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两高的倒行逆施看大法弟子对时间的执着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二月五日】在全国大法弟子控告江魔头、正法形势已经日益逼近人间,在邪恶已经几乎被消灭殆尽之时,两高突然抛出要加强对大法弟子迫害力度的邪恶言论。我想,作为大法弟子,除了第一时间坚决否定和驳斥这些邪恶言论和迫害,也要静下心来向内找,反思这股逆流的因由。

师父交给大法弟子的一个法宝就是遇到任何矛盾都要向内找。这次邪恶明显是针对大法弟子整体的迫害,那么我想我们就应该从大法弟子整体修炼状态上来自查因由。旧势力的残余敢在此时操控邪恶出此一手,必然是它们找到了很多大法弟子的漏点。所以才敢以考验大法弟子为由而设此一难。我们当然要否定旧势力所谓的考验与安排,但是我们也要清醒地认识到自己究竟是在哪里被邪恶抓到了把柄。

我个人所思所悟,想来应该还是大法弟子整体在对正法时间的执着上。尤其是参与诉江的部份大法弟子对常人社会形势发展至最终启动审江程序生起不同程度的期盼之心。这样的心一起就会成执着心,而且还颠倒了主次之分。因为是师父与正法弟子们在决定和推动着人间形势的演变,而不是我们要靠人间形势的演变来求得自身的解脱。当然,也有许多大法弟子明白这个道理,但是因为他们一时也看不到天象未来演变的具体过程,也只能从常人社会形势的演变来研判正法洪势亦或天象的演变進程。内心深处或明或暗,或强或弱的期盼着人间一个接一个的涌现好消息,直至最终真相大显,沉冤昭雪。可这颗渴求结果的心不也是一个执著心吗?

师父告诉弟子们要做到“做而不求 常居道中”[1]。我们读的时候都能在一定成度上理解,可是当落实到具体的事件上却不自觉的做不到师父的要求。所以我想,作为大法弟子最好的心态是,履行自己的誓约,努力做好三件事,但是不要太执着于结果。我们诉江,诉了就诉了,甭管什么时候开审。如果大法弟子大家都能做到师父要求的“做而不求”[1],那么我想也自然就到了“无求而自得”[2]的时候了。

迫害至今已近十八年了,师父为了救度更多生命将人间正法时间一延再延,大法弟子整体虽然承受了很多魔难,但师父却承受着我们难以想象的宇宙众生的巨大业力,可是有些大法弟子却在最后关头耐心渐弱,信心渐失。很多大法弟子从各种古今预言,尤其是从《2017,起来中国》一书中关于中共必亡于二零一七年的预言中感觉到今年是最关键的一年,是转折性的一年。因此对二零一七年给予了前所未有的期待与关注。不排除有少数学员平时蔫蔫的,看到这些预言和分析文章后就犹如打了一剂强心针似的也顿时变的精神抖擞起来了,也“勇猛精進”起来了,但这种动力是有漏,不能代表学员真正的修炼状态和层次。有不少大法弟子就象临近终场的足球决赛中的球员一样,憋足了劲,养足了精气神的寄希望于这最后的临门一脚了。

可是,万一这次没有中呢!或是没有出现射门机会呢!没有出现预想的形势,难道就泄气松劲、就悲观失望吗!难道我们不该保持一颗淡定从容的心,以必胜的信心去谋划加时赛,去谋划新的射门机会吗?无论如何,只要终场哨声没有吹响,人类社会就是我们尽力发挥、充分配合、渐入佳境的大赛场、大舞台。预言是神拯救众生的一种方式,主要是给常人看的,作为大法弟子看过就过了,除了用于讲真相,不要牵动自己的心,因为一切预言到了最后都得师父说了算。

大法弟子中还有一种不稳的心态,表现出来就是总想从常人社会形势的变化来分析正法的進程。盼着形势的变化,说白了就是不珍惜师父给我们延续的时间,把自己的安逸心放在了正法的前面。这可不是小问题!

我想正法到了最后阶段,就会出现这么一个现象,就是不管是邪恶的一方,还是大法弟子,所有最不好的,最表面的因素都会表现出来。因为这才符合宇宙相生相克的理。正是因为大法弟子整体上对时间的执着心起来了,才会相应的出现两高释法这一邪恶的回光返照的现象。师父告诉我们:“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3],只要大法弟子们一起修去这个执着心,邪恶的反扑就会烟消云散。

最后补充一点,我之所以能有这番体悟,实则是因为我自己内心就隐藏有此执着心。我在向内找的同时,也在努力消灭它。在此我也把我的心路历程与体悟分享给同修。望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道中〉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别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