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师尊加持下走正证实法的路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七日】我是一九九六年九月份开始修炼大法的,在十九年的证实法修炼中,从不会修到会修,从一个自私偏执的常人,成长为正法中理智、清醒的修炼者,其中体验过无数次师尊的保护与加持,在此谨记录点滴,向师尊汇报。

一、在证实法中 师尊加持与保护 心性自然而然提高

记得第一次出去发真相资料时,怕心很重,浑身紧张,因为怕心太重了,结果发完一出来,就遇到当地负责迫害我的片警。这一紧张,非同小可,回家后,感到更怕了,感觉全身每块肌肉都在发抖,似乎全身每个细胞都在发抖。但是不管怎么怕,我知道自己必须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第二次、第三次,渐渐的就不怕了。

有一次,跟同修一起去农村发资料,在发到最后一份时,听到背后有人喊:“你俩干什么的?”我俩没动心,稳步向村外走,边走边念正法口诀,那人在后边跟了好一会儿,回去了。

另一次,我跟一位阿姨同修去某村,阿姨同修负责粘贴,我发资料,走到一个丁字路口,那里有几个电杆,阿姨去贴,我顺路口一侧边走边发,走到这条路一半时,就听周围几只狗接连叫起来。在农村,狗一叫,便是有人来。我折回身叫上阿姨赶快走,阿姨说还有一个电杆,再贴一张,这时一个男子拿着手电出来,对我俩照过来,叫道:“是谁呀?”我俩不回头,不惊不怕,稳稳的往前走,心里念着:“法正乾坤,邪恶全灭。”那人跟了一会儿,回去了。我知道是师父加持我们正念,同时保护我们。

在当地一次大搜捕后,我被迫流离失所,接触到外地做资料同修,使我萌生了想回家乡做资料的想法。外地同修说,全力帮助我地建资料点,我回到当地,找到协调同修A,说了自己的想法,A同修不太同意,A同修看我心诚,就让我去另一个地方,找另一名当地流离失所的同修,当时不知道具体地址,只知道该同修工作经常路过的范围,我去了。

找了半天,也没找到,我想这样如同大海捞针一样,到哪能找到啊,准备回去了。可是又不甘心,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啊,我们(看不到明慧),象孩子失去母亲一样,跟师父失去联系了,师父,您帮帮我吧!同修都在等着哪!”

这时脑袋里出了一念:“往街里走。”我想那就往街里再走走看吧,走着走着,突然看见我要找的同修,如同从天而降一样,蓦然出现在我面前。当时真的是太激动了,我知道师父看我有真心帮助同修的心,就帮助了我。

同修见了,也非常高兴,帮助我找到当地协调同修,见了同修,把我的来历说一遍,同修给我拿出好大一堆资料、经文,说需要什么,都可以提供,不需要建资料点。就这样,我们就有了资料来源。

我把本地原来负责协调资料的同修A带去介绍给外地同修,A同修去了之后,把自己在艰难的情况下为同修传递资料的经历介绍给外地同修,我正集中精力听A同修讲哪,突然A同修把话题转向了我,说了我很多不是,说我不坚定,做的不好。我当时愣了一下,突然有一个念头,A同修这是在帮我提高哪,当时一点也没有动心。

A同修说完后,对我说,咱们走吧!这时有一同修说我先别走,和我去办点事,A同修说,那我先走吧。

等A同修走了之后,外地同修围住我,说:A同修刚才说那些话,是给你提高的,你可别动心啊!我说是的,我没动心,我知道是给我提高。同修说,你真是这样想的吗?我说,就这样想的。同修这才放了心。当时心真的是非常平静,我知道这是师父的加持,才能有这样的平静。

二、在与同修的心性摩擦中守住心性

我把带回的资料交给A同修,A同修只拿了一部份,把另一部份推给我,让我去分给另一片,我有点意外,因为以前都是跟她接头的,但也没多想,就接过来,去联系同修。

师父说:“工作谁做都是洪扬大法,有什么你做、我做的”[1]。既然叫我做,我就有责任去做好。我没被A同修的态度所带动。

那一年为躲避洗脑班,我和B同修、C同修一起住了一段时间,一天,外地给我们传递资料的同修被绑架了,我提议咱们应该为她发正念,C同修很反感,说我多事,我感到很难过,我看C同修对我比较排斥,觉的短时间内,很难改变C同修对我的态度,我不希望跟她激化矛盾,就离开她们。

过一段时间,一天,我准备与同修一起去发资料,又见到C同修,C同修对我的态度还是很愤愤不平,我看她这样,就告诉同修,发资料时正念强点儿,别受干扰。

整个过程我没动心,没怨没恨,保持心态平和。我守住心性,我知道师父在管我。

三、排除色魔干扰

二零零五年,我在梦中有人说,过几天,会给我介绍一个年龄合适的对象,当时没在意。也没意识到这是色魔开始干扰了。旧势力的安排没有被及时否定。不久我见到一个男同修,无意中看到一种物质飘过来,落在他脸上,本来就对他有好感,然后我就看这个人很好,产生一种莫名其妙的喜欢。

再后来,在接触中,觉的这个人修的好,做的好,技术又好,真让人佩服,就想,同修这么忙,如果我和他在一起,可以帮他解决后顾之忧,后来我就控制不住的想他、喜欢他,周围的同修都看出我不正常了,一再的提醒我,我竟然说:如果他能娶我,那我就嫁给他。

该男同修知道后,就告诉我:情魔在另外空间是很多毛茸茸的东西,是不好的东西,我们都是修炼人,我不能顺着你来。他帮我去情,等于是他拒绝我,我还不悟,还是控制不住的想他。其他同修就帮我分析了我俩的各方面条件,说我俩不适合,同修说我这叫单相思,告诉我这会死人的。

我知道自己中了色魔了,被魔控制了,同修说你怎么这么傻呀!人家不喜欢你,还这么痴傻,值得吗?同修都很着急,和我在法上切磋,叫我赶紧跳出来,我就加强学法,学法时在法上悟,《转法轮》中说,“欲和色这些东西都是属于人的执著心,这些东西都应该去。”[2]这是给我去色心的,我怎么就 不悟呢?

以后这个魔再出来牵我心时,我就背法,师父说:“忍中有舍,能舍是修炼的升华。”[3]再背:“为情者自寻烦恼”[4]。就这样渐渐的从情中走出来,有时脑中还会反出来,我知道这是思想业力,是旧势力操控的,我就看淡它,不理它,不再顺着它去想。

现在它已经无法再带动和干扰我,相信在我走在返本归真的正法之路上,一切旧势力的安排都会走向解体。

四、修去妒嫉心

在我跟同修的交往配合中,总是跟同修发生各种各样的矛盾,以前不知道向内找,总看别人的不是,不知道在矛盾中修自己,经历了多次与同修的摩擦,才知道在矛盾面前要修自己,终于找到自己有很强的妒嫉心,我下决心修去它。

什么是妒嫉心呢?“别人要好了呢,不是替别人高兴,而是心里不平衡。”[2]有一个同修,比较善谈,别人都愿意听她讲时,我想到的是师父的法“可是有的弟子就是常人心不去,被执著于口才、文才显示心的魔性所利用,从而在不知不觉中破坏着佛法。”[5]我就没有为其所动,(其实这时就已经隐藏着妒嫉心了,是利用师父的法在掩盖。)

这个同修讲真相讲的好,同修都喜欢她,她接触的人又广,但我发觉她言谈中有“邪悟的因素”(因她以前邪悟过),就对她产生了强烈的排斥,为此造下不少口业,对同修态度非常不友善,关系弄的很僵,后来我们分开了。

想到自己刚开始不敢出去讲真相,是本地一位大姐同修来拽我,带我出去,帮我去掉怕心,渐渐的敢讲了,在正法的千载难逢的瞬间,我们同修一部法,同在世间助师正法,是多么高尚神圣的事,同修之间的缘份要珍惜啊!

我努力的学法,去妒嫉心,一段时间以后,再见到该同修时,我知道那妒嫉心不是自己,但还是经常反映出来,还是对该同修热情不起来。

旧势力给我安排的妒嫉心,时时干扰我做不好证实法的事,跟同修合作时,协调同修选中某同修,没选中我,我也不高兴;Y同修与L同修亲昵了,我也不高兴,说:不跟你们一起了。可是回去之后,意识到了这不是妒嫉心吗?我怎么能让旧势力间隔我和同修呢?第二天,就正常的继续去和同修一起做事。

为了去掉妒嫉心,我加强学法,向内找,修自己,时时告诫自己善待同修,圆容同修,放下自我。背法:“恶者妒嫉心所致,为私、为气、自谓不公。善者慈悲心常在,无怨、无恨、以苦为乐。觉者执著心无存,静观世人,为幻所迷。”[6]我悟到,妒嫉心是邪恶,是魔性,必须去掉。

随着学法背法,做好三件事,妒嫉心也越来越弱了。在修炼中,我体会到,不管在什么难中,自己不想闯出去,谁也帮不了,自己得有这个想要向善的心,师父就会采用各种方式帮助,靠大法的力量,才能走出去。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再去执著〉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无漏〉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做人〉
[5]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6]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