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彭州市古足翠遭三年冤狱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二月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二零一四年一月六日,四川省成都市彭州市红岩镇法轮功学员古足翠,为了让乡亲们了解法轮大法好的真相,到附近的敖平镇赶集讲法轮功真相,被敖平六一零(江泽民一伙为专门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人员杨少奇、刘光富绑架到敖平镇派出所,后非法判刑三年,在成都市女子监狱遭受迫害,二零一七年一月六日回到家中。

古足翠,今年六十四岁,在迫害中共江泽民一伙最严重的时候,也就是二零零二年二月八日,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修炼前,古足翠患有白内障、胃胀、胃痛,还有风湿、脚手麻木、高血压、美尼尔氏综合症等,别人都称她“古排骨”,外表很吓人。

古足翠学法炼功不到二十天,全身的病都神奇的消失了,她红光满面,体重也增加了很多。古足翠就一直在想,这么好的大法,邪党为什么要迫害?是因为大法教人向善,随时用真善忍的标准来要求炼功人的言行,遇到矛盾找自己,大法要求作为炼功人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处处替别人着想,时时要做个好人,更好的人。

就是因为师父教大法弟子做好人,江泽民出于对师父的妒忌,他怕好人多,因为他就是以假、恶、斗起家的,真善忍就象一个照妖镜一样,把不好的一切都照得清清楚楚。所以,江泽民就以各种见不得人的阴谋对师父的造谣与诽谤,毒害了无数的众生。

古足翠深感她的生命是师父给的、大法给的,作为一名大法弟子就应该把真相告诉世人,让世人明辨是非,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于是,她就天天出门讲大法被迫害的真相,没有选择,见人就讲。

非法关押看守所一年半

二零一四年一月六日,古足翠在彭州市敖平镇讲真相、散发真相资料时,突然被敖平镇政府刘光富和杨少奇绑架,当天晚上,就把古足翠劫持到彭州市拘留所。第二天,恶警到古足翠家非抄家,抢劫了很多大法书和大法资料。然后就把古足翠送到彭州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一年半。

非法判刑三年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二日,彭州市法院对古足翠开庭。早上八点钟前,法院周围就布满了警察,便衣,国保和“六一零办公室”人员。同时,在彭州市敖平镇,警车就停在每个法轮功学员家门前监控,阻止他们去旁听。

八点刚过,“六一零办公室”人员开始在法院前非法抓捕一批来旁听的法轮功学员。每个法庭观众座位席上,每天都有几个或十几个法院雇的“党太婆”(法院雇佣的闲置退休人员或“党”的基层组织官员)旁听,这是给不知真相人的一种错觉,还以为是对外公开公正的在庭审。

上午十一点半左右,为古足翠辩护的律师走出法院大门时,就被“党太婆”、便衣、“六一零办公室”人员围攻谩骂、侮辱,辩护律师的眼镜被一个“六一零办公室”人员扯掉,在地下踩烂。

最后,彭州市法院非法判古足翠三年,古足翠一直上诉,最后中级法院还是非法维持原判。

二零一五年七月一日,古足翠被劫持到成都市女子监狱,迫害一年半,于二零一七年一月六日回家。

被成都市女子监狱迫害的事实

古足翠刚到监狱,警察就安排俩个“帮教”“转化”她,古足翠不“转化”,她们就把古足翠的手拉到“转化书”上强行签字、盖手印。当时,古足翠都急哭了。

恶警指使下的“帮教”人员还扬言,不“转化”,不准睡觉、不准领被子盖、不准洗澡、不准买东西。随时叫写“思想认识”、叫我骂大法和师父,每天强迫读诽谤师父的书,还强行叫古足翠练假气功。这些恶人明知道修炼是很严肃的,他们就要强迫法轮功学员练“二法门”进行迫害,明知道大法弟子没有病,警察强行叫法轮功学员吃药。古足翠根本没有高血压,每天都叫她吃药,一直吃到走的时候。

监狱里的奴工劳动任务很重,很多人都不能完成劳动任务。每天都早起,很晚才睡觉,两头不见天。早上七点半出工,晚上七点收工,完不成任务,就坐监规,九点半,十点半,十一点半,他们说了算。只要一点小事没做好,就罚监规。有一次,古足翠把一个字写错了,罚她一个月。

见证更多法轮功学员在成都市女子监狱遭迫害

有一位法轮功学员,名叫李桂香,身体很好,警察却叫她检查身体,说她是糖尿病的晚期,死在金堂监狱医院。警察只把李桂香的骨灰盒给了家属。

还有一位法轮功学员叫杨述华,很年轻,说她是子宫癌,叫她做手术,在家人的阻止下,没有做手术,现在杨述华身体很健康,照样下车间干活。

有一位法轮功学员绝食三年,狱警指使人用管子灌食。

有一位法轮功学员不“转化”,大声喊“法轮大法好”,就被关禁闭、坐小监,小间很小、很潮湿、夏天蚊虫很多。

法轮功学员严红梅在车间炼功,被车间的人发现,最后警察知道了,就把她捆绑起来迫害她,不准她洗澡,警察田丽发现她洗澡,马上将洗澡盆踢得很远,还有很多大法弟子在成都市女子监狱遭酷刑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