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大法弟子家属的心声(录音)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二月一日】

作为一名生活在大陆的大法弟子的家属,生活上、精神上都是颇有压力的,当初我母亲修炼大法时邪党还没打压,我也就没在意,后来母亲因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全家人听信了中共的谎言,对大法产生误解。母亲回来后又继续修炼,后来我妻子也开始跟随母亲修炼,我和家人软硬兼施,竭力反对,也没能阻止的了。随着修炼我妻子的失眠,风湿病等都好了,她又开始带着儿子一起修炼。这样,我由担心一个人的安全,变成对三个人焦虑。整天提心吊胆,时时处处注意妻子的动向,生怕她有危险。她去哪里我都打听,叮嘱安全,她也知道我的担心,所以经常给我讲一些修大法祛病健身和大法弟子正念正行的事例,一点点的让我了解真相。

妻子修大法后也在改变,以前做家务总是攀着我,弄的我俩别别扭扭的,为一些琐事吵架。修大法后,她能主动做家务,蛮横倔强的性格也逐渐在改变,对我外出喝酒应酬,她也不生气了,只是叮嘱我少喝酒。我们不再象以前那样吵架了。同事朋友们都很羡慕我们和睦的家庭,夸我有个好媳妇。我在工作生活中遇到的难题,她都会用大法法理来开导我,告诉我一定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人,吃点亏是好事,潜移默化中我改变了对大法的负面看法。在物欲横流的社会里主动按照大法的标准做个好人。

虽然我知道大法好,可我还是担心她的安全,因为我知道共产党有多坏,什么事都能干的出来。她去哪里我仍然要过问,她也不瞒我,告诉我去做什么什么救人的事,不用担心,师父会保护。可是,每次我的心也一直提到她回来。记的是一个冬天的晚上,八点四十了她还没回来,我坐不住了,就到小区大门外等她。大约站了一个多小时才接到她,我全身都冻透了,再加上担心她的安全,哎,那个心情啊……

平时,只要我俩外出打车或买东西,还有朋友聚会她都讲真相劝三退,我怕她有危险,都抢着帮她讲,后来我朋友同事聚会只要是听说有没三退的人参加,她都想去,我不让去。她就说那你帮我劝退,我只好答应。就这样我也劝退了很多朋友和同事。只要她在大法上有什么救人或联系的事项需要用车,无论何时我都出车帮忙。

她和儿子诉江后,警察因孩子诉江找到家里,要求我们陪孩子到派出所去说明情况。妻子说,我们没做错什么,决不能配合他们,不能去派出所。虽然我很害怕,但我同意了她的意见。后来,警察又给我打电话确定去派出所的事,我在电话里义正词严的告诉他们。我核实过了,起诉书是我儿子写的,江泽民迫害大法弟子,迫害孩子奶奶,孩子要告他。小小年纪能有这种是非观念,做父亲的我自愧不如,非常支持。警察恐吓我要公事公办。我说,好啊,你们是执法者,希望不要执法犯法,来我家带人时,把我家人犯了什么法的法律条例拿来,否则,我要依法起诉,维护我们自己的权利。以后警察再没来骚扰,媳妇夸我说的好,做的对,还说是我的正念正行威慑了警察,制止他们对大法弟子犯罪。

在这里我还想提醒一下曾经做过对不起大法的事的家属们,赶紧悔过,上网发严正声明,因为那罪过很大。这是发生在我身上的真实事例。我母亲被非法关押期间,我每月去劳教所探望,都被逼必须骂师父、骂大法才让接见。在考驾照时,我科目二总是不能通过,最后媳妇说你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肯定能过。我就照着念了,结果刚上车,考官就骂我,我很生气,又一想考完就行啊,不跟他一样的,忍住了。可是只考了一项,他就说我考试不合格,把我撵下车。当天,妻子看我心情不好,陪我唠嗑,说想去看一位被非法关押的同修,那里见同修不需要骂大法。我说怎么不让骂,那两年看咱妈,不骂能让你见吗?妻子很惊讶说没人让她骂呀,根本不知道有这事。晚上,她很严肃的跟我说,知道了我为什么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科二也没考过去,就是因为犯了谤师谤法的大罪,师父没办法帮助。她让我写严正声明,我问清了怎么写,就自己在电脑上写了声明,并发往明慧网。第二天早晨还没起床,驾校来电话问我说科二考过了,为什么没签字就走了?让我去补签字。当时我非常吃惊,知道自己悔过后,师父原谅了我,帮助了我。

说了这么多,只想和同样是大法弟子的家属交流一下,咱们的亲人修大法没有错,咱们一定要站在家人一边共同抵制迫害,还大法和师父的清白。其实,我没有大法弟子救人那么高的境界,我只是希望尽我全力保护家人的安全。我只做了我认为应该做的一点事,大法师父却没有亏待我,给了我福报。这么多年,我身体一直很健康,四十多岁的年龄还能顺利找到轻松体面的工作。在此谢谢李大师,也感谢大法和师父给了我重塑了一个善良温柔的妻子、懂事的孩子和一个和美幸福的家庭。

在新年之际,我代表家人恭祝师父新年快乐!也祝全世界大法弟子及其家属新年快乐,万事如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