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众警察肃立不动”说起

给不想再参与迫害的公检法人员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二月九日】明慧网曾刊登一则报道:《国保队长下令违法抄家 众警察肃立不动》,说二零一六年三月四日上午十点多,广东某地公安局国保队长带着手下近十人,又闯到一位杨姓法轮功学员家非法搜家。当时家中只有杨的妻子及九十多岁的母亲和刚出生三个多月的小孙子。国保队长命令随行的国保、“六一零”警察非法搜家,被杨妻厉声阻止:“这是无凭无据、无理无由,违法!”国保队长打电话叫来某派出所出警,七、八个警察到杨家一看只有老幼三人,没有动手。国保队长看手下没有动静,大声吼叫,但还是没人动手。

直到国保队长恼羞成怒,众警察才上到二楼。二楼墙上挂着法轮大法师父的法像、真善忍字幅及法轮图。因众警察都肃立不动,国保队长只好自己冲过去狠狠地扯下来。这样折腾了将近一个小时,在警察撤去时,有人小声对杨妻说:“不用生气,看他还能恶(逞凶)到几时!”

报道不长,但文中提到的“众警察都肃立不动”给人的印象却非常深刻,从报道中看,此国保队长开始就带了手下近十人,加上后来电话招来的派出所警察七、八人,总共近二十人,这近二十个人“都肃立不动”地“围观”国保队长一个人在大家面前大吼大叫,疯狂折腾,场面确实具有戏剧性。我们无法知道这近二十名警察肃立不动的时候在想什么,不过在警察撤去时,有人小声对杨妻说:“不用生气,看他还能恶(逞凶)到几时!”我们就至少知道有警察对法轮功学员是同情的,内心中孰善孰恶是分得清的,对国保队长的作为是不认同的,他们冷眼看着国保队长的折腾……

不知道这名国保队长后来是否上了明慧网看过这篇报道?我想,他看了会不会惊出一身冷汗来呢?回忆回忆现场的情景,想一想其他警察对他的评价,也许现场中,众警察在他的暴怒胁迫之下,勉强跟他上了二楼,不得已,应付应付了事,但他们内心是反感的。这种人心的向背对这个国保队长来说是可怕的,其实这对所有江泽民犯罪集团的死党来说是可怕的……有句话说得好:墙倒众人推。现在中国大陆,想跟随江泽民集团一条黑路走到底的人毕竟是少数,其实很多人是在被动地、无奈地参与迫害。多少明白真相的人,虽然现在敢怒不敢言,但终有一天,中共江氏集团的元凶、死党一定会被人们的怒海所淹没…

从这则不长的报道中我们还看到了其它一些信息:

迫害者是心虚的。面对三位手无寸铁的妇孺,国保队长觉得近十人都对付不了,仍还打电话叫来七、八个派出所警察。是自知迫害的无理和非法?还是对善恶有报天理的恐惧?我们看到全国类似的案例很多:为绑架一个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法轮功轮功学员,公安警察竟要出动很多人。是不是想胁迫更多的人来共负罪责呢?

原有的近十人加上后来派出所七、八个警察,看到杨家只有老幼三人,没有动手。说明警察中很多人还是有血性的,他们也许觉得,这么多身强力壮的青壮年去欺压老幼三人,内心中都自感耻辱。不知他们对法轮功真相知道多少,但他们和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接触,就会逐渐知道真相,因为这些的法轮功学员真的不象他们平时接触的那些偷、摸、扒窃,黄、赌、毒、贪的人,一个按真、善、忍来要求自己的法轮功学员,本身是真相。

尽管在中共统冶下,中共各级公检法人员被长期严密的洗脑,但他(她)们脱下警服或制服就还是一个普通的人,有父母、丈夫、妻子、儿女,也有同学、朋友……渴望幸福、祈求平安,期望理解。虽然,在今天“真、善、忍”在中国大陆仍被视为“非法”,“真、善、忍”三个字仍被列为“敏感词”,但我们相信绝大多数人的本性是善良的,人善良的本性是向往和认同“真、善、忍”的。

很多公检法人员在接触法轮功学员的过程,中共长期灌输的谎言就在真相面前被一点一点的破除。很多警察嘴里虽然开始重复着中共的谎言,但在逐渐了解真相后,不愿再参与迫害,他们心里其实是佩服真诚、善良、宽容、坚忍的法轮功学员的。其实不是所有公检法人员都认同江泽民祸国殃民的行为的,事实上,跟随江泽民迫害善良的行为为很多人所不齿,包括很多知道了真相的公检法人员,甚至直接被安排参与迫害的机构中的不少人。在多年的接触中,我们看到很多知道真相的公检法人员对那种一味紧跟迫害,靠欺压善良来想“往上爬”或捞取利益的人是反感和侧目的。

然而在中共这个体制内,长期养成的习惯和“上级”的压力还有被“饭碗”所迫,使他们被动地、无奈地参与迫害。但被动地参与这些针对好人的荒唐的迫害,良心难免受到谴责和折磨,而且参与迫害又面临各种各样的报应,这些都使他们内心感到苦闷和傍徨,不知如何解脱。

明慧网近日刊登了一篇文章《北京警察:迫害一次报应一次》,文中的实例给被动参与迫害的公检法人员提供了有益的参考。

文章中说,有某地一位法轮功学员在讲真相时遇到了一位从北京回家来探亲的警察,法轮功学员也给他讲了真相,交谈中得知他是一名警察小头头,在北京工作,手下管着一、二十个小警察。他说:“现在北京对法轮功管得还是挺严的,但是我们明显地感觉得到,干一次(迫害法轮功修炼人)报应一次,我们做警察的也觉得后怕,也不想干,可是又想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更不知道如何解脱。”

他说:“前一阵,我的一个上司得了一场大病住院了,他心里明白是怎么回事,所以出院后就辞职了。平时我很佩服他,因此我也不想干了,可是不干这个了我还会干点啥呢?心里很苦闷,这一次说是回家探亲,其实也是想回避那里的环境好好考虑考虑这些事。”

文章中最后写到:“他一连来了三天,最后,他彻底明白了大法真相并化名退出了邪党,还态度坚定地表示:回去立马就辞职!

“听他这么说,我心里真为他高兴,为他明白真相而高兴,为他抛弃中共为自己选择美好未来而高兴,同时我也建议他可以继续干下去,反过来利用职务之便好好保护大法弟子。他欣然接受了我的建议。‘对呀!这是个好主意,其实现在当着别的警察的面我‘训’对他们(大法弟子)可背后我都对他们说好话的。’

“临走的时候,他完全像换了一个人一样,精神焕发,对未来充满希望。他对大法的感激之情无以言表,感谢大法真相让他的心情豁然开朗,给他指出了一条光明大道。”

这篇文章中那位北京警察在明白真相后,为自己的生命做出了正确的选择,找到了人生的正确方向,一条充满希望和光明的大道在他面前展开,他是幸运的。而他在和这位法轮功学员接触前,内心是苦闷和迷惑的,法轮功学员刚看到的他时,他是“一脸的愁容”。是啊,职位、金钱,物质和欲望上的满足并不能带给人真正的快乐,不知真相看不清前路,也必然让人困惑。这可能也是许多被动参与迫害的公检法人员的真实状态。

这名北京警察的经历给所有被动参与迫害的公检法人员提供了一个好的借鉴:一定要主动多了解真相,不要错过了解真相的机会,明白了真相才有勇气和智慧保护自己,才能使自己在各种压力和关头做出正确选择。

其实中共江泽民集团还没到彻底覆灭的一天,它们就必然要折腾一天,就要裹胁各级公检法人员参与迫害,一是捆绑和嫁祸现政权,另外就是要拉更多的人成为它的垫背。就象这次中共的两高出的违反《立法法》所谓“解释”,也就是中共江氏集团的垂死挣扎,和妄图重启迫害的又一次瞎折腾。

面对这样的折腾,面对可能的胁迫,我们是再次被动无奈的参与迫害,还是看清真相,勇敢的说“不”,或者至少可以象广东的那些警察“肃立不动”,或象北京那位警察在主动了解真相,退出邪党之后,决定用职务之便好好保护法轮功学员……

其实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才是真正在违法和犯罪,它在践踏法律,它想胁迫我们“执法犯法”那么我们就要用法律来保护自己。

从二零一六年三月一号开始,新修订的《公安机关人民警察执法过错责任追究规定》正式施行。旧规定中因执行上级命令而犯错,可以不追究警察责任的条款,在新规定中没有出现,这透露出一个很重要的信息:如果上级的命令是错误的,那么警察有拒绝执行的权利。

新规定中规定:“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造成错案,不受执法过错责任人单位、职务、职级变动或者退休的影响,终身追究执法过错责任;如果在执法过程中存在因贪赃枉法、徇私舞弊、刑讯逼供、伪造证据、通风报信、蓄意报复、陷害等故意造成执法过错等情形,将被从重追究。”新规定的出台无疑是告诉警察,在迫害法轮功问题上,只要是不合法的,警察就可以不执行,因为执行了错误的命令将来是要被追究责任的。

在上级的压力和逼迫中,在切身利益面可能会感到为难,但做得到时就不会觉得难,主动了解法轮功的相真吧,真相能唤醒良知,能给你勇气和智慧,会把你带上一条充满希望的光明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