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在大法中受益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二月十八日】一九九七年二月,我从哥哥那里第一次听说了法轮大法。还记得那是在小妹的商店里,哥哥手捧着师父的照片告诉我们:“这个气功大师,咱说什么、想什么他都知道,他能保佑我们。”听了,但我不相信,错过了一次得法的机会。

来年二月份,又听嫂子的邻居提起法轮功,她说,只要按照“真、善、忍”做个好人,不要有目地的求什么,师父自然就管你、保护你。不知道为什么我这回信了,兴奋的借了一本书就跑回家读去了。

半夜我才发现,因神经衰弱多年不看书、不看电视的我居然一气呵成将厚厚的一本《转法轮》读完了,心想,现在躺下恐怕天亮是爬不起来了,等着脑袋遭罪吧。可是天刚亮我就醒了,不但没有不舒服的感觉,反倒全身轻松,一点没耽误白天的工作。

随着以后的学法,我明白了人活着都是为了等待宇宙大法的洪传,明白了人之所以会有痛苦都是自己生生世世造业所致。从此我严格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规范自己的思想和行为,对家人、对所有人都真心真意的好,我成了一个身体健康、品德高尚的好人,我的家庭也变的幸福和睦,充满了欢声笑语。

从我身心的变化,丈夫感受到大法的超常,他对大法和大法师父很尊重也很支持我修炼。以前他每年秋天和正月都要大病一场,常年颈椎和腰椎疼痛的不能干重活。我修炼法轮大法后总告诉他,师父说了,一人得法全家受益,他也相信。起初,有一次他腰疼的难以忍受了,要吃药,可是药片却把他嘴唇划破了,他恍然大悟说:“不吃药了。”结果腰很快就好了,自此再也没犯过。

第二年,丈夫、哥哥、母亲相继得了当地称作“歪嘴风”的病。哥和母亲贴膏药、吃中药、吃西药,还劝丈夫也一起治疗。丈夫坚信大法师父,相信不用打针吃药就会好。最后哥和母亲留下了后遗症,他们一遇到上火或者刮北风嘴就歪向一边,丈夫没吃一粒药却彻底好了。全家人都见证了大法的超常。

一年冬天,刚下了厚厚的雪,丈夫开车回家途经一个很陡很长的下坡,坡路右侧是很深的沟崖。他空挡靠近路右侧滑行。突然车失去了控制,他被这突如其来的危险吓懵了,但突然想到“我老婆学法轮功,我不会有事的!”就在这时,车突然自己转向路左侧。路左侧是沿路生长着的间距不到一个车宽的大树。丈夫的车不偏不倚的滑向了两棵大树中间的柴草堆。原来这个位置上的那棵大树枯死了,村民就在这个地方堆上了柴草,这也是这条路上唯一树与树间距最大的一个地方。如果车向没有防护的右侧滑去,如果左侧这里没有堆草,丈夫的车撞在大树上,这两种后果都是不堪设想的。

有一年,我家院子里的一棵十多年的大树要伐掉。丈夫找来几个人帮忙。因为在院子里,为了保护房屋,要先把树从头上一截一截的锯下来。看着这棵参天大树没人敢爬,丈夫只好自己爬了上去。大树紧挨着正房,为了不让分枝压倒房屋,大家想了个办法:留出正中间顶端一个分枝当支架,把要锯掉的树枝事先用绳子绑住,将绳子跨过当支架的树枝顺下来,树枝锯掉,地面的人拉着绳子慢慢松,直到树枝平稳落地。锯到最后只剩下当支架的树枝和侧边最粗壮的一根树枝了,这个侧面的树枝的主干直径有四十公分,丈夫踩在树顶部,离地面六、七米,四周的树枝都砍掉了没有任何防护,脚下是已经锯掉分枝的凸起。想不到的是这个主干锯断没有竖直向下滑,而是像钟摆一样摆动起来,摆向丈夫的身体,地面的人都惊呆了,丈夫安然无恙,原来树枝只是擦过他的衣服,而没有撞到身体。试想想,如果这庞大的树枝直接撞到他身上,他就得一个跟头栽到地上,这让人想都不敢往下想。丈夫当时也就靠脚底下踩着的劲儿,整个人刮阵大风都能吹下来的!

见证了这神奇一幕的哥哥说:“家里有学法轮功的就是好!”

法轮大法不仅给了我和家人健康的身体,让我们遇难呈祥,同时也提升了我们家人的道德。

记得有一年丈夫收粮食,归库的时候从麻袋里倒出一沓钱。他就毫不犹豫的把钱给人家送了回去。那家女主人千恩万谢,要请丈夫吃饭,丈夫婉言谢绝。

有一次丈夫开车去买零件,到家才发现不知是谁在他的车斗里放了一箱化妆品。他赶紧开车返回卖零件的地方,到那才知道,有个姑娘推销化妆品,因为急于去厕所,顺手把化妆品放在丈夫停放的车斗上了。丈夫当时没找到那姑娘,就先把那箱化妆品拉回家。回来后我们打开箱子,想找找看有没有联系方式。果然有个写满电话号码的本子。我们一个个拨打,终于联系上了失主。

失主提着鸡蛋来道谢,我们告诉她我们修炼法轮功,不要她的鸡蛋。考虑到她提着鸡蛋不方便,我就付给了她鸡蛋钱。可她上车后又把钱扔给了我,我也没追上她。

多年来,我和丈夫收到五十、一百元的假币我们都毫不犹豫的销毁,不去坑害别人。

如果不是我修炼法轮大法,我们都不会成为这么好的人。类似的事情还有很多,在此不一一讲述。希望更多的人了解法轮大法,希望更多的人成为符合“真、善、忍”要求的好人。这对国家、对人民都是有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