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黑道混混到堂堂正正的大法徒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四日】这么多年一直不好意思写修炼体会,觉的自己的过去简直不堪回首。看到网上同修的交流文章,得法前有蹲过监狱的,有吸过毒的,才给了我信心把自己的经历写出来。证实大法的伟大,同时也向师尊交一份答卷。

我是九七年得法的一名老弟子。得法之前,我是个黑道混子,抽烟喝酒,打架斗殴,谁斜眼瞥我一下,我就能上去给他两刀;谁得罪了我,把人一把勒过来,拿烟头烫别人脖子。多年的无知争斗中让我患上了神经衰弱、肠炎、胃病、头痛,吃遍中药、西药也不见好,看遍中西医也没见效,感到生活的无望,甚至一度有过轻生念头。

我从小水性好,擅长游泳。修炼前,我曾救过三条人命。人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可能因此种下了得法修佛的机缘。

九七年四月,气候回暖,我去公园散步,看到一群人正在练气功,正好有个熟人,我就问他:你们在干啥呢?他说,我们在炼法轮功,这是高层次的功法,祛病健身效果最好。我问,我也能炼吗?他说可以,并赠送了我一本《转法轮》。我拿家去拜读,看了一整晚,第二天我就去炼功点学习动作。

第一次抱轮的时候,感到全身法轮在转,冲灌的时候,充满了能量,转动法轮时肚子里咕噜咕噜直转,我知道师父管我了,在给我净化身体。我坚持炼功,三个月后,所有症状不翼而飞,于是我更加充满了信心,下决心一定好好修。

四套功法学会后,接下来就是第五套功法打坐。一天我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从来没盘过腿的我,一下子把腿扳了上去,疼得我汗流浃背,半年后,我就突破了打坐关,能盘一个小时了。一天早上五点,我穿着白鞋,跑着去公园炼功,跑着跑着,双脚突然离开了地面,整个人飘了起来,脚不着地跑了二、三十米,大脑一片空白,但感觉舒服极了。到炼功点跟同修交流,原来这正是师父在《转法轮》里讲的大周天通了。

一次当地同修组织观看师父的大连讲法录像,我一看到慈眉善目的师父,听师父讲的这么好,竟流下了眼泪。我以前是个铁石心肠的人,没有眼泪,也不懂什么叫哭。得法一年后,我的身体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知道修炼,不仅要炼,更要修,我就琢磨着要好好修自己的心性,可是怎么修呢?就先从做好人做起吧。

一天下楼,看到楼下有个醉汉吐了一地,很恶心,我也不想碰。转念一想,我现在修法轮功了,师父给我无条件净化身体,不就要我一颗善心吗?另外,这不是修心性的好机会吗?于是我动手把它清理干净了。以前我属于当地恶霸,每当我下楼的时候,邻居看到我都吓得够呛,赶紧把门关起来。现在,他们都感到奇怪,我怎么变了呢?这是大法改变了我。事情过去了这么多年,我仍记忆犹新,这算我修炼后做的第一件好事吧!

我在国内当时经营一家饭店,一天早晨我去上货。买了几块钱的肉,货主找了我九十多块。我一看,立马告诉她钱找错了,她说“是吗,你给了我多少钱?”我说我给了十块,你当成一百了。货主是位中年妇女,一下感动地哭了起来,说:我一天都挣不了这么多钱,太感谢你了!这么着吧,肉钱我不收你的了,赠送给你,现在上哪去找你这样的好人呢?我说不行,肉钱我也不能要你的。我是炼法轮功的,我们师父要我们做一个好人。我要不学法轮功,这钱我是不可能给你的。

我店里有一台索尼电视机,两千多块钱买的。一天突然進来一个老人,莫名其妙地问我,你这电视还要吗?送给我吧。我听后一想,这绝对不是偶然的。我现在是修大法了。可是以前自己作恶太多,业力太大,这可能就是来还债的。我对他说,那你就拿走吧,结果我就免费把电视机送给他了。这在以前,唯利是图的我是绝对做不到的。

一天上午我在家里打坐,我妻子突然走过来踢我,骂道:就知道炼功,也不去饭店干活了。我想:我修炼之前,经常打她骂她,甚至冬天里大半夜把她拖到雪地里,我欠她的太多。现在该到我还债了。明白法理后,我自然而然地就做到师父要求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1]了。我面带微笑地告诉她,炼完功,我就去饭店帮忙。我要不修炼,她也不敢踢我,否则大嘴巴子我早就扇过去了。今天修大法了,我这暴躁的脾气也没了。

一次我骑摩托车出去办事,正在街道的急转弯处突然驶出一辆解放牌大货车,我的摩托车一下就栽進大货车的车厢下,大货车也急刹,摩托车正好顶在大货车的车轱辘上停住了。我一下把摩托车拉出来,走过去跟司机道歉,我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结果司机吓愣了,我推着车就走了。我感谢师父救了我一命,过后想想当时的情形真的很可怕。

得法两年后,突然有一天接到通知,我的出国签证下来了,修炼前我就报了名办理出国手续。现在得法了,我觉的法好,不想出国了。跟同修交流,同修告诉我这也许就是师父的安排吧。于是在一九九九年迫害之前,我来到了国外。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到一家中国服装厂烫衣服。老板脾气很暴躁,我每天工作十五小时,还经常被他打骂、被他欺负。在国内的时候,我本身就是混黑道的,从没看过别人脸色。现在修炼了,作为一名大法弟子,我都忍了。有一天,我身体消业,老板当我面骂我,骂得很难听,我心里明白他在给我德呢,修炼人不就要这个德吗?结果他骂完之后,老板突然感冒了,我好了。

一天老板让我往墙上钉铁架子,每隔一米,地上摆满了铁架子,铁架子上面是三角铁,很锋利。我踩着梯子在墙上打眼,由于穿着拖鞋,我脚下一滑突然从梯子上跌下来,正好落在两根三角铁之间。我知道是师父再一次救了弟子的命。我跪在地上,双手合十,眼泪流了下来,我暗下决心,一定要修好自己,不辜负师父的救度。

我的工作体制是多劳多得,工资跟烫的衣服件数成比例,我按真善忍标准衡量自己,从来不弄虚作假。有一天,一个员工找老板告状,给我造谣说我多计了烫的衣服数,结果老板月末亲自检查所有的员工烫的衣服总数,说我不但没多计,还少了两件,反而是告我状的那个人多计了七、八件。最后老板把所有的烫工全辞退了,就留我一个人。我兢兢业业地干活,得到老板的赏识。

国外一朋友向我借了几百块钱,七年后才提起还钱,我对他说算了吧,送给你了。还有别的几个人也借了不少钱,到现在也没还我,我也不要了。我悟到,这都是我以前欠的债,我不能去要。以前我在国内混黑道的时候,我总是管别人要钱,给我准备个几千块钱月底送给我,没有敢不给我的。我现在修炼了,以前欠的债都得还。当别人向我借钱的时候,我总是很乐意的把钱借给别人。

我只身一人来到国外,色欲关也是很大的一关。一次我去剪头,坐在内间的椅子上。突然间冒出来两个年轻的小姑娘问我:大哥,要按摩吗?我说千万别,我的孩子都比你们大。你们也是被社会所逼,否则不会干这种事的。但你们想过你们的父母没有,找点别的活干吧,别让他们担心。其实我以前色欲心挺强的,学大法后,我永远记得师父在《转法轮》里说的“我们从常人开始修炼,走的第一步就是这么一关,人人都会遇的到。”[2]所以色欲这个关是我必须过的关。

二零一二年,我有幸去美国参加法会,聆听师尊二十年法会讲法。第一次参加法会,我特别激动,因为在此之前,我从未亲眼见过师父。由于参加法会的人数太多,我被分到了分会场。很多在分会场的学员都很沮丧,因为只能通过大屏幕聆听师父讲法。但是我没有沮丧,也没有抱怨,反而安慰身边的同修。

法会休息期间,大厅有个出售大法资料的地方,我过去转一转。突然看到一尊师父的雕像,巨大无比,直通屋顶,冲我微笑,我抬着头仰望师尊。我想真好,今天举办法会,主办方还摆了这么一尊师父的法像。等我转了一圈,回来再一看大法像,竟然没了,我百思不得其解,这么大的法像,要想搬走,也得不少功夫,怎么这么快就不见了?回来后,我把这事告诉了同修,同修告诉我,我看到的是师父的大法身,我一下恍然大悟,我体会到了“无求而自得”[1]。感谢师尊的鼓励!

我下决心做好“三件事”。周末我开车去周围的城镇讲真相,去中国店给老板做三退,去中国货行发报纸。所有洪法、讲真相、征签活动我都积极参加。我还在自己的小城镇成立了炼功点,在自己家里成立了一个学法小组。

四年前,神韵开始在我们城市演出,我有幸年年参与了神韵的推票。我跟同修组成二人小组,去街上发神韵传单。发了几年后,很多店里的老板都认识我了,说你又来了,我说是神韵又来了,每年都不一样,今年更好看了。

买了房子后,我把师父的法像高悬在客厅里,每天起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拜师父。感谢师父把我从一个业力满身的常人改变成一个走在神的路上的修炼者。我要走好以后的路,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