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实修中去掉根本的执着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七日】今年十一月中旬,得知同修A出现了病业状态,我前往她家中交流。我们相识将近五年,是她把我引领到大法修炼中,生活上、学法上和互相配合中,给予了我极大的帮助,所以我一向非常尊敬她。

我在常人中是护士,护理是个神圣而谦卑的职业,一向与人为善、救死扶伤、一生护理过的病人成千上万。我的愿望是退休后给人当保姆,伺候一位我真正喜欢和尊敬的人。然而母亲同修经常告诉我说:“你的使命不是伺候他人,而是助师正法。”所以我一开始就告诫自己,千万不要把同修A当病人,更不能当家人,我们共同学法交流才是第一位的。千万要摆正基点,在法上提高而不能带着情。

来到同修家中,同修正念很强,不承认是病,和大家一起学法。然而发正念时,她根本坐不住,全身火烫,不住地咳嗽,喉咙深处疼得厉害,吃什么也没有胃口。我渐渐地起了心疼她的心和依赖同修的心,看不了她这么受罪。急切地盼望着来一位学法扎实的同修好好在法上和她切磋,给她加强正念,而自己仿佛成为了她的家人的常人心态,忘记了自己最初的使命,大法弟子是最正的,能正一切不正的。怎么能向邪恶低头呢?

记得几年前,我和母亲在山西太原,母亲也是突发脑血管病的症状,感觉头晕目眩,小便失禁,尿的满床都是,我当时孤身一人顶着家人的压力,坚决不把她往医院送,私下里一边照料母亲,一边帮她发正念,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解体所有干扰和迫害她的黑手、烂鬼和邪恶生命与因素,一边打电话联系北京的同修,请大家帮忙发正念,安排得有条不紊、镇定自若,坚信有师在有法在,母亲什么事也没有。

为什么这次经历了几年后的锤炼,反而自己人心起来晃晃悠悠、怀疑自己、不得主意了呢?表面上好像是我对同修比对我妈好,眼睁睁看着她承受痛苦内心难过,实际上是陷在情里,没有在法上啊。“执著于亲情,必为其所累、所缠、所魔,抓其情丝搅扰一生,年岁一过,悔已晚也。”[1]

发正念时,我脑子中反复打过一句相同的话:“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1]我双手合十,跪在师尊法像前,感恩师尊的悉心点悟:师尊谢谢您,弟子知道错了,弟子不能再这样害同修,不能再加重她的难了。

真是帮同修的过程就是修自己的过程,同修是一面镜子,照出了我所有不好的人心和放不下的执着。

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由于我照料同修的时候起了一颗不好的心,那就是:快点让她好,让她的病给我得算了。于是我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很快出现了和她一模一样的症状,咳嗽、发热,鼻子流血,喉咙剧痛什么的,再加上我自己长期不修口,外加上整夜地牙疼,带动得头疼,左边全身剧痛。白天上班非常忙,我心态非常好,决不能承认旧势力的安排,不能给大法抹黑,顺利完成了一天的工作。

第二天就是她们小组学法日了,我考虑很久很久,感觉应该和他们一起去学法,不能赖在家中;我跪在师尊法像前向师尊忏悔,并请师尊点悟我明天是找他们学法还是自己独自在家。结果师尊告诉我去学法,我非常高兴,同时还能看看同修A她到底好了没有,这样岂不是一举两得,啥都不耽误。殊不知修炼是严肃的,我耍小聪明,抱着一颗不纯净的心和浓浓的同修情参加学法,很快就得到教训了。次日天没亮,我就登上進城的车,车开一路牙疼一路,疼得直叫师父,发正念也不管用。

我强忍着疼痛早早敲开同修的房门,同修B一看见我就说,身体这么差,牙疼一宿、两天吃不了饭,不老老实实在家呆着,跑来跑去地干什么;另一同修问我是不是为了看同修A呀,我算明白了,你原来就是为了她学的呀。结果同修A進门时,学法已经开始了,我压下满心的关怀,没去给她开门;没和她打一声招呼,自始至终也没敢和她说一句话,没正面看她一眼,其实我心里是多么的惦记她,多么不放心她啊。

同修A也跟没我这个人一样,正眼都没看我一下,更甭提说句话了。学完法,我匆匆忙忙地走出门外,来到大街上的十字路口,眼巴巴地等她两三个小时,也没见她的影子。徘徊在冬日冷冷清清的风中,我真是感觉内心一片凄凉。我纳闷为什么她们这么不愿意接纳我呢?修炼人看自己,我明白不是他们的错,是我自己的错。

我意识到自己感觉凄凉和寒心的不是真正的我,是后天的观念,我不要这个。我发现自己追求的是人中的亲情温暖和尊长的呵护疼爱。我掩盖的是对同修长期的依赖和向外求、不向内找的浮躁心,是付出一点就想让他人说好、求理解求回报的心,是压在内心深处从来不去触碰的深深的怨恨心、是不被人理解的委屈心;是长久以来看不起农村同修、喜欢和城里人来往的虚荣心;从心里排斥、搁不下身边家人的、特别不善的心。另外一个,就是以前和同修配合做大法的事时,思想很单纯、很清静,一做起事来非常投入,追求人中的完美,生怕同修看不上,有强烈地表现自我证实自我、想得到同修认可的求心,长期以来搞得学法、炼功、发正念不入静,心思陷在证实自我,做事上去了。

另外我常年看《红楼梦》,薛宝钗的那一套维护自我、保护自我不受伤害的虚伪、世故早就学会了:那就是“不关己事不开口,一问摇头三不知。”从来不肯得罪人,虚假的要命,跟家人也永远是客客气气、不远不近、不冷不热,明明想吃什么也不敢说,喜怒不形于色,心里想的和嘴里说的从来不一致、模棱两可,误以为自己城府深,清高。人家给我起的外号就叫“蔫土匪”,什么都不言语那种滚刀肉,你有千言万语,我有一定之规。我这样的人多难改、多难修去人心和执着啊。

师尊告诫我们:“带着执著而学法不是真修。但可以在修炼中渐渐认识自己的根本执著,去掉它,从而达到修炼人的标准。”[2]感恩师尊,没有放弃不争气的弟子,感恩同修在修炼路上的无私帮助,我一定听师父的话,任何时候都要牢牢记住自己是个修炼人,学法中洗刷自己的灵魂,纯纯净净地修自己的心,永远不能放松。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修者忌〉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走向圆满〉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