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法轮功 内蒙古莫建成等官员恶报临头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四日】原内蒙古中共党委常委、宣传部部长莫建成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七日涉嫌“严重违纪”,正接受审查。在八月底,内蒙古自治区中共党委组织部原副部长梁立军也被查处。莫建成落马后,其曾经主政多年的内蒙古官场,原组织部原副部长刘某君和财政厅原副厅长先后自杀死亡。

外界分析,这两人的自杀可能与莫建成的落马有关。公开资料显示,刘某君曾任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内蒙古自治区党委组织部副部长、自治区考核办专职副主任(正厅级)等职务。

象莫建成这样的人死心塌地追随江泽民集团参与迫害的,没有一个好下场,这些血债帮的成员,一个接一个的遭报应,这正是印证了古训:苍天有眼,善恶有报!

莫建成在通辽地区制造了众多冤案

从莫建成的履历看,二零零零年二月以后,他的政治仕途以直线式的速度上升 。同时也不难看出,在二零零零年二月,他正在内蒙古通辽任市委副书记,正值邪党打压法轮功疯狂的时候,而且邪党实施迫害的势头,在不断加剧。身为通辽市委副书记的莫建成,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程度,从通辽地区发生的一个个血腥案例,可见一斑。

原通辽市科区公安局副局长张黎明,每次去市委开会时,当时的邪党市委书记莫建成经常当众斥责张黎明,说他迫害法轮功的力度不够,通辽市法轮功真相传单、光盘、真相电话非常多,务必加大迫害力度。中共恶党就是这样从上到下,一层压一层的干着坏事、蠢事。张黎明为了保住自己的既得利益,给国保大队施压,又致使打手王波、邵军、包吉日木图等警察丧失理智,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以给“领导壮脸”。

领导的脸壮了,却没有想到张黎明等警察给自己和子孙万代造下了永远也还不清的罪业。五十多岁的张黎明遭到恶报,在二零一一年死于癌症。身边人透露:张黎明死前张大嘴巴,闭不上眼睛,样子极其痛苦和恐怖。

通辽地区上下官员串通一气,迫害善良的法轮功修炼者。因篇幅所限,本文仅举几列,更多的迫害案例登录明慧网查阅。

(一)田福金一家被迫害得家破人亡 妻离子散

田福金被保安沼监狱迫害致用氧气支撑生命,于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四日在监狱医院含冤离世
田福金被保安沼监狱迫害致用氧气支撑生命,于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四日在监狱医院含冤离世

通辽市田福金已被迫害致死,他的妻子、两个女儿、儿子目前仍被非法关押在中共的监狱里遭受迫害。通辽市田福金一家六口人,都遭受中共非常残酷的迫害,全家六口人累计被非法劳教、非法判刑四十多年。父亲田福金先后两次被非法劳教六年,被非法判刑三年,一年半后被迫害致死。

田福金的妻子刘秀荣被非法关押两次,非法劳教两年,被非法判刑两次共八年。

女儿田芳曾经被绑架到洗脑班一次,被非法关押四次、送劳教两年,因体检不合格,办理保外,后来被非法判刑两次,分别四年、五年。

女儿田苗被劫持到洗脑班一次、非法关押四次、非法判刑六年。女儿还在监狱里遭迫害。

儿子田双江被非法关押两次,非法判刑三年。

这个六口之家,经常是刚刚释放,又被抓走;一个出狱,另一个又进去……几年来,曾经富足的家庭,被中共迫害的骨肉分离,生意破产,钱财荡尽,已一贫如洗。

田家在最初四年的被迫害中,莫建成是第一责任人,他是主抓迫害法轮功的。

(二)符桂英与花季女儿被迫害致死

中共自九九年迫害法轮功以来,众多法轮功学员遭受不明药物迫害。根据明慧网的公开报道,通辽地区法轮功学员被不明药物、毒药、毒针摧残,其中符桂英、杨风兰已经不幸离世。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霍林郭勒市法轮功学员符桂英,女,一九六一年生,曾经被绑架两次,非法劳教二次,共四年,绑架到洗脑班一次,入室骚扰数次,因在劳教所绝食期间,被警察强迫注射不明黄药水,于二零零四年三月突然发病,身体逐渐消瘦,全身无力、浮肿,脑袋抬不起来,只想睡觉,身体虚弱,没有平衡感,无法站立,到后来肚子逐渐浮肿,象是已有七八个月身孕的孕妇,在做B超检查时发现满腹腔内都是体液,内脏器官全部中毒衰竭,慢性中毒所致,于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凌晨,符桂英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五岁。

符桂英被非法劳教期间,学校发动学生签名诽谤法轮大法,符桂英十三岁的女儿张毅超拒签,被校党委书记孟宪民找去谈话。市610( 迫害法轮功的专职非法机构)及公安局向学校施加压力,多次要求她签名写保证,否则以开除学籍相威胁。学校党委书记孟宪民,每星期找她谈话,要她每星期写一份书面材料,逼她和大法和父母断绝关系。二零零二年三月一日,霍林郭勒市第四中学以她父母都修炼法轮功为名,将张毅超开除。张毅超在社会上流浪,备受歧视及侮辱。一天夜间,一恶徒从阳台爬上二楼,砸碎玻璃,闯进她家,把张毅超强暴。

二零零二年七月,生命垂危的符桂英从劳教所回到家中,张毅超看到母亲双目坍陷、骨瘦如柴的样子,对她产生了极大的刺激。为了躲开邪党制造的恐怖,年仅十五岁的张毅超被迫离开家乡,到沈阳和大连等地打工。后来,身心疲惫的张毅超在打工时又感染上了肺结核,没有钱医治,想回家,可是父母一次又一次被残忍的迫害,和周围环境中的仇恨与恐怖,使她不寒而栗。当父母找到张毅超接回家时,已经无法医治,于二零零五年四月六日早七点二十分,这位年仅十八岁的花季少女离开了人世。

桩桩血泪,罄竹难书,这些冤案中莫建成都是直接责任人,能脱了干系吗?莫建成的政治仕途一路上洒满了善良人的血泪和灾难。

(三)莫建成在内蒙古操控文宣系统 诬蔑大法 毒害世人

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四日,在内蒙古自治区呼市举办了由自治区宣传部长莫建成,政法委书记罗啸天等人主持的诬蔑大法的大型展览。该展览计划在呼和浩特市展出两天,然后到各盟市展出。

从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到二零一零年四月莫建成任自治区党委常委、包头市委书记,在包头近四年的时间里,依然把疯狂打压法轮功作为他仕途高升的铺垫。

追随莫建成参与迫害警察遭恶报

在通辽地区响应莫建成的指令,积极参与迫害的一些警察,先后也遭了恶报,恶报比莫建成还来的早。

▼马文斌是通辽河西看守所的狱医,后被提升到科区公安局法医鉴定部门。马文斌给绝食反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野蛮灌食,在灌的食物里放入高浓度的盐或泻药,让人不仅要忍受插管的痛苦,还会口干舌燥、伴随腹泻。这样一个黑心、狠毒的狱医,被中共“升官”后不久就遭了恶报,突发心脏病死亡,年仅四十多岁。

▼于庆林是通辽市保康公安局国保大队干事,一直积极参与绑架、勒索法轮功学员,他是迫害法轮功女学员包斯琴高娃的元凶。于庆林遭恶报死时年仅四十三岁,是突然口吐鲜血倒地死亡,让当时在场的国保警察吓的目瞪口呆。

▼通辽市公安局支队长刘巴图,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初期、去北京劫持上访的法轮功学员时,其女儿突发心脏病,并因为延误了抢救时机而死亡。正应了中国民间的古话:善恶有报,近报己身,远报儿女。

善劝仍然在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官员,看看这些人的下场,掂量掂量如何走下一步,自己生命未来的走向就在你自己的手中,选择恶还是选择善由你自己决定,善恶确定一个生命有没有未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