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师父的话 修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四日】刚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时,我只有十二岁。在过去的二十多年中,我都是处于独自修炼的状态,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大法后,我在外工作,也没有联系到当地同修。

二零零六年到二零零八年两年时间,我和一年轻同修,都是八零后的女青年,在南方某座城市工作,那两年住一块。那两年虽然每天我俩都一起学法炼功发正念,但却经常为观点不同而发生争执,很少去看自己,彼此工作能力都比较强,听不了不同意见,各执己见,把做事当成了修炼,常利用双休时间带上几百份资料去散发。现在回想,那时那么大的漏还轰轰烈烈的做事却没出事,其实一直都是师父保护着。

在大法中修炼二十余年,直到最近才明白何为修炼,怎么样去修自己。修自己,真的不是一句口号,也不是用来修理别人,而是要听师父的话,一定一定要真正的修一修自己。

其实修炼真的很美妙,不论是亲身经历和看到的任何摩擦和矛盾,你都向内找自己,你就会发现修炼中的美妙,当自己找到要修去的人心,并无条件的坚定的修去它时,心情真的很愉悦,因为那时你会真真切切的感受到提高上来的轻松。

今年,因为当地一同修被绑架,营救工作需要配合,我从外地来到当地,接触上了好几位同修,在营救过程中,在和同修的配合中,看到了自己修炼的不足,发现了还有很多很多需要修去的人心,那顽固的人心怕碰、怕痛,但我始终还是明白,带着任何一颗人心都不会圆满。

最近有一件事,对我的触动很大,感觉师父时刻都在身边,只要向内找,没有一件事不能化解的。事情是这样的:

参与营救的同修中有两位同修A、B,多年来一直配合做着一个项目,最近他俩去了外地,回来后就把他们多年来一直不公开的项目告诉了另一位同修C,然后又急着让C把他们做的项目发到明慧网上,而且还让C写封信给明慧,让明慧登在周刊上。C在制作的过程中需要用到设计软件,有些操作不懂,就问了我,无意中我也知道了这个项目。我一看同修A、B做的东西,不是很成熟,觉的有很多地方可以做得更好,所以就跟C讲了自己的一些看法,让C转告他俩我的意思,然后看看需不需要改進,如果觉的不需要直接就把他们的发往明慧。C听了我的意见,也觉的确实有很多地方可以做得更好。

C二话没说就拿着东西过去了,十分钟后我也去了。当我去到他们呆的那方,老远的就听到他俩的声音,他们不是在讨论,而且是争吵。我到后敲了很久的门,他们一直在里大声说话,迟迟没开门。我知道旧势力抓住了大家的人心,不断的放大,加强,不断的强加给大家一些坏的思想:都觉的自己的是好的,没有错。

许久,C才给我开了门,我就看到A边收拾东西边和B说:“我们走”,还对C大声说:“把我们的文件和资料都拿过来,不需要你发了,我们自己去外面发”。又看到C无奈的表情,对A说:“你也不用那样,我只是提意见,并没有说不帮你发。也并不是真的想修改你的东西。”这个时候,我看到A好像都听不進去任何话。这场面感觉好像以后都互不相干,你走你的路,我过我的桥,气势汹汹。我知道旧势力在另外空间偷笑,我马上求师父:“请求师父加持弟子,一定要慈悲对待,一定要善,不管我有错没错,都是我的错,肯定是我做错了。”当时虽然我并没有及时找到自己错了什么,但我一定要向内找,一定有我修的地方,所以就在心里首先认定是自己的错。就这么轻轻的向内找了一下,事情就发生了变化。我感觉到气氛马上就缓和了下来,感觉A的气消了大半(过后C跟我说,怎么A一下就变了个人似的。后来再也感觉不到A当时的那种强势了)。

我和A解释到都是我的意思,跟A、B表明,其实我是做设计的,知道这个东西可以做得更好。虽然我知道A、B还是执意他们的东西更好,但那个时候,我已经没有了急着想要表达自己如何如何能做得更好的强烈欲望。

在A的解释中,我了解到了A和B这几年真的不容易,凭着不怕吃苦的热情,一步步慢慢的摸索到了这个方案,在这几年中不断的修改、实践才有了今天的这个成果。当我站在对方的角度着想时,接着师父又让我明白了一个法的另一层涵义,关于同修之间争执谁的方法好,神是如何对待的。谁的方法好真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这个过程中,你是如何配合别人的,如何放下自己的。当自己急于表达自己的想法时,要看看那时是在证实法还是在证实自己,背后有没有显示和证实自己如何的能干,如何的能行?

当天晚上,C和我又说起这事,C说:“我觉的自己还挺冤的,好像他们做的东西怎么样,还有你想做得怎么样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我说:“同修,你错了,不管什么事情,被你看到,听到真的都有自己要修的东西,如果没有,是绝对不会让你遇上的。”C想了想说:“是的,肯定是的。”后来又不解的说:“那到底要我修什么呢?”我急了,马上怨恨心就上来,但这个时候我马上就抓住了它,分清它不是我。我告诉自己,不管看到对方如何的表现都不要动气,可以善意的解释但不能执著。我对C笑了笑:“其实,我觉的不管关不关你的事,让我们碰上了,我们还是不要错过师父给我们提高的机会。”C嗯了一声说:“其实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自己不守时,真的没有做到及时,因为A、B的东西很早就给我了,但我这么多天都没有及时帮他们发往明慧,不管主观还是客观原因都是借口吧。”我听到后,知道师父借C的嘴点化我,我也有不守时的时候,不表现在这个地方,我的不守时表现在,有时没按时整点发正念,没有按时炼功。同修真的是自己的一面镜子。那么既然是一面镜子,我就再往深找,看看白天几个同修发生的那件事,有没有我要修的更多人心。

夜深时,我不断的挖,挖出了很多人心,真的吃了一惊:

看到A有不让人说的心,其实是因为我有不让人说的心。比如有同修建议我在哄小孩睡觉时读法给孩子听,我听到后虽然没有跳起来,但我马上就辩解到,每个人的情况不同,其实就是有不让人说的心才辩解,不想听。

听到A说他们在这三年中怎么辛苦的做那个项目,花费很多心血,有证实自己的心,其实是表现给我看的,是因为我有证实自己的心,有意无意的跟同修说,这次营救就当是快递费都用了上千,而且还在C面前说那个过程,很顺利时就沾沾自喜,意思是自己正念足才做得这么顺利,其实是贪天之功;不顺利时就诉苦,不吃不喝的这个辛苦那个辛苦,其实就是证实自己如何的付出。其实,无论做了什么都是作为一个大法粒子应该去做的,不用显示,也不用告诉别人,师父都知道。

听到A说这个项目不想让第三个人知道时,心想:不就是这么一个项目嘛,有什么的,感觉他就是怕心。反过来看自己时,其实不就是妒嫉之心吗?而且照照自己,怕心不也经常会有吗?经常提醒一同修不要在其他同修面前说有我这个人存在(因当地没有几个同修知道我,所以在营救过程中不想让别人知道有我参与),其实这不也是怕心吗?当地没有几个同修知道我,执法机关也都根本不知道我,其实我与被迫害的家属去要人是最合适的人选,但我却迟迟的迈不出那一步,总是以孩子小需要照顾为由。不过最终我还是突破了,和被迫害同修家属走進执法机关大门的那一步,我觉的那个怕什么都不是。放下执著,放下生死,那个怕就真的远离了我。

这一整宿无法入睡,心都怦怦的跳。修炼这么多年,还有这么多顽固的人心没修去,对不起师父也对不起自己,又有些苦恼,怎么发现这些心这么迟,又感觉自己根本都不算是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不管怎么样,我告诫自己,以后无论碰上什么矛盾和摩擦,我都一定要记得看看别人存在的问题,修自己。因为别人真的不一定有那个心,是要演绎给我看,让我发现人心去掉它的。师尊说:“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1]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