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法轮大法 我成为受欢迎的人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三日】我是农村妇女,今年六十四岁,从小就吃苦耐劳,争强好胜,从不服人。虽然我不爱欺负人,但别人如果欺负我,我绝不饶对方。

结婚后,我为这个家任劳任怨。公公年龄大,婆婆又患有肺气肿,小姑先天性小儿麻痹,丈夫好吃懒做,一家上下全靠我撑着。丈夫当过兵,干了一辈子村官,吃喝嫖赌样样全,到哪儿都爱拈花惹草。因为这我俩整天打闹生气。一次他和邻居的老婆勾搭上了,被我发现后,丈夫不但不知悔改,反过来还打我,两年半打了我十二次。我找邻居说理,邻居俩口子和三个儿子一起打我。我求丈夫保护,丈夫反而把我推给他们打。把我气得哭天天不灵;哭地地不应,有苦难言,心里憋屈的不得了。丈夫身强体壮,每次打我,我只有承受的份。有一次我实在气不过,就趁他晚上睡着,把他双脚捆起来,用镰刀把儿打他,边打边说:我白天打不过你,我现在打,就要出出这口气。打得他直喊救命。

娘家二嫂知道我丈夫的为人,叫我离婚,说她牵线再给我找一家。丈夫虽然不好,可我也不想离婚,再难我也得和他过。结果因为这事把二嫂得罪了,我俩又打又骂的干了一场。从此以后两家互不登门。

婆家姐趁我们外出打工不在家,把我家的麦子拿走了。我回来一看很生气,结果我们互相又是打骂一场。

好不容易盼着孩子长大,等到儿子说媳妇的时候,我感觉那闺女和我儿子不合适,不愿意。结果和儿媳妇结下了怨,一次因为孙子吃饭的事,我对儿子说了几句,儿媳妇拿刀就向我砍过来,要不是儿子拦的及时,不知道又出什么大事。

因为这事、那事,我和娘家、婆家的亲戚们都骂过、打过,因此和亲戚、朋友都互不来往,出门办事或出去找丈夫,街坊邻居一看到我过去,本来很热闹,一下子都不说话了,也没人搭理我,用一句话说:混臭了!

虽然我在别人面前谁也不服,独来独往,内心却苦得很,对家庭、对孩子、对亲人都感到悲观、失望。对丈夫更是绝望。因为身体上的操劳和精神上的压抑,使我多病缠身,患有颈椎二至五节骨质增生、腰椎骨质增生、心肌缺血、低血压、血脂稠、咽炎、鼻炎,脚跟长骨刺、抽筋;脾脏切除,大腿腿骨横断骨折等等,为了寻求解脱,跑过庙,拜过神,当过居士,钱也没少扔,也没解除我身体和精神上的痛苦,病反而越来越重。最后我经常卧床不起,不能翻身,穿衣脱衣、洗脸刷牙都不行了。

二零零九年,走投无路的我走入法轮功修炼,身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但一身的病通过炼功全都好了,对亲戚、邻居的争争斗斗也看开了。从此以后我要求自己按真、善、忍去做一个好人,并向我曾经伤害过的人证实法轮大法的美好。

首先我找到打我的邻居,主动和她说话。虽然她不搭理我,我也不在意,碰到好事也主动帮她,套近乎,好向她道歉。一次有人上我家收鸡蛋,我找到她,坦诚把挣钱的机会让给她。经过多次帮助她,把我们多年的积怨终于消除了。

儿媳妇买房子,我多次给她钱,而我从不问儿子要钱,不给他们增加负担。每次儿子儿媳回家来我都给他们做好吃的。刚开始给她说法轮功真相,她不但不听还说风凉话,说我傻。有次儿媳妇因宫外孕导致大出血,差点要命。医生说象她这情况一个月也难恢复。在医院,我细心照顾她,每天给她读《转法轮》,她醒着、睡着都给她读。护士進来给她换药,问我:你给她读的什么好书?她身体三天恢复得这么好,真神奇。我就告诉她,我读的是法轮功的书,是让人做好人的一本书。通过我无微不至的照顾和一次次讲真相,我和儿媳之间象冰一样的怨恨溶化了。

我娘家哥身体不好,经常住院,我比其他姐妹都跑得勤去看他,平时经常帮助他们,不怕吃亏。我二嫂家有事急需钱,本来我也不宽裕,但我尽量把平时打工攒下来的钱给他们送去。有次二嫂问我借了一千五百元,我毫不犹豫借给她,至于她还不还钱我从来没想过、也没问过。二嫂很感动,最后不但还了钱,我们也相处的更好了。

丈夫虽然有时还打我、骂我,但我不生气了,还对他笑,最后笑得他自己都不好意思再打我了。

现在不论亲朋好友、街坊邻居都爱和我说交心话,都把我当成一个值得信赖的人。以前我们这三里、五里都知道我恶,现在十里、八里都知道我修炼法轮大法变成了个大好人。

我由衷的感谢法轮大法给我带来脱胎换骨的变化,我发自心底的呼喊:法轮大法好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