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评职称的反思:走正、取中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七日】我把自己在修炼中的一点体会写出来,向师父汇报,与同修分享。

每年最怕的就是评职称

我工作了三十多年了,尽管工作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可是单位评高职,我屡次受阻,比我晚到单位的同事都晋上了高职,我还没晋上。这是因为晋职称得“硬件”齐全,也就是县、市、省、全国的论文证书按要求得齐全,同时还得跟领导请客送礼,跟同事搞好关系拉选票等。这对一个修炼人来说,是很难的事。

就拿证书来说,单位同事晋职称时,多数证书都是花钱买的,别看是假的,上网都能查到,像真的一样。我是大法弟子,不能造假,虽然这些证书花几千元就能买全,甚至有的亲戚主动提出给我办,但我不能造假。我手里的论文证书和获奖证书并不多,虽然是货真价实的,但跟参评的同事比,远远的落在后面。

每年单位晋高职时,我心里都纠结,纠结什么呢?一是:我不能造假,不够条件评不上,评不上之后,闲言碎语就来了,好像我低人一等有问题似的。二是:家庭关也挺大,妻子脾气不好,看重利益,看到别人评上高职了,一个月多开五、六百元,她为我不平,训我说:“找你这么个窝囊废男人倒血霉了,出门脸上都没光。”甚至闹着离婚,她把我评不上职称的原因,说是炼法轮功造成的,这些年没少给我制造家庭魔难。

每年到晋级时,我的心总是提起来放下,放下又提起来,怎么办呢?过程中,我也找到了许多人心:不平心、利益心、面子心、怕人笑话的心……人心找到了不少,可我知道,如果证书的“硬件”不够数量,按晋职条件的要求,想晋职是不可能的。我性格内向,话少,不爱言辞,不善交际,是单位里公认为的老实人,我不能为这事和人去争。

几个和我要好的同事说:“你太本份了,现在搞个证书多容易?你别的不差,就差硬件了,晋上高职每月工资多拿五、六百元,现成的路子,你为什么不走呢?”还有的人说:“你是被法轮功毁了,学傻了,如果你不炼法轮功,能这样吗?早几年就晋上了。”现在的人,看重的是利,谁能抢上槽子,谁能拿到实惠,就被高看一眼。有的同事看我这样,就说:“如果不办假证,你能晋上高职算奇迹了,到退休那天也白扯,天上不会掉馅饼。”

我感到最难的是回到家里,妻子撂脸子,盘碗摔的直响,说我:“熊饼子,完蛋,学法轮功学傻了。”骂我像骂孩子似的。她到娘家去诉苦,娘家人也劝我:“你不能拐个弯吗?学法轮功也行,大伙都知道你人好,可别死板呀?用你们的话说:得符合常人状态。”还有一个亲戚说:“你要为难,我出面给你办,缺什么证,你说话,我给你搞定,行吗?”我不是没动过心,可又想,修炼是严肃的,这是明显造假,我不能糊弄自己,模棱两可的事不能干。

家里家外,都认为我迂腐、古板、不开窍。我也是一肚子话没处说,就感到心里很苦。究竟怎样在法上认识这个问题呢?我迷茫了很长时间。

有了名额,我又让了出去

单位领导看我多少年了也没晋上高职,年轻人都蹭蹭的往上上,我还是老牛拉车落在后面,也同情我。一次评职称时,主任私下问我:“今年想参评不?”我说“想。”他说:“想晋我帮你运作运作。”他一说“运作”,我就有点打怵,运作就是造假,缺什么证补什么证,还得吃饭送礼,争取选票,有一套暗箱操作的路子。他给我透露:“今年咱单位两个名额,你花点钱,别老卡着,得往上冲,不为钱为个面子。”我知道他心是好的,想帮我一把,可这种帮能接受吗?我不能没底线,说假话,办假事,这事不能干。 开始他还帮我跑,一看我的态度,也泄气了。

这时,在参评竞争的几人中,有一个老同事,快退休了,找我商量:“我快退了,以后机会很少了,你让我一年,今年别跟我争了。”如果我不参评,他评上是有把握的。他这种要求,在单位任何人都不会答应的,他知道我炼法轮功,不计较,只有我能帮他。

我看着他的可怜样子,犹豫了,我想起了师父讲法中讲过的“分房子”故事,那个让房子人的心态,是修炼者的心态和境界,我得向那靠拢。这是大事,是一大关,虽然心疼这次机会,我还是决定退出参评,把名额让给了他。

这件事在单位震动很大,大家虽然认为我老实、木讷,但关键时刻能为别人着想,能坦荡无私的把名额让给人,这不是谁都能做到的,有的说:“炼法轮功的人有海量。”

只是,我让名额这事,没让家人知道,我怕妻子炸了,到单位闹腾。

第二次评职称,同事还求我让名额

转眼又是一年,这一次,我做了一定的准备,向刊社投了几篇稿,其中有一篇是约稿。后来悟到,这篇约稿的发表,是师父安排的,是专门为我晋职作准备的。我估测了一下,这次参评,从单位参评竞争人看,我有希望晋上。

我了解到,这次上面给两名额,参评有三人,其中一人是我去年让出的那个同事,去年他证件造假多,被人告下来了。大家也衡量了一下:我能排第三。

参评前谁心里都没底,慌慌的。我抱着一个想法:一切听师父安排,一切交给师父,评上不高兴,评不上不消沉,师父说了算。因为在这之前,我求过师父,求师父做主。

期间,另两个参评同事忙坏了,特别是去年没评上的那个同事,张罗的最欢,他脾气不好,人品和人缘一般,不然不会有人告他。但是,他敢拿钱砸,敢对领导大方,敢给领导说猛话,他跟领导说:“这次我要评不上,谁也别想上去。”意思点领导腐败的事,让领导倾向他。但我看出,虽然他张罗挺欢,也是没底,是瞎咋呼。

果然,在参评的前一周,他就找到我,说:“我快退休了,这是最后一次参评,如果评不上,就彻底没戏了。这次你再让我一年,求你了。”

为什么我评高职一直阻碍重重?开始很迷惑,包括找我让名额的人,为什么不找别人?专找我呢?通过和同修交流中悟到,这是我自己对法理认识偏激造成的,是法理不清。如果是正常修炼,我可以让给他,让几次都行。现在是正法修炼时期,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就应该正一切不正的,我在单位上上下下被歧视,干活时找我,晋职时没我,这正吗?合理吗?我不能一让再让,一忍再忍,不能让旧势力利用私心重的人钻大法弟子善良的空子。这些年,因为我没有评上高职,从单位到家里和亲戚,对我有看法,对大法有非议,说我学法轮功学傻了,他们对大法和大法弟子说三道四的这种态度,能有未来吗?虽然我给他们讲过大法真相,但是在评职称让名额这个问题上,我走了极端,这不是我造成的吗?我应该纠正过来,堂堂正正参评,让世人看看?炼法轮功的人,不是没能耐,不是熊饼子,我参评是为证实大法,证实大法弟子的形像。

通过和同修交流,认识明确了。有了这个认识后,做了一个梦:在一堆柴禾底下,有一条小蛇,把它打死了。我们悟到:柴禾(财)后面是邪恶干扰。我们一起发正念:“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清除一切干扰因素。”我体会到,当我悟不到时,慈悲的师父点化我,我悟到时,师父又扯着我往前走。我一扫过去的拘谨和畏缩,信心十足的参评。期间,有十多个同修知道这事后,都帮我发正念,同修说:“咱们是个整体,我们配合你,清除邪恶的干扰,否定旧势力的经济迫害,就走师父安排的路。”

我对提出让我让名额的人说:“我已经让你一次了,这回不能再让了。”我的态度很坚决。他一看我的态度,失望的走了。后来我悟到,这个人的出现,也是旧势力安排的,尽管我给过他大法真相资料,多次讲过真相,他就是反感,背后说法轮功坏话,说我坏话,旧势力利用他在钻我善良的空子,表面上是在考验我的心性,实际上是对我经济迫害同时,最后淘汰他。我要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最大限度的去救他,同时不助长他的要求,因为这事已经超出了个人的范畴。

他又找到我商量,一再说:“这次你退出吧?再帮我一把。”去年他找我让名额时,也是这话,一旦把名额让给他后,态度就变了,照样说大法坏话,背地里非议我,贬低我炼法轮功如何如何,还说要告我,没有丝毫感恩的心。

我跟他说:“这次我参评,不是给我个人参评,是给大法争得一个名分,我炼法轮功就低贱吗?单位有人看不起我,议论我,还有人要告我,为什么?就是因为我老实,不跟人争,好像是法轮功把我弄到这份上的,为什么我不能理直气壮的参评呢?”他又失望的走了。

参评时,也是一波三折

在参评那几天,单位有人关注,有人议论,第一名的硬件多,条件好,没人跟他争。也知道我硬件少,两名额,我排第三,感觉有点悬乎。可是不管别人咋说,我心里踏实,因为有师父呢,一切听师父安排。每次别人问我:“这次准备的咋样?”我响当当的说:“肯定没问题!”其实我说这话,是一切交给师父的意思,倒是和我竞争的人心里没底了,猜测我是不是有什么“杀手锏”?心里有点发毛,在猜测我会有什么惊人的硬件证书。

但在当时的环境中,虽然是这个认识,要说一点不动心,也不现实,这个问,那个问,妻子又没好脸,心里也担心:这个担心是人心,有了人心,不好念头就更多了,我想:我证书少,我在同事面前说的这么干脆,万一落评,不成了说大话让人笑话吗?这时,我想起了手里的“杀手锏”:一年前,有个亲戚看我晋不上高职着急,从出版社找人给我出版了一本书,署我名字,网上也能查到,事是假的,评高职绝对管用。如果把这本书拿出来,我什么条件都具备了,肯定能晋上。

我有点心动,心想:“拿不拿呢?不拿出来吧?可惜。拿吧?我是修大法的……”“为什么不拿呢?不都这样吗?现在不拿什么时候拿?别人想拿还没有呢。”我还有个掩盖:“这书是别人办的,我没办,只是临时用一下,师父能理解,不会怪罪的。”于是我决定:“拿出这个硬件。”

当我睡了一宿觉,第二天早上起来时,发现好好的脸一夜间肿了起来,眼睛只剩一条缝。我一下子明白了:这不是“打肿脸充胖子”吗?造假,沽名钓誉,脸肿了三、四天。我认识到,这事不能做,我在心里跟师父说:“师父,弟子错了,弟子改。”说也奇怪,脸很快就好转了。

那个求我让名额的同事,按说,我俩都排第二,他手里证件比我多,是占优势的。可不知为啥他紧张的不行,可能怕再被人告发,不敢把所有证件都拿出来,他总在我身上打主意,如果我退出来了,他是稳拿。按规定,去年他被拿下后,今年是不许连续评的。可他去年花了不少钱,请客送礼没少搭,领导也惧他三分。他对我软硬兼施,在同事中放出风:想拿我炼法轮功说事,背地里说:“想跟我争?自己怎么回事不知道吗?弄不好我告他去,让他饭碗丢了。”他想让我自动放弃参评。

我知道后想,以前我确实怕过,现在我有我师父呢,怕你什么?邪不压正。我找到他说:“你想告我?我炼法轮功哪一点不好?工作兢兢业业,大伙公认的,你告我什么呢?”他说:“没有的事,没有的事,别听别人传话。”

师父点化我:你评上了

在参评的头一天,又有人问我:“准备咋样了?”我干脆的说:“肯定没问题。”这一次,我是从心里认识到肯定没问题,因为一切都交给师父了,过程中师父也点化我:要有信心。有什么不放心的呢?

就在参评的那天早上,让我让出名额的同事又找我,他打车到我家,把我叫到门外,恳求我:“你把名额让给我吧?我给你钱,行不?”他显得很焦虑。说实话,如果是个人修炼,我会毫不犹豫的让给他。可这次是为大法争名分,是正一切不正的,如果这次再让出去,我在单位就更挺不起腰,世人对我和大法会有更不好的看法。我说:“不行,这次不能让。”这不是善心的问题,是正法的需要,大法弟子必须走正。

这时,我妻子好像听到了点什么,就冲他大声说:“你们单位有个人,我也不知道是谁,说我当家的炼法轮功,要整事儿,我要找出这个人来……”他一听,啥也没说,赶紧走了。

早晨我去单位时,他在门卫室等我,又一次恳求我:“再让我一次吧?我给你钱,不让你受损失。”我说:“我不是为自己,这不是钱的事,是给法轮功争名分。”

其实如果那时候,他能真心说一句“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话,我也许会动心的。我悟到,旧势力在经济迫害这件事上,做了细密的安排,每一步,每个细节,都会让你动心,都会被人情左右,如果当时我动摇了,妥协了,以后会出现困境,更大的困境。

不知为啥,找我让名额的同事,本来他排第二位,去年他的假证被人举报后,今年没敢拿出来,如果拿出来,肯定能评上。这样一来,在参评的结果中,我的票数和他的票数,都一样,我俩并列都第二。

两个名额,都排第二,这意味着必须有一人下去。他显得很紧张,因为前期人情投入太多。而我,虽然心里也有点小波动,但总体还好,我就坚信一点:一切由师父说了算。

就在大家等待消息的时候,排第一名的人找我说:“咱们应该跟领导反映:去年有假证被告下来的人,今年是不能评的,为什么还参评?”后来我想,这是师父安排的一个细节,让领导有压力,对我做出一个正面选择,好有美好的未来。如果这件事被人告发了,领导也跟着沾腥味。

其实,领导也担心我妻子闹腾,就在参评的前几天,我妻子到单位找领导,撒了一通野:“你们把他当驴使,活不少干,好事没他的,这次要评不上,我把行李拿到你们领导办公室里,他别回家了,你们太欺负人了。”事后我想,没有偶然的事,这个过程也许是安排的,用这种形式给领导心里添点码。

几经反复,最后,评委小组作出决定:我被评上了,求我让名额的同事下去了。

考验还在继续

事情到此并不是终结,这只是第一关,还得上报,上级还有两关,每一关得复评,如果复评通不过,照样抹下来,每年都有被抹下来的例子。

按着评过人的经验,这时候最忙:通过各种关系,赶紧给上面打点,有人的托人关系;没人的就送礼,层层都得打点,一般工作人员送多少?科长多少?都有价码的。

单位领导见我没动静,就催我:“还不抓紧?好不容易评上,别被扒拉下来了。”

亲戚催我赶快行动:“缺钱吱声,别人送多少咱送多少,不差这一点。”

妻子本来是很爱钱的,这回特大方,说:“该送多少咱送,多少钱都拿。”

有个同学在机关,打电话说:“这事你可别忽略,我认识上面评委人,给你通融通融,再告诉你数。”

这些话,每一句话都是对我信师信法的考验,究竟信哪头?说是信师信法,信的里面有多大水分?这个考验我感觉不亚于放下生死。在我心里有点犹豫时,师父点化我:上香时,忽然看到打火机上有醒目的两个字:“神达!”我是个细心人,尤其买供佛的东西,图文一定要好的,可我买时没见过上面有文字啊!我心里一亮,是师父鼓励我要信师信法:职称能晋上,神达(神呐),神能给人送礼吗?

在我用手机时,手机上出现神奇的一句话:“永远相信美好的事情即将发生!”以前怎么从没看到?真的神哎!

这时候,帮我发正念的同修给我打电话,他说:“我做了一个梦:说你去加拿大了。”我说:“什么意思?”他说:“加拿大,家里拿来一个大的。你肯定能评上的,等好信吧。”

几个评委,全是绿灯

参评人最担心的是最后一道关口:市级评委考核打分。考核的开头要有一段演讲,之后是业务素质答辩,每个评委都是独立打分,最后看综合,谁的分低就拿下去。

为了这个演讲,我准备了好几天,从网上下载不少演讲范例。可是,我越背越记不住。同事说:“你业务能力挺强呀?怎么突然变的不会说话了呢?”

向内找,我一下子看到了许多人心:面子心,利益心,怕讲砸了评不上丢人,怕没送礼被卡下来。人心这么多,智慧怎么能发挥出来呢?这时有另一个同修来帮助我。

那天,同修很自然的找我问:“最后一关准备咋样了?”我说了自己的困惑。同修说:“这个应该很简单呀?你怎么弄的那么复杂和累呢?”同修根据我的业务要求,帮我选了几篇演讲文,其中有一篇文章,我上学时学过。同修给我作了演讲示范。同修说:“你演讲时,语气要慢,表现出大法弟子的端庄、正气、沉稳和大善。”

当时我很惊讶,我说:“你是外行,怎么演讲的这么好?文辞简练,话语动人,很深刻,听一遍就能记住,真是大智慧呀。”同修说:“我没有人心,也没有压力,心里轻松,自然智慧就出来了。”我又说:“评委能那么巧让我演讲这篇文章吗?”同修说:“你可以发出一念:就演讲这篇文章,求师父加持,你是主角,你说了算。”

考评那天,我抽签时,正好是那篇文章,我很惊奇,师父真是时时刻刻在帮我,我不慌不忙走上前,站在评委面前,开始演讲,我说:“三十年前,我读过一篇文章,文章的内容,我至今记忆犹新,历历在目……”我刚说了几句,一个评委说:“你停一停。”她看着我,目光有些疑惑,问我:“三十年前你看过的文章,你今年多大年龄了?”我说了自己的岁数。她想了想,说:“你为什么现在才参加评高职呢?”我说:“不怕你们笑话,开始评高职时,单位老同事多,我没参评,把机会让给了他们。后来我参评时,条件高了,需要的证件也多了,当我准备差不多想参评时,单位一个老同事说他要退休了,让我让给他。我想,如果不让,他这辈子就没机会了,就让了。再后来,又有几次评高职称的机会,又有同事让我让,让来让去,我也岁数大了,再让的话,我也该退休了。”

几个评委看着我,脸上露出钦佩的表情,他们沉默了一会儿,一个评委感慨的说:“这哪是我们给你打分呀?分明是你给我们上了一课啊。”几个评委,全是绿灯。

一个月后,领导正式告诉我:“你的高职晋上了。”

我很清楚,我的高职是师父给的,就连我演讲的内容,都是师父安排好的,因为,如果没有这个开头,就没有评委后面的问话,也不会有这个结果 。

结语

师父说:“由于弟子们认识上的差异,有一部份弟子总是从一个极端转到另一个极端”[1]。

其实在十多年前我就应该晋上高职了,为什么现在才晋上呢?就是因为,以前每次晋职称时,我觉的自己是大法弟子,不跟别人争,要淡泊名利,让别人晋吧,人的东西有什么争的?这种想法表面好像没错,其实是极端,被旧势力抓住理了:既然你不想晋,那就没你份。它们利用心术不好人钻我善心的空子,每次晋职不仅排挤我,让我一次次失去机会。当我人心出来时,旧势力又以去掉我人心为借口,加重砝码,不仅造成了经济迫害和家庭魔难,还让周围众生对我有看法,对大法有异议,这不是毁众生呀?

我可以淡泊名利,但是不等于我没有名利;我可以不为蝇头小利去争去斗,但是也要维护大法的威严,维护大法弟子的尊严。我们做好了,众生就会转变对大法弟子和大法的看法,也是圆容大法在人中的表现。

写出这件事,意在证实大法的伟大和师父的洪大慈悲。在正法的最后时刻,弟子一定要学好法,精進再精進,做好三件事,多救人,圆满随师还。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取中〉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