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如磐石 九年冤狱中反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日】在中共对法轮功至今长达十八年多的迫害中,我被非法关押九年。在狱中,我一直不穿囚服,不戴有犯人标志的胸牌,不出工,不转化,最终我堂堂正正走出监狱。我觉的这是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做到的。

一九九四年四月二十九日,我有幸参加了师父在长春第一次讲法班,聆听师父讲法;我们和师父在一起合影留念。后来我又参加了师父在大连和哈尔滨两期讲法班。我跟了师父三个班,天天和师父在一起的那二十多天的日子里,我感到无比幸福,师父慈祥的面容,令我感到无法形容的亲切,我的整个人全然溶在了法轮大法的法光之中。我快乐极了!

九九年江魔头一手发动了对法轮大法的疯狂迫害,媒体的弥天大谎铺天盖地,法轮功学员成了中共的打击对像,整个中华民族笼罩在阴霾之中。法轮功教人向善、让人道德回升,是一部高德大法;法轮功学员按“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我和同修们一起很快溶入了伟大的正法洪流之中,向被中共谎言毒害的世人揭穿谎言,讲清真相。

我因坚修大法,传递大法真相资料,被绑架、非法判刑九年。警察绑架我时,我一直喊“法轮大法好!”到派出所后,面对警察的严刑拷打,我不配合,就喊“法轮大法好!”把我送到市局刑警队,关铁笼子里,又上大挂来回悠,用胶皮棍毒打。面对种种酷刑,我就喊“法轮大法好!”被关的五、六天中,天天遭酷刑折磨,天天喊“法轮大法好”!几天后,我又被关進看守所。到那里我就开始炼功,狱警给我定位(给四肢分开铐在铁床上动弹不了),一旦给我解开,我还是炼功,每天都在背《论语》、《洪吟》,炼功、发正念。

我被送進监狱后,不穿囚服,不戴犯人胸牌,我依然炼功,因为我非常清楚,自己修大法没有错,炼法轮功没有罪。监狱主管迫害法轮功的一个处长找我谈话:“整个监狱三十多法轮功(学员),只有你敢炼功(其实,还有一个我熟悉的同修也在炼功。我知道他是在骗我),让你尝尝无产阶级专政机关的厉害。”我没有被吓倒,我还是炼。

警察把我调到直属监区,一路上我就高喊“法轮大法好!”和我同行的两个警察,其中一个主管迫害法轮功的警察,我一喊他就哆嗦,我喊一声“法轮大法好!”他就哆嗦,可见他背后的邪恶真是吓破了胆。我被关禁闭。从禁闭出来后,我被调到集体队,这个队全是法轮功学员。一天,大家整整齐齐的刚盘上腿,还没等炼上功,警察就说我们炼功了,黑压压上来一大群打手,拿着木棍对我们是一顿暴打,棍子都被打折了几截。而神奇的是大家都没感觉疼,都明白是大法的威力,也是师父保护了大家。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无论邪恶怎么折腾,面对暴戾、关禁闭,我和一位同修不惧不怕,没有倒下,一直不配合邪恶。邪恶真是没有招。五年后,把我俩换到另一个监狱。送我们那天,我们不穿囚服,警察们强行给我们套上,怕我们脱掉,马上给我们紧紧的戴上手铐。

我们被送進了千里之外的一个监狱。我被非法关押在一监区,因为我不穿囚服,不出工,不配合他们,被关禁闭,途中我一声接一声放声高喊“法轮大法好!”震慑着黑窝里的大量邪恶。顿时我感觉天清体透,仿佛自己没在监狱,置身在美好的另一个空间。到了禁闭室,我还是不配合,一群在押犯人在警察的指派下,七手八脚把我打倒在地,打完后,按着我坐在老虎凳上,当我最痛苦的时候,我好像進入了另外时间场,很快就是第二天了。我知道这是大法显神奇。

在老虎凳上,警察问我为啥不穿囚服,为啥不出工,为啥不配合他们,我告诉他:“我没罪,应该无条件释放我。”第四天监区大队长来了,我和他提出条件:“我出工时,警察单独接送,到劳动现场我就是休息。”他上报监狱长,监狱长来找我谈话,他一再向我保证,答应我的要求,绝不反悔。第五天,两名值班警察早晨给我接到劳动现场,到那里我不干活,我就是背法,发正念。晚上收工时值班警察把我送回监室。

四个月过后,监狱长没有兑现他对我的承诺,值班警察不接送我了,让我随着集体出工。我又开始高喊“法轮大法好!”我便绝食。第四天给我灌食,怎么插管也插不進去,警察叫几个在押犯人给我抬到医院强行打点滴。打点滴时,我给值班警察讲大法真相,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已经洪传世界。我身体恢复后,监狱恢复原状,值班警察又开始天天接送我往返劳动场地,我还是照样休息。一个和我在一起被关禁闭的犯人,他知道我总喊“法轮大法好!”他佩服我不穿囚服,他每次看见我,总是很尊重的用“法轮大法好”和我打招呼。我真为他这个生命得救而高兴。

一次上头要来检查,警察为了让我戴牌,强制我照相(因为牌上需要本人照片)。我不照,不断高呼“法轮大法好!”那天很巧,整个监区的在押人员没有出工,几百号人都听到了“法轮大法好!”警察让犯人拖我,犯人们都不干。警察只能自己动手,我坚决不配合,最后没有照成。

还有一件事情令我难忘。监区里有一个安徽的在押人员,我就想给他讲真相,做“三退”。那天监室里的人都出工走了,我没出工,他监室里的人也只有他没出工,机会来了,我就给他讲,他很爽快的答应退出少先队。刚做完“三退”,管劳动的犯人头就来找他出工。从此以后,警察一有风吹草动,他就主动保护大法弟子。

监狱要求所有在押人员出工劳动,我正告他们我没罪,我不干活。他们叫犯人们抬我,我就连续高呼“法轮大法好!”“三退保平安!”我铿锵的声音销毁了监狱另外空间的大量邪恶,终于他们不敢动我,警察几乎是在求我:“你别喊了。”为不出工,还允许我随便炼功。我便开始炼功。

警察给我调到了另一个监区,我到那里还是公开炼功,我坚持不断发正念,有时一天能发十八、九次,我感觉能量非常强,浑身有使不完的劲,灭掉了这里另外空间的许多邪恶,状态很好,特别舒服,一点不累。每天清晨起来,四点钟~五点钟我炼静功;五点钟~六点钟我炼动功;六点钟我立掌发正念。犯人们问警察他怎么大张旗鼓的炼功,警察说:“大队长让他随便炼。”因为他们就害怕我喊“法轮大法好”!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