿,而是同时匆匆進犯氐宿,又匆匆离开,这个天象意义是什么呢?

《史记·天官书》说:“氐为天根,主疫。”我们知道,荧惑火星,又名赤星、罚星、执法,在天象学中代表着旱灾、饥疾、兵乱、死丧;太白金星,也是著名的罚星。两颗最严厉的罚星進犯(不是留守)氐宿之中,显然对应天下(中国的天象文化,对应中华的天下)出现大瘟疫。

2003年1月1日,正是SARS刚开始感染医务人员、被大陆医界一线的权威认识的时刻:一种传染性极强的新瘟疫来临!1月2日,大陆医界权威专家随即赶往广东河源市调查会诊。天象人间在此的对应,又一次一日不差!

1. 瘟疫是天谴,历史已展现

瘟疫是人间最凄惨、最无助的一幕。古代人大都知道瘟疫是天谴、天罚,所以要拜天祈祷、躬身自省、改过行善来求神化解,这才是得救的根本,而人类越来越背离了这个根本,都在人类层面上求医、求西医。

当然,得病求医是古今人类的必然状态,有病不治会使一些没到寿的人早死,但是在劫之人无论如何是治不好的。作为医生,不管能不能治好,都应该尽力而为。当前大法弟子救度众生也是一样,不去判定他能不能得救,只要有一线希望,就要去挽救。但是挽救的根本,是用大慈大悲之心对待,帮人认识善恶因果、背离邪恶。

《圣经·旧约·出埃及记》讲述了公元前十三世纪前后,摩西把沦为奴隶的以色列人拯救出埃及、回归故土的历史故事。其中讲到了“埃及十灾”,那是邪恶的古埃及法老与正神为敌,给埃及人招来的十次天谴,其中三次是瘟疫。

【神降十灾,谁能醒来?】

摩西以神的名义要求把共同信神的以色列人带出埃及,法老信仰的是埃及本土的各种兽形的邪神,他不想失去给他当奴隶的以色列人,不同意。摩西就只好显现神迹,通过降灾,让法老和埃及人醒悟,遵从神的意志。

(1)血水灾:摩西的神杖当众击打河水,尼罗河水就变作血,死了很多鱼。尼罗河是埃及的神河,在正神面前黯然失色!举国恐慌,法老惊恐但仍不放行。满七天以后,水源变清,法老心硬,认为血水灾是偶然的。

(2)青蛙灾:摩西的神杖再次当众击打河水,青蛙上岸遮满了全埃及,進入了王宫,上了卧房。这也是在警告埃及人摒弃邪神,认识正神。法老吓坏了,答应了摩西,结果入侵的青蛙都死了,遍地腥臭。法老见灾祸消失了,又背信弃义。

(3)虱子灾:摩西的神杖当众打击大地,遍地生出虱子。埃及人无处躲藏,奇痒难耐,但是法老铁心不改。

(4)屎壳郎灾:现在大部份都翻译为“苍蝇灾”,我追查历史影像,看到那不是苍蝇,而是蜣螂,俗名屎壳郎。屎壳郎以粪便为食,能从无到有滚出粪球,被古埃及尊为圣甲虫,有些埃及的护身符就是屎壳郎的形状。这次以埃及崇拜的神虫降灾,还是警告埃及人放弃邪神,认知正神。屎壳郎爬满了埃及大地、院落内室,法老吓坏了,答应了摩西,求他让“圣虫”离开埃及。灾难撤去,法老又硬了心肠,还是不让走。

(5)第一次瘟疫:畜疫。摩西警告法老,法老不听,瘟疫降临,埃及人的所有畜生都得了重瘟,损失惨重,但是法老仍不悔改。

(6)第二次瘟疫:泡疮疫。埃及祭神的时候,常把灰扬向天空,认为这能消灾解祸。而摩西此次向天扬洒炉灰,灰尘落下,埃及人、畜身长泡疮,痛苦异常,法老却邪心更硬。

(7)雹灾:摩西当众以杖指天,天就打雷下雹,冰雹打坏了所有的庄稼,打伤了人和牲畜,惟独以色列人所住的歌珊地没有冰雹。法老震惊,口里认罪,求摩西开恩,但是灾难停止了,法老故伎重演,食言,再与正神为敌。

(8)蝗灾:摩西再次发出警告,埃及蝗虫铺天盖地,吃光了地面的绿色。法老找来摩西求饶,摩西求神止灾之后,法老依然食言。

(9)黑暗之灾:埃及人崇拜太阳神,摩西神杖当众伸向天空,太阳隐去,埃及遍地漆黑三日。这还是警告埃及人,要认识正神,可是法老只允许摩西带以色列人走,却不得带牲畜,行進在旷野中没有牲畜,就没有吃的,等于自寻死路。摩西不同意,法老却说如果再见到摩西就杀无赦。

(10)第三次瘟疫:长子头生之灾。摩西预言死神将收走埃及人的一切“头生”——母亲的长子,母畜的第一崽,并让以色列人连夜在门框上涂羊血,作为死神逾越的标志,这就是逾越节的由来。结果所有埃及人的头生都死了,法老的儿子也在其中。遍地哀号,法老大惊,不得不让以色列人离去。

当今中共迫害大法,天谴决不只是那一次瘟疫,各种各样的天灾人祸频频出现,也同样被很多人认为是偶然的,因此这些人继续行恶,不肯弃恶从善,而是重复着古埃及人的教训。

【劈红海神迹大显,害正信死路自陷】

失去了百万奴隶,埃及法老和他的大臣们又后悔了。法老率领大军,开出了埃及所有的战车,去追杀以色列人,一直追到了红海岸边。摩西施展神通分开海水——人们都以为那是神在施展神力,我看到其实那都是摩西本人的功能神通,他是在求问神:“我能不能这样施展?”如果主神不允许,摩西是施展不了的,允许才能公然显现大神迹。

以前摩西施展的都是小能小术,象变戏法一样,或者似乎是偶然的事件,比如瘟疫来去匆匆,给不信正神的埃及人以教训,让他们迷途知返。但是也有很多埃及人执迷不悟,扬言非得要亲眼看到摩西施展大神迹才能相信——这和现在那些非得看到大法和师父给他施展神迹才能信法、才能停止迫害的人是一样的心理——救人只能在迷中救,绝对不能用神迹破迷,一旦神迹大显的时候,一定是救人结束,报应临头的时候。

红海被摩西劈出三面水墙,显出海底的沙地。那不是电影中演的两面水墙,不是一条海底大道直通对岸,当时根本看不到对岸。对以色列人来说,后面有埃及军队是死路,两边没有路,前面是不断后退的海水高墙,最终能走到哪里?除了摩西,谁也不知道,只有凭着对正神的信念往前走。

看到这样的神迹,所有的埃及追兵,都醒悟了,都知道这是真正的神来了——但是为什么他们还要听从军令,追下海底去杀以色列人呢?因为神已经不再给他们机会了。以前一次次天谴,已经给过太多的机会,此刻看到神迹大显才醒悟,不算数,这样与正神为敌、迫害到底的人,在神看来是最坏的人,要全部淘汰,所以都被魔鬼赶下红海,操控他们的魔鬼都要淘汰他们。最后以色列人上岸,红海合拢,埃及军兵尽葬海底。

这些军兵中的很多人在十次天灾的时候,早就知道以色列人的信仰是正信,明白当时埃及人信的神是人造的邪神——但是心里明白不算数,行为才是真正的意愿展现。他们借口自己是臣子、是军人,不得不服从命令,哪怕是邪恶的命令,所以一直在昧着良心追随法老行恶,最终自陷绝路,失去性命。

当今很多人不也是这样么?明知道法轮功好,也要追随邪党迫害,借口就是服从命令,个人利益大于良知,最终的结果是什么?古埃及人已经上演过。如果能提前醒悟,提前改过,那就能抓住生机,也不枉对这部沉重的历史大戏。

2. 迫害伴瘟疫,正信终崛起

摩西创立的犹太教再辉煌,也随着时间的迁移不可避免的進入了末法时期。正神依然是正神,教义却被歪曲,那人类就无法在那门中被救赎了。犹太教的神殿,都变成了市场,甚至做牲畜交易,难怪耶稣要把这些信神却不知敬神的犹太人赶出神殿去。

【杀害耶稣】

犹太教到完全不能救赎人的末法时期,耶稣出世,在犹太教的基础上,传讲新法、归正教义,而犹太教徒不理解,反而害死了降生来救赎他们的耶稣。

我用慧眼通追视当时的历史影像,在耶稣被押送到统治犹太地区的罗马总督府之前,在犹太教审判的厅堂之上,很多犹太人让耶稣显现神迹:你显神迹,我们就信你是上帝的儿子,怎么不敢当众显示一下呢?不能显现,你就是骗子。

这种心态,和当今迫害大法的人、和误入歧途对大法不相信的人,是一样的。其实,不到最后大清算的时候,或者规范教义的时候,不能神迹大显。摩西是在清算古埃及与神为敌的坏人的时候,在规范教义传“十诫”的时候,才神通大显;耶稣神迹大显——复活,也是在他最后规范弟子使徒的时候。但是众弟子凡是亲眼见到神迹大显的,都修到头了,境界层次都无法再提高了,后续做的只是再积累些威德而已。当今更是这样,在给人留得救的机会,在给修炼者修行提高的机会,绝对不能破迷显神迹。

为什么耶稣最后没有象摩西那样,清算那些迫害神的坏人呢?一个原因是耶稣慈悲,给这些人留下被救度的机会,另一个原因,是这些人的承诺定下的。

我用功能追查当时的情景:耶稣对要害死他的犹太教大祭司们说:“我是上帝之子,我的国和我的子民不在人间,你们害死我,罪业会太大,永生也无法偿还。”而大祭司说:“我们不怕,你要真是上帝之子,我们愿意偿还,我们的子民可以再被杀,也可以灭国、没有国家!”

这句话不但定下了他们自己的未来,也定下了犹太人子孙的千年未来——犹太人千年多来没有祖国,被迫害四处漂泊。当然,犹太人中也有很多亿万富翁,国际大财阀,用功能追查这些人福德的根源,我看到当时迫害耶稣的时候,他们都是在不同阶层伸出援助之手的犹太教人,尽管他们没有救成,但是都尽力了,那一份真念感天动地,是被天地赐福、得大福报的。

很多人都想做大好事积大功德。人间平时没有多少大好事可做,只有在灭佛的时候,在正法受难的时候,才有这样的机缘。这个机缘对不同阶层的人,都是平等的。当然对于大法弟子来说,救人是更大的功德,只是有人一再丢掉机会,不能坚定正信正行。

【尼禄的迫害与瘟疫】

耶稣被害死后,他的弟子使徒继续传教,一直在犹太教的迫害之中,很多使徒付出了生命的代价。犹太教的迫害,和罗马帝国的迫害交织在一起。

公元64年,古罗马帝国元首尼禄授命政府污蔑基督徒为“邪教徒”,煽动罗马民众投身于政府的大迫害。大批基督徒被杀,被投入斗兽场,在罗马人的注目和呼喊声中,被猛兽撕裂……还命人把基督徒与干草捆在一起,并排绑在花园中,作为夜间游园会的火炬。

图:油画《基督殉道者最后的祈祷》
图:油画《基督殉道者最后的祈祷》,描述了罗马帝国残酷镇压基督教徒的情景:竞技场周围的柱子上,左边是遭受火刑的,右后方是钉死在十字架上的基督徒,中间的将被猛兽撕碎,临终前在向神祈祷,正信不移。

公元65年古罗马爆发瘟疫(后人有学者认为是重症疟疾)。68年,罗马城暴动,尼禄在逃亡中自杀,年仅31岁。

继任的罗马帝王们仍然延续对基督徒的迫害,他们不相信迫害信仰会给国家、给人民、给自己招来恶报,更不相信那场瘟疫是上天的警告。基督教一直被定为非法,有的地方严厉镇压甚至杀戮,也有的官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时松时紧的迫害持续近300年,笼罩罗马的瘟疫也阴魂不散。

【奥勒留的迫害与瘟疫】

161年,奥勒留·安东尼成为罗马元首,他在全国铲除基督教徒,下诏把基督徒的家产判给告发者,利诱全国人去搜寻、告发基督徒。政府用种种酷刑,强迫基督徒放弃信仰,不放弃就被斩首或扔進斗兽场被猛兽撕碎,还让人观看取乐。

奥勒留·安东尼执政5年之后,大瘟疫降临了,史称“安东尼瘟疫”。人口统计资料研究表明,安东尼瘟疫的平均死亡率约为7~10%,而在城市和军队约为13~15%,奥勒留·安东尼和另一位共治帝王也先后被瘟死。大瘟疫肆虐16年,古罗马帝国走向了衰败。

【德修的迫害与瘟疫】

249年,德修(Decius)成为国家元首,挑起了一次全国性的空前迫害,他下诏,以法律的形式规定人人都必须去拜祭罗马的神像和罗马帝王像,没有这个证明,就会被处死。因为基督教规定不能祭拜别的神(就像佛教的“不二法门”),所以这等于是毁掉基督教的信仰,大批基督徒因坚贞不屈被处死。

次年,瘟疫再次降临,德修也死于战争。这场瘟疫因基督教西普里安主教的记载,而被称为“西普里安瘟疫”。这场大瘟疫猖獗近20年,2500万人丧生。在高峰期,罗马城每天死5000人,军队战斗力大减。接任的元首克劳狄二世也被瘟死。

【最后的疯狂与无限的辉煌】

284年,戴克里先成为罗马元首。他在位初期对基督徒较为宽容,他女婿加利流(Galerius, 伽列里乌斯)是基督教的死敌,两次纵火嫁祸于基督徒,最终促成了戴克里先在303年的大迫害:焚毁基督教的书籍,拆毁教堂;没收财产;在军队和官吏中清除基督徒;后来直接以信仰划线,信基督就被抓,被酷刑折磨,不放弃信仰即被处死。

疯狂了两年之后,戴克里先健康迅速恶化,不得不退位,加利流接任正帝之后继续迫害。这次逆天的大迫害,给国家带来的是战乱,而疾病似乎集中到了加利流身上。310年,加利流得了怪病,痛苦万状。史学家记载:病痛残酷的折磨正如他的残酷统治一样,他的睾丸感染化脓,长出巨大肿瘤,蛆虫从里至外吞食着他……上身干巴巴的皮包骨,下身肿胀得像一个布丁,双脚也变了形[1]。恶报折磨一年之后,加利流终于醒悟。他呼喊着上帝果真是存在的,真心地忏悔,在他管辖的东罗马停止了所有对基督徒的迫害,并皈依了基督教。几天后,加利流如释重负地离世了。

306~312年的罗马内战,很象玄武门之战。前面揭示过,玄武门大战表面是争帝位,超出人间的深层,是卫护佛法道法之战,表层是人间战斗,背后是层层神魔大战;而罗马此次混战,表面也是帝位争夺,实际是为基督教平反而战,背后也是层层神魔之战。6帝争雄,最后以少胜多、奇迹问鼎的,是唯一信仰基督教的君士坦丁。

313年,君士坦丁和李锡尼(Licinianus)一起签署了米兰敕令,彻底在整个罗马帝国给基督教平反。不久,李锡尼又开始打击基督教,随后就被君士坦丁打败。横跨亚、欧、非三洲大陆的罗马帝国重归一统,千古一帝的荣耀尽归君士坦丁。现在我们知道,那是君士坦丁给基督教平反、复兴基督教的天大功德所致,那是西方历史上最盛大的功德。

图:君士坦丁大帝雕像
图:君士坦丁大帝雕像

(未完,待续)

下一篇目录:

从古今天象看正法修炼的延续(10)
——2003:罚星双犯氐 天谴降瘟疫(下)
1.《旧约》为《新约》铺路,历史为正法铺路
2. 天象对人间 现实对预言 时间在推延



[1] (荷兰)菲克·梅杰,《古罗马帝王之死》,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9年6月1日第一版。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