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正念 闯过巨难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二月十八日】我是单亲妈妈,儿子三岁时与前夫离的婚,如今儿子二十六岁了,一九九八我开始修炼大法,发生了很多神奇事。

一直是我自己领着孩子过日子,我也没有正式工作,为了养家,我做过各种繁重的工作,去年夏天给别人打工,由于经常去农村,所以学法炼功的时间就少了,工作时间也不固定,三件事都跟不上了。

九月份从农村回来没几天,我家后面一个大酒楼经常包桌,找切菜的一天一百元,我就去了。一天一百多桌,这天我正在撕烧鸡,刚撕四十多只我就晕过去了,是同事把我扶起来的,但我自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一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坐在椅子上了,手里还拿着没撕完的烧鸡,我问旁边的人:“我怎么了?”我身边的一个人对我说:“阿姨,你晕过去了。”我说:“我闻到一股刺鼻的味,一定是那气熏的。”这时一个声音在我耳边说:“旧势力来取你命了。”当时我脑中就出现一个念头,心里便说:“我是有师父的人,我的命是师父给的,师父不放弃我,我也绝不放弃。”这时老板娘来了说:“大姐,你先歇会,我给你儿子打电话了,你儿子马上就到。”正说着我儿子就到了,他说:“妈,怎么晕了,咱不干了,咱回家。”我说:“走吧,回家。”走到半路店里打来电话说让下午去取钱,我说:“不要了,我晕过去没吓到你们就不错了。”

到家后我就躺在了炕上,这一躺就是三天,而且下身淌着血,真是血流如注,一天一提半纸,去趟厕所一路都是血。我每天带着耳机听mp3里师父的讲法,迷迷糊糊,到第三天的时候,血不流了。一个声音又在我耳边说:“你得癌症了,子宫癌肠癌,不信你摸摸肚子。”我不自觉的手摸向了肚子,真很硬,我说:“这都是假相,我是有师父管的,我的身体就是个小宇宙,这个宇宙是同化了真、善、忍的,大法就是个熔炉,任何邪恶物质和生命在大法中都被真、善、忍同化,我师父的名字叫李洪志,李洪志师父的名字在宇宙中是最出名的,常人中有句话叫名师出高徒,作为师父的弟子在各方面都是最优秀的,大法弟子的身体是最健康的,精神面貌是最好的,我是修炼中的人,修炼中有错有师父管,绝不允许任何邪恶物质和生命以此为由,迫害我身体,谁迫害销毁谁。”

这时这个声音又说:“你赶快去医院吧”!我说:“从我走進大法第一天,医院任何仪器和药物对我身体不起作用,老病死对我不起作用!”我在脑中想:“迫害我身体的生命啊,在大法面前,生命是平等的,正法还没结束,赶快给自己留条活路,早投生,生命有机会以后得法吧!”这时我下身又开始淌血了,确切的说是血水,到了晚上感觉下身有很粘的东西往下走,我扶着墙走到外面,蹲下似有血块流出,我用土埋上了。

我迷糊走進屋,摸到炕上躺下,早晨起床晚了,儿子的女朋友先去的厕所,迷糊中就听她边跑边说:“哎哟!我的妈呀!那是什么东西呀,黑黑的、圆鼓隆冬的、还带着膜,像活的似的,好吓人呐!”我说:“对不起,我起来晚了,没有及时处理,吓到你了吧?孩子那不就是瘤子吗?我是炼功人,我师父管我,帮我把那东西排出来了。要是常人那不得手术吗,这些天我流了那么多血,要搁别人不得死了吗?”连续几天我水米未進,下身一直流血,实在太累了、太晕了,浑身跟针扎的那么疼,就睡着了。

不知又过了几天,迷糊中听到哭声:“妈呀,妈,你快起来呀,你快起来呀!”迷糊中强把眼睛睁开一条缝说:“怎么了?喊啥呀”?孩子说:“妈你太吓人了,眼睛像两个大黑窟窿,脸黄黄的,嘴唇白白的”。我强撑着力气说:“孩子别怕,去给妈煮点粥,旧势力想要我的命,不让我活,我不能顺着它,我得吃饭,还得吃饱饱的!”孩子做好了粥端来,我迷迷糊糊趴着喝了半碗粥。耳朵上戴着耳机听师父讲法,又睡着了。

大约到了半夜一点钟,忽然听到炼功音乐,音乐声音那个大呀。我对自己说:“师父让我起来炼功呢!”我慢慢的把身体挪到炕边,穿鞋下地,刚要站起来一头撞墙上了,摸着头我说:“不让我炼功不行,我得炼!”身体贴着墙走出约两米,到客厅中央,放开炼功音乐“弥勒伸腰”,手放下来时,人一下趴在地上。我想不能站着炼我就坐着炼吧,爬到椅子上,坐在上面背靠在椅背上炼完四套动功,再慢慢爬到炕上,靠在墙角炼完第五套功法之后躺下睡着了。

接下来的三天都是这样早晨到点就炼功。第三天炼完功、喝完粥,我感觉自己比头两天好多了,我说:“我决不能再躺着了,得走出去,总躺着不就是把自己当成常人、当成病人了吗?”穿好衣服就去离我家比较近的同修家,这时头还是有些晕,出门往她家走,走过头了,经常去她家今天怎么找不着了呢,我又往回走,一个胡同一个胡同的找,终于找到她家了。

同修看到我说:“姐,你怎么了,脸这么白?”我说:“我过了一次大关,连你家我都找不着了,我的记忆被偷走了。”同修说:“姐,咱不承认它,来,咱们学法。”我说:“好。”我们就开始学法,念了一会,她说:“姐,你怎么念的磕磕巴巴的?”我说:“有的字我都不认识了,我就是顺着念呢。”她说:“姐别承认迫害。”我说:“是,不承认。”。

这时有一个同修来了说:“你得找找误哪了。”我说:“知道,没按师父的话去做,被邪恶钻了空子了,一个是没和同修形成整体,总说时间和别人对不上。二是学法时间少了,有时几天学不上法也不炼功。”

从这件事发生到现在,已有几个月了,现在我的身体又恢复到原来一样了,知道我的人见了面都问我:“好了?是呀,好好补补吧,好好调理调理!”我说:“学法、炼功是最好的调理方法,再说了,鸡鸭鱼肉我都不吃,连牛奶鸡蛋都不吃,用常人的办法什么都不吃怎么补啊?!我们炼的功里什么都有,缺什么师父给补什么”。

现在我稳步的走在证实法、救人的路上,做的不好,要加倍努力弥补。

在我起不来床的那几天时间里,有一同修大姐来我家看到我脸色苍白的躺在炕上,问我:“小妹子,怎么了?”我说:“没事。”她说:“我找人帮你发正念吧?”我说:“不用,它们不够我一个小指头捻的。同修们都在救人,我不想让同修分心。”其实我知道同修帮助发正念是外在的,关键靠自己正念正行,要百分之百信师信法。师父告诉我们“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1]。

层次有限,不对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