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警察这个特殊群体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在此我想交流的是,与警察接触中讲真相和修心的经历。体会到只有不断向内修,去掉私心和负面思维,世人得救的机会才更大,救人才更有实效。更体会到师父时时刻刻的保护、师父对众生的慈悲。

随着正法洪势的推進,明白法轮功真相、看到生命希望的世人越来越多。近年来,我的头脑中曾经闪现过这样的念头:我所在地的警察怎么办?怎样能让他们明白真相,有好的未来呢?

二零一五年师父在纽约法会上的讲法发表了。学这篇讲法,看到师父说:“我是这样想的,作为大法弟子来讲,以救人为根本,就象我刚才讲的,在谎言的毒害下,很多人,包括干部也好、警察也好,其实那个生命本身不恶,那个生命本身不是那邪恶干部。那个生命说不定还是个很好的生命,可是他在邪党文化谎言的灌输下,被误导了,他这样干了。当然也有人是明知道,他在利益的驱使下干了,还是要给他听真相的机会。”[1]

我心里踏实了,知道该怎么做了。

转变对警察的负面观念

早些年的时候,我对警察没有动过救度之心。因为十多年前,我曾被非法劳教过,几个月后闯出了劳教所。期间接触了很多警察。那时,另外空间邪恶因素操控警察迫害大法弟子很严重,所以我只想着自己如何反迫害、闯出来。特别是在劳教所看到同修善心给警察讲真相,那些警察却反过来嘲笑并迫害同修,更加重了我的观念。当时想:你干你的,我干我的。既没有对警察的恨,也没有对警察的爱。警察的生命未来,好象与我没有关系。

随着学法,一次次的被师父的洪大慈悲所触动,明白了自己的责任和使命,观念有了转变。一个看似偶然的机会,我看到了当年自己报考大学时的档案袋,很吃惊的发现:我的第一志愿竟然是警官学院,最后那个志愿是警察学校。不过后来我读的是中间的志愿,与警察这种职业毫无关系。我自问:在大法洪传中,如果你当了大陆警察怎么办?你愿意被邪党欺骗毁灭吗?你不想听闻真相、获得生命的希望吗?警察也是被邪党蒙蔽的、等待得救的可贵生命。

在后来的与警察接触中,发现自己以前由于怕心、自保、党文化,才对警察抱有观念,把他们定义为是被邪党利用来迫害我们的。其实他们和普通人一样,只是职业不同,他们也很无奈,对邪党有很多怨气。他们被邪党谎言欺骗,与一般民众的疑问也差不多,都是对法轮功基本真相不了解。只要我们内心不对他们产生隔阂,敞开修炼人的博大胸怀,这些生命就有明白真相、被大法救度的希望。

二零一六年三月,师父的新书《洪吟四》发表,读第一遍时,就受到很大震撼,特别是这两句:一句是“我对神承诺唤醒你”[2],一句是“念正心宽化险夷”[3]。

从那以后,我就在同修的正念支持下,开始上派出所讲真相。

告诉我上检察院是假 上门求救是真

去年的一天,派出所的社区警察到我家敲门,然后拿手机对着门照个相就走了。现在微信充斥着人们的工作和生活,就连上门修下水道的工人,在离去时都要拿手机对着下水道拍个照片,证明他工作了。

我刚要发正念,一想:不对,是我自己让人家来的。都形成条件反射了,见到警察上门就发正念。那是一个多月前,我利用给家人办证件的机会接触这个警察两次。因为时间仓促,没有机会仔细讲真相。在第二次接触时,他在派出所问我:可不可以去你家看看?我说可以。问他什么时候去,他说也说不准,然后他突然叹息一声,说:“现在的时间已经不属于我们自己了!”他本性的一面着急得救啊。

后来了解到,这个警察是本市公安局和本区公安分局树立的“标兵”,经常在外面讲课。被邪党洗脑,还无意中去毒害别人,这对一个生命的未来多么危险啊!
巧的是,我接触他不久,他的联系电话就公布在我家社区。路都铺好了。

想到这,我就给他打了电话,他说:“就是你去年的那件事,国保大队让我告诉你:上检察院。”当时我就觉的“上检察院”的事情离我很遥远,很不真实,而利用这个机会让他明白法轮功真相是师父的安排,是真实的。这个警察是借机上门求救的。

我让他到家里来,他说在社区呢。我去社区与他见面的时候,他问:“你现在想上检察院去呀?”我说:“没想去呀。找个地方,我给你讲讲怎么回事。”他就把我领到社区警务室,给我拿把椅子,我俩就都坐了下来。这次真相讲的比较全面,讲了一个多小时,直到下班时间到了。中间还给他看了大法弟子被酷刑迫害的图片。他本性很善良,问了很多问题,几乎都是明慧特刊《澄清谎言与疑问合集》里的问题。

最后,他模仿着刚刚给他讲的“抬高一厘米”的故事说:“国保大队长让我告诉你,我告诉你了,我的工作完成了。你不听我的,我做不通你的工作,这也很正常。他明天要是找我,我再来找你。我找你时,你不配合,是你的自由。我也不会去砸你家门的。”我临走时,他还说:“谢谢!”

平时我也想与社区人员讲真相,那天与他讲的时候,社区委员会的工作人员也在听,因为警务室就在那些办公人员的前面,象一个讲台,我俩的对话他们听的很清楚。真是一举两得。谢谢师父!

这个警察在几个月后被提升为副所长,他再也没有因为“上检察院”的事来找我。

今年有一天我去派出所的时候,碰巧他在给一名警官打电话,只听见他说:“法轮功的人,其实他们并没有违法啊!”还有一次,他对我说某个手机号常常被利用来诈骗,我说我也买了这样的卡,他说:“你用吧!你们法轮功又不干坏事。”

以慈悲解决问题

我刚开始去派出所讲真相的时候,找的是曾绑架过我的警察。后来我想:怎样接触更多的警察讲真相呢?

一天学完法后,我在外面一边走一边想:不要自己安排,不要旧势力安排,只要师父的安排。正想着,忽然看见一个给其讲过真相的警察往派出所方向走,我上去与他打招呼,他问我干什么去?我随口就说去派出所,为办身份证的事。当时头脑里有个想法:利用办身份证与警察讲真相。因为我以前的户籍信息被“留言”了,需要到派出所解除“留言”,才能去公安分局办身份证。这名警察帮我联系了我家辖区的警察,就这样,我又接触了社区警察。

一天我去派出所取身份证,被告知:“你的身份证被国保大队长拿走了。”我没想去找国保大队长讲真相,因为绑架我时,在派出所里与他讲过真相,他不听。回家发正念的时候,一闭眼出现四个字:叶公好龙。

同修说:“你不是说要利用办身份证的事,与警察讲真相吗?国保大队和派出所是一体的,也得去讲。”这时我脑中又出现负面思维,就问同修:“国保大队长把我身份证拿走了,他想干什么呀?”同修说:“想得救。”

救这位国保大队长很不顺:给他打印真相信时,打印机坏了;同修要陪我去国保大队那天突然大雪纷飞,雨夹雪,交通堵塞,路上撞车的很多;按约定去找同修,到她家她却不在家,她的亲属当天突然住院,她得去护理亲属。我找自己:真相信写的不恰当、不善;要去国保大队那天心态不祥和,那天的时机可能也不合适。除了我的因素,还有这个警察自身的干扰因素。

过了些日子风平浪静了。一天发正念之前,头脑里出一个念头:还是别管他了。忽然听见外面喊:“着火了!”我到阳台一看,对面楼的一个居民冲着我家楼的方向大喊:“自己该管的事不管!”

我来到公安分局,给国保大队长打电话,他很和气的说:“让你上检察院,你就是不去,给我逼得没招儿。”我说:“两回事儿。身份证你得给我;检察院不去,因为这件事一开始就是违法的……”他说:“我的手机号都被明慧网曝光了……”我让他下楼与他说几句话,他说马上就下去,却找了一个与他重名的国保警察下来见我。我们说了几句,那警察就说有事要走。

我想这是怎么回事?心虚?戒备?我看到了自己身上的党文化:戒备、自保,还有惩治人的心,狡猾的心,不够善。师父说:“因为过去人类社会没有正理,所以人是不会用善来解决问题的,人从来都是用征伐的手段来解决人的问题,所以这就成了人的理。人要想成神、走出人的状态,那就得放下这种心,得用慈悲来解决问题。”[4]

快过年了,我买了一张新年贺卡,平和、真诚的在内页上给那位国保大队长手写了贺词:“虽然萍水相逢,也许生命相连。只想为您好,不图金钱分文。是那亘古的誓约,让我在红尘中,以看似偶然的方式,找到您……”把他当年在派出所里提的对法轮功的疑问,也写在贺词中解答了。

过年之后,国保大队长让派出所警察去取我的身份证,说:“身份证给她吧。”这是警察在给我身份证时告诉我的。

今后我会坚持做下去,救度在中共谎言的灌输下中毒最深的这一特殊群体的众生。弟子会实修、精進,无愧“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

谢谢师父!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 四》〈你的众生在等你〉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 四》〈神佛在世〉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