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古今天象看正法修炼的延续(7)

1999:火守氐门外 上访中南海 盛世天劫来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二月四日】师父一再为大法弟子延续修炼的时间,很多弟子知道珍惜,精進不停;但是也有不少人听疲了,对时间的推延半信半疑,一再懈怠成了中士闻道,甚至不信动摇,离开了正法或者走向反面——这些都是始于对大法的似信非信,根源上可以追溯到旧势力对中华神传文化的破坏,造成现代人认识大法的障碍。

本文是个人在大法修炼中的所悟,谨供交流。层次有限,不当之处请大家指正,更请大家以法为师,秉持修心的根本。


(接前文

光阴荏苒,轮转千年,时间的坐标推到了1999年,这一年出现了荧惑顺行守氐门——逆行守角的天象,和唐朝武德九年(626年)的天象,非常相似。


图:1999年火星轨迹天象图,荧惑顺行守氐门-逆行守角宿
图:1999年火星轨迹天象图,荧惑顺行守氐门-逆行守角宿


图:唐朝武德九年(626年)荧惑守氐门天象图
图:唐朝武德九年(626年)荧惑守氐门天象图

玄武门之变表面是兄弟争位,实际是围绕维护佛法、道法展开的,李渊在武德九年定下佛道齐灭的圣旨,随即引发了三次“太白昼见经天”的天象,李世民被迫自卫,最终险胜,随后就拨乱反正,废掉了那道罪业弥天的圣旨,挽救佛法、道法大劫于未然,又大兴正法,这天大的功德,改变了后续六重凶险的天象,帝位提前九年,延寿六年,堪称古今第一大功德。这段天象下的辉煌,实际在为1999年的天象而奠定。

在展开我们有限层次能观察到的1999年天象天机之前,先简单讲述一下相关背景。

1.法轮功——佛家大法的初期传扬

法轮功是上乘的佛家修炼功法,是以“真、善、忍”法理为指导,有五套简单优美的炼功动作。法轮功只是在当时的气功形势下,为便于理解而起的名字,正式名称叫“法轮大法”或“法轮佛法”。

自1992年开传以来,短短7年时间传遍神州大地。“真、善、忍”法理使一亿修炼者身心净化,道德升华。1995 年3 月开始传向海外,如今已弘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法轮大法的主要书籍已被翻译成三十多种语言,各国各地政府纷纷以颁发褒奖、通过支持议案以及宣布“法轮大法月”、“法轮大法周”和“法轮大法日”等形式表示支持。尽管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已持续十七年,每逢过年和世界法轮大法日,仍有数以万计的中国人得以突破网络封锁,把自己写给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问候之词发往明慧网发表;根据明慧网2017年1月的统计数字,至今法轮功已经获得全球各界褒奖1900多项,支持信函1200多封,支持议案390多件,彰显着法轮大法超越民族和时空的巨大威德与感召力。

2.从“常规”打压 到精心构陷

1992年5月法轮功在社会上传出之后,短短七年就有一亿人学炼,形成一股身心健康、人心向善、道德回升之风。但是,法轮功对“真善忍”的秉持和实践,以及受欢迎程度,为中共与生俱来的恐慌感和危机感所不容。

中共历来与人为敌,与天地为敌。中共把任何组织和个人都视为潜在敌人,生怕谁做大做强,危及它的生存,却从不承认其反天地、反自然、反人文的思想和行为才是它自己最大的威胁和敌人。

而法轮功是纯正的佛法修炼,要求大法弟子不参与政治、没有政治诉求、不追求权力,不管你谁当政,只要有正常的修炼环境就行。就是被中共迫害到现在,也没有政治纲领、政治理想,没有任何参政执政的念头,因为修炼人是不求人间名利情的,反而那些都是修炼人需要修掉的,修掉常人的执着和欲望,生命才能修入更高境界,真修的大法弟子都懂得这个原则。

但是中共不懂这些,它假、恶、暴的本性让它无法容忍法轮功的纯正和受欢迎。所以,从1996 年起中共就发动了暗中打压。

据明慧网资料记录,1996年6月17日,官方媒体《光明日报》发表评论员文章,公开攻击法轮功。7月24日,中宣部发出通知,禁止出版法轮功书籍。

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中共这些常规的打压,对法轮功无效,法轮功的发展反而更加迅速。这让当时任政法委副书记的罗干,看到了一个觊觎最高权力中枢的机会。罗干当时如果按常规的升迁,最多只能从政法委副书记升为正书记,然后退休失去权力,而要進入中共的最高权力中枢——政治局常委,必须干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让中共离不开自己才行,唯一的办法,就是掀起一场整人、迫害人民的政治运动——1989年“六四北京屠杀民运学生”,江泽民破格上台——罗干迫切想要破格升迁,他就最后一搏,把信仰真善忍的善良的法轮功群众当成了打压的对象、个人升官发财的资源。

1997年初,时任中央政法委副书记的罗干,授意他管辖的公安部,发出通知在全国对法轮功進行秘密调查,找寻罪证,为迫害作准备,这些秘密调查虽然并未发现一条法轮功的罪证,各地却因为“通知”的误导发生了公安强行驱散炼功群众、非法抄家、拘禁、罚款等严重干扰法轮功学员正常修炼的事件,三年间公安的骚扰不断。

1998年5月,北京电视台《北京特快》栏目,播放没有任何学术成就的中国科学院院士何祚庥[1]对法轮功的攻击。事后有数百名法轮功学员自发来到北京电视台,讲述个人在法轮功修炼中身心受益巨大的真实情况。电视台在了解真相后,承认该节目是建台以来最严重的一次失误,解聘了相关责任人,并重新对法轮功做了正面报导。

1998年7月21日,公安部一局发出公政[1998]第555号《关于对法轮功开展调查的通知》,诬陷法轮功,公安系统以此为依据,对法轮功实行了一系列“先定罪、后调查”的行动,对法轮功人员监听电话、监视行踪、取缔法轮功炼功点、强行驱散炼功群众、抄家、私闯民宅、没收财产等。

1999 年4 月11 日,罗干的连襟、科痞何祚庥共谋,在中国天津教育学院《青少年科技博览》杂志发表恶毒诬蔑法轮功的文章,意在制造事端,给自己升迁铺路。4 月18日开始,天津一些法轮功学员去杂志社反映实情,为法轮功正名。4 月23、24日,天津市公安局首次动用防暴警察对待法轮功,300多防暴警察以暴力驱散杂志社外的法轮功学员,并抓捕40多人。法轮功学员被天津市政府告知:公安部介入了此事件,你们去北京才能解决问题。把法轮功学员赶向了北京,要制造法轮功围攻中央的大案。

3.遵从政府落圈套 护法使命众肩挑

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丝毫感觉不到这里的阴谋,既然天津市政府说这是国家公安部介入的结果,既然政府要法轮功学员去北京反映问题,除此之外没有解决途径,那还犹豫什么呢?他们三三俩俩,稍作商量,就在4月24日周六下班后,连夜赶往北京,准备用次日周日休息时间上访

天津、北京咫尺之遥,两地的法轮功学员很多都彼此认识,消息迅速传开,既然天津政府要求去北京中央政府反映问题,那就一起去吧。

于是周日,4月25日一大早,法轮功学员开始出现在北京中央政府所在地——中南海——这就是天津政府让来的地方。正门肯定不能進,听说中央信访办就在中南海,具体在哪?找谁反映?谁也不知道。转来转去,来了一批警察,他们连问都不问是谁,就高声叫着:“法轮功学员,跟我走!”显然他们非常知情,带着法轮功学员,排列在中南海西面的府右街和北面的文津街,形成了和中南海隔街相望的状态——这就是后来中共媒体诬陷“围攻中南海”的由来。

十点钟前后,中南海的西门传来一阵掌声,原来是朱镕基总理从中南海的西门走了出来,和法轮功学员做了简短亲切的交谈,并点了几个学员作为代表進入中南海,和政府工作人员说说情况——这件事被当局一口否定,以掩盖那些支持法轮功的中央领导。这几个随机的代表,结合自己的感受讲,说了公安不应该这么打压法轮功。因为他们不能代表大家,于是政府提出换代表——临时凑了第二批代表進去,还是这样,于是政府指定让当时能代表大家的“法轮功研究会”人员来。

上万法轮功学员在中南海西、北面的一街之外静静等候,没有喧嚣没有激愤,更没有象以前其他上访者那样堵门硬闯,大家多在静静的阅读《转法轮》。午饭晚饭就在原地简单吃过,没有留下任何垃圾,警察扔掉的烟头都清理干净了——这都是大家学法轮功后道德提升、自发做好人的自觉所为。

晚上,法轮功研究会工作人员出来告诉大家,天津事件和平解决,天津政府无条件释放被抓的法轮功学员,中央政府从未干涉过群众的炼功活动,让大家散去。大家离开后,现场比清洁工扫过还干净,——这是按真善忍修炼做好人的体现,却被当权者负面地解释为:如此严密的组织,连一个纸片都没留下!

从事实中我们可以看到,当时中国人十个人里就有一个是法轮功学员,假如真是严密的组织的话,去中南海上访的就不是一万人,而是至少几十万人、甚至更多——当时上亿人在学《转法轮》,仅北京、天津就有几十万大法弟子,虽然知道去中南海上访,有失去学业、事业的危险,但是为了说真话、维护真善忍,大家都是不惜个人得失的。

4.25大上访,这是天津政府授意推动的结果,是罗干构陷法轮功围攻中南海的圈套,大法学员不畏风险,向政府展现了真善忍的风范,圆满地解决了天津学员无辜被抓打的问题,从这种意义上讲,是一次圆满的上访,但是,却没有遏制住灭佛的天劫——镇压法轮功

4. 江氏发狂 紧锣密鼓

罗干设计的圈套,打造的“围攻中南海,逼宫党中央”的天大事件,套牢了江泽民,也成为江泽民的大劫。民间一直传言江泽民是蟾王蛤蟆(江泽之民)转世,上任之后中国就频发洪水,特别是1997年邓小平去世后,江掌控天子实权瞎指挥,酿成了1998年百年不遇的“世纪洪灾”, 长江决口,直接损失3000多亿,把下游百姓都害成了“江泽之民”。这个生命伪善、嫉妒、偏执、恶毒,被旧势力安排掌权,就是给人间做反面典型的。

4.25的当晚,当权小丑江泽民召开紧急会议,对时任总理朱镕基等人善意对待法轮功狂怒不止,把法轮功学员的和平上访,硬说成是亡党、亡国的威胁,扬言严令打击。在当时很多高官及其家属都看过《转法轮》、甚至学炼法轮功功法的情况下,法轮功祛病健身、有益社会是一个普遍的常识,因此江泽民的咆哮和上纲上线没得到什么支持,很丢面子。

随即,小丑江泽民写了《致政治局的一封信》,核心意图就是消灭法轮功,信公开发行到全国各级党组织,强令学习、贯彻他的个人意志。一面和罗干密谋,强势打造舆论,紧锣密鼓地推动再一次灭佛运动。在没有找到法轮功任何罪证的情况下,中共把其它气功团体、会道门的,和社会上的其它毫不搭界的恶性案例,都栽赃给法轮功,这就成了所谓1400例法轮功案例的源头。

1999年7月19日,小丑江泽民责令全国公检法、军队武警進入一级战备状态。7月20日,开始了铺天盖地的镇压,一场空前绝后的灭佛罪恶,在中国上演了。

罗干由此得到了空前的重视,以至他能在小丑江泽民的支持下,日后以最后增补的第9名次挤進政治局常委,实现了谋取最高权力的阴谋。

5.没有4.25护法 也有7.20法难

很多人,包括一些学过大法的学员,都误认为中共7.20迫害法轮功,是4.25上访中南海招来的,其实不然。

【中共的特点 人间的必然】

从常人层面上讲,前面说过,中共邪党是一党专政,绝不允许任何民间力量强大,哪怕是法轮功这种没有任何政治纲领、没有执政想法的纯修炼的松散组织,都会消灭于萌芽之中。

法轮功讲真善忍,教人忍让、处处做好人,利国利民。但是你再好也不行,你越好,越深入人心,中共越害怕,因为中共本身就来路不正,从巴黎公社流氓起家到出口俄国转销中国,自从在中国诞生以来它就总是担心自己被消灭、消亡,加之一路阴谋、欺骗、暴力走来,杀人无数、罪恶累累,它那种危机感是无人能为其消除的。

【天象的展现 准确的节点】

从超越人间的高层来看,我们对比626年与1999年天象图,就一目了然了。

前面辨析过:626年、1999年天象都是“荧惑顺行守氐门——逆行守角宿”。《史记·天官书》上讲:“火犯守角,则有战。”626年是对应玄武门之战——那背后是层层神魔正邪的大战;1999年对应的是灭佛和护法的宇宙大战,在人间最表面,是大法弟子用血肉之躯,非暴力、纯善纯忍地抵挡着灭佛的法难。

对比天象图,玄武门大战的火星位置是626年7月2日,和1999年7月20日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火星位置,是一样的,都是守角之后,再次行進到了亢宿的中间。这就是神魔大战的时刻,一天也不会错!

【预言的警示 天定的时日】

1999年7月20日,这个宇宙聚焦的神魔大战、人间法难的日子,分别书写在了古今中外不同的预言之中。

《诸世纪》里最著名的一首预言诗写道:
1999年7月
为使安哥鲁亚王复活
恐怖大王将从天而落
届时前后玛尔斯将统治天下
说是为让人们获得幸福生活

根据李洪志先生所写《预言参考》一文,玛尔斯是“马克思”的不同音译,“为让人们获得幸福生活”,也是马克思社会主义的说法,1999年7月中共江氏一伙开始镇压法轮功,政治运动再起,全国一片红色恐怖,如恐怖大王降临。

《推背图》最核心的一象,称这场法难为“九九大错”——久久大错。

图:《推背图》预言的1999年镇压法轮功铸成大错
图:《推背图》预言的1999年迫害法轮功铸成大错

6. 4.25的真实意图:护佛法、救寰宇、启盛世

我们知道626年玄武门之变和1999年法难,天象几乎相同,其实还有很多相同。

626年荧惑守氐门,火星留守点在氐宿中心的西北面,对应人间京城皇宫西北面的玄武门,这是天定的战场所在。1999年荧惑守氐门,火星留守点同样在氐宿中心的西北面,对应人间皇宫——中南海的西北面,那正是法轮功学员们站立静候的位置:府右街、文津街、西安门内大街。

揭开伪史的表现,展现历史的真实,玄武门之变,是一场被逼到绝路上的自卫,准备的非常非常匆忙,匆忙的难以想象,是在第二次太白经天的天象下,当晚匆匆决定的,才抓住了次日唯一的天赐时机。4.25上访何尝不是这样?4.23天津打压,4.24天津学员上访要人,接到政府通知:“去北京解决问题”,大家被逼到绝路,匆匆找人,次日是“上访请愿、挽回灭佛狂澜”唯一可能的机会。

4.25大上访,如果当局能正视法轮功学员的正义诉求,能挽回灭佛的决定,那是伟大的功德,同样会改写历史、改变随后所有的天象……执政者也会作为正面历史人物被刻写在天象之上——那就完全破除了旧命运、旧势力的安排,全宇宙的生命都被救度了,正法大兴于世,提前开启中华盛世——《推背图》最后预言的天下大同的盛世。

在高层空间看,4.25是一次彻底改变旧势力安排的旧命运的努力。在天象图上,4.25的节点,在7.20的节点的上方,是改变7.20的端口。但是,到底是進入灭佛的天劫,还是提前开启盛世之门?这两种抉择,最终由人间当权者决定。当时的当权小丑江泽民,在奸邪罗干的刺激鼓动下,一拍即合,丢弃了天赐的、近在咫尺的功德,造下了古今第一罪恶。当然这也是江泽民的邪恶本性所决定的。旧势力安排这样一个邪恶的生命,就是因为它不可能做出善良的抉择。

对比一下唐朝玄武门之变的背景,626年贼臣齐王李元吉为了谋取最高权力——帝位,鼓动太子李建成谋害秦王李世民,妄图在太子杀秦王之后,再从中渔利,杀太子而后篡位,阴谋的结果,和太子双双走進了不归之路。1300多年之后,时局颠倒过来了,李建成转生的罗干为谋政治局常委高位而大搞阴谋,要把李元吉的腐尸之气附体、癞蛤蟆(江泽之民)转生的江泽民拉上逆天的灭佛之路。

荧惑守氐、贼臣谋逆,这次元凶江泽民虽然是其邪恶本性决定了自己的选择,但也是被贼臣罗干鼓惑,造下了天大的灭佛罪业,元凶将和贼臣一起,永堕无间地狱,偿还罪业无止无休。

再看1999年天象图,荧惑守氐的位置,在氐宿门外,没有進入氐宿之内,表面贼臣当时还没有進入最高的权力中枢,这和罗干当时政法委书记的身份是对应的,贼臣处于最高权力层之外[2]。

1999年的天象,李淳风在《推背图》中形象描述为“九十九年成大错”。面对4.25法轮功学员上访中南海卫护佛法,冒着生命危险挽救寰宇众生的巨大努力,中共的当权小丑非但无视,还反过来作为灭佛的借口,在紧锣密鼓的安排下,从7.20开始,元凶江泽民操纵公检法、军武特,动用全部国家机器、媒体,发起了对法轮佛法铺天盖地的迫害,这场经过5000年历史奠定的、全宇宙聚焦的空前的浩劫,在旧势力安排的天象之下,一日不差地降临人间。

(未完,待续)

下一篇目录:

从古今天象看正法修炼的延续(8)
——2001:荧惑守尾,撒旦伤腿
1. 错画误导 抹杀凶兆
2. 天象看西方 真机自明朗
3. 逆行守尾 逆天而为
4. 留守时刻 天机折射



[1] 何祚庥是罗干的连襟,是中科院公认的科痞。文革极左时代,他用毛泽东思想解释原子结构的“突出成就”,得到了中共中央宣传部的赏识,后来被运作为中科院学部委员(即现在的院士),后来何祚庥又公然宣称:“原子的一些物理学规律符合江泽民的三个代表思想”,被学术界嗤之以鼻。但是他一度掌握有别人很难得到的科研经费,招揽科研工作,对科研成果有法定的署名权。

[2]荧惑守氐宿,如果留守点在氐宿之内,表面贼臣在最高权力圈内,前面讲到的453年荧惑守氐宋文帝死于太子谋逆,荧惑轨迹是深入了氐宿深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