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评》编辑部: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五)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九日】

《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中国篇》第三章 暴力杀戮 恶贯穹宇(下)

目录
4. 破坏自然
5. 毁灭文化
6. 邪恶之最
1)迫害法轮功
2)活摘法轮大法修炼者器官
结语

* * * * *

4. 破坏自然

神不只是造就了人类,也为人类安排了生存的自然环境。特别是在中土神州,博大精深的传统文化及其通天的内涵,也体现在自然环境中,这正是传统文化中天人合一的具体体现。名山大河中其实都有山神、河神维系着人类生存的自然环境。

中国作为神选定的“中心之国”,其山川河流对整个地球生态的影响巨大而深远。在中国文化中,地理风水的影响和作用实际上超越肉眼可见的空间。从高层次上看,在全球水循环体系中,中心之国也是全球淡水水脉的发源地,这里的淡水污染会波及全世界的水源。因此中国环境的破坏,可能造成世界范围的生态走向崩溃。由此我们不难理解为什么共产邪灵处心积虑,必欲毁坏中国的自然环境。

中原皇朝的历代圣皇明君都定时祭祀天神及山川江河之神,谦恭感恩,正常享用自然环境所赐予人类的生活所需。数千年来,信天敬神的中华子民一直和自然环境和谐相处。而共产邪灵夺取政权之后,同样是利用暴力加欺骗挟持世人不信天人合一的理念,破坏神赐予的自然环境,鼓励人们战天斗地,发挥人性中恶的一面,为了赚钱肆意破坏自然环境,使人变得狂妄自大,全无对自然环境的敬畏之心。

古人需要柴禾、建造房舍、采伐森林时,总要保护尚未成材之树,绝不乱伐。中共建政后,则普遍采用毁灭式、破坏性的采伐手段,为眼前利益不顾后果地毁坏森林资源。如长白山地区砍伐森林时,不成材的照样砍倒,即使是只有一寸粗的小树也不能幸免,被砍倒用作扫帚把。很多地区整片整片的森林被“剃头”一样毁掉,植被消亡,水土流失,其结果当然是各种灾害接踵而来,或曰“天惩”,而中共培养出来的无神论者对此自然不会承认。

宇宙、地球、人类整个环境是循环的。人在生命轮回中,当道德高尚时,没有多少业力,轮回转生后对自然环境也没有多少坏的影响。但当人们业力积攒越来越多时,也终会将业力带到生存环境中,影响周围的一切,沙漠化就是恶果之一。

中共建政以来,人们道德迅速下滑,业力剧增,无度地挥霍、浪费自然资源,毁坏自然环境,中国大好河山疮痍满目,沙漠面积急剧增大。50年代至70年代,中国每年有1560平方公里的土地被沙漠吞噬,70年代至80年代,扩大为2100平方公里,90年代,达到2460平方公里,到21世纪已超过3000平方公里。内蒙古历史上曾经有五大草原让世人称道,如今有三个已经基本消失。乌兰察布草原、科尔沁草原和鄂尔多斯草原,三大草原的大面积退化沙化,只用了20年。河北怀来县人称“天漠”的飞来沙漠现在离北京仅70公里,北京或许就将是下一个消失在沙漠中的楼兰古城。

中共任意乱砍滥伐,堵河填海,与天斗、与地斗,已然破坏了神为人生存所创造的环境。各种灾害越来越多,江河泛滥、雾霾毒人、沙尘滚滚;干旱断水、工业污染、地脉水脉被断、极端气候频繁出现,屡创纪录;更有诸多可怕奇怪的疾病夺走世人生命,真可谓触目惊心。

5. 毁灭文化

从暴力杀戮精英阶层、暴力摧毁人类赖以生存的精神、物质环境,到暴力毁灭人之所以为人之传统文化,都是共产邪灵有计划、有步骤地毁灭人类的安排。

1)毁物质载体

文化大革命开始后,“破四旧”的邪火烧遍中华大地。寺院、道观、佛像和名胜古迹、字画、古玩破坏殆尽。

王羲之写下流传千古的《兰亭集序》的兰亭不但被毁,连王羲之本人的坟墓也被毁掉,吴承恩的江苏故居被砸,吴敬梓的安徽故居被砸,苏东坡亲笔书写的《醉翁亭记》石碑被“革命小将”推倒,石碑上的字被刮去……这些中华文化之精华经过数千年的承传积淀,一旦毁去即无法还原。

北京城建于大元朝,元世祖忽必烈让丞相刘秉忠按天宫布局,取乾坤之象建成。整个北京城浸透了儒、道、佛之思想与文化,大都城门和大殿名称多出自于周易乾坤之象,庙宇、寺院、殿堂皆按天象安排所建。

北京有名的四合院,大院套小院,不光别致,还有乾坤结构寓于其中,有些正房俨如庙堂。曲径通幽是对北京小巷最好的描述。穿过幽径进入四合院后,豁然开朗,别有洞天。如此精心打造的人间建筑瑰宝,将人们心中对神佛和上天的信仰、天人合一的传统理念与周围环境、建筑融为一体,实为绝世之作。但是绝大多数的四合院都在文化大革命破四旧及其后的所谓开发建设中毁掉。

文化大革命之前,北京尚有500余座古庙、殿堂、寺院,文化大革命破四旧之后,几乎全毁。所有这些,不止是毁坏了信徒们祷告、修炼的场所,古代天人合一的建筑,更把人们心中的正信、天人合一的传统正念一起毁掉。世人可能对此不以为然,觉得与我无关,其实共产邪灵无孔不入,从肉体消灭到思想污染,再到破坏正教修炼环境、场所,它斩断了中华文化、道德、信仰绵延几千年的传承。

中国几千个城镇,历史悠久,每个城镇都有城墙、庙宇、寺院,文化古迹处处皆是,挖地一尺,看到近代古迹,两尺、三尺、二十尺,历代古迹,数不胜数。

宇宙中,人世间,各种理论、信仰、文学艺术形式、建筑、风俗等等都有其人类空间的显现及另外空间存在的形式。一个人读一本书,做一件事,不算什么,当千千万万个人都在读同一本书,做同一件事,有同样所想,就会在另外空间形成巨大的物质场,并支持表面空间这件事,这个形式、建筑、风俗等。如果没有这个背后的场,这个空间的事物、建筑、形式等也就不会有多大能量。这也是为什么西方相信的十三日、星期五的组合不吉利,但其对东方社会则没有什么影响;而东方的风水宝地风俗等也对西方没有很大影响,因为其背后的场在另外社会中不够强大。

古庙、老城、寺院、古迹等经过千百年及千万人的同一信仰、关注,有其背后强大的物质因素,特别是正教的殿堂,开光后有觉者的加持,保佑一方生灵、民众。当这些器物、建筑被毁,其背后的场以至高级生命也无法继续存在。所以毁掉的不只是表面建筑、形式及其背后天人合一、加持人类空间正念、正信的正能量场,还有觉者离去而失掉的佑护。

同样道理,即使重建这些古迹、建筑,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建立强大的正能量场,请回高层觉者加持、佑护。近些年中共又大兴土木,重建寺庙、修复古迹,但为的是欺骗、赚钱、造假,或装门面,那结果只能是招来邪灵、烂鬼、负的能量场占据这些地方,给世人反而带来无穷祸害。

共产邪灵深知这些,所以它们要毁掉城市文化精英、乡村绅士阶层,败坏世人道德,同时毁掉寺庙、神传文化古迹、传统风俗、文学艺术形式、文物、字画、书籍、传统民居等传统文化的物质载体及精神支柱。

2)坏精神支柱

老子留下的五千言《道德经》,是道家修炼之经典,老子被奉为道家始祖。但文革中老子被批为虚伪,其《道德经》则被称为封建迷信。

孔子周游列国,讲述“仁、义、礼、智、信”及中庸之道,修订先皇治国理事、入世为人准则之六经,因此被后世称为“至圣先师”。文革中孔子被批,被称为孔老二,仁、义、礼、智、信,中庸等被暴力、斗争、造反有理代替。1966年,康生让北京造反派头头谭厚兰以中央文革小组的名义,率领红卫兵到曲阜,“造孔家店的反”,大肆破坏,烧毁古书,砸毁包括孔子墓碑在内的历代石碑近千座,捣毁孔庙,破坏孔府、孔林。更令人发指的是,他们还刨平孔子坟墓,掘开其他孔氏后代的坟墓,曝尸批判数日后,将其焚毁。

这已经不是简单毁坏典籍和文物的问题,因为这些典籍文物中承载着深厚的中华文化和传统价值。如果对传统文化有着丝毫的敬畏,这样的破坏都不会发生。这样的破坏如此暴烈、彻底,乃是中共已经将对传统文化的仇恨深深植入了“红卫兵”的心里。

中国古代曾发生过“三武一宗”灭佛事件,每个灭佛的皇帝或被人刺杀,或暴病而亡,信神者都知道那是灭佛的报应。后周世宗柴荣曾亲自拿大斧子砍大悲寺观音菩萨像的胸口,最后自己死于胸部疮口溃烂。那些在中共的煽动下毁佛毁道的年轻人,如不能忏悔赎罪,会有怎样悲惨的遭遇呢?

在这场狂飙突进的“破四旧”中,不知道多少人造下了会下地狱的罪业,这正是中共想要的结果。

6. 邪恶之最

1)迫害法轮功

文革后期,人们渴求身体健康,开始了健身锻练。古老的五禽戏、太极拳、易筋经等传统功法悄然兴起,很快掀起了气功热。1992年仲春,李洪志先生传出了以信仰“真、善、忍”为本的法轮功,又称法轮大法。大法至简至易,从祛病健身开始,仅短短几年,经口耳相传,就有上亿人入道得法,遍及中国,洪传全球。

法轮功归正人心,法轮功学员修心向善、努力净化自己、重回对神佛的信仰,被邪灵视为眼中钉;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法轮功的传播带动了整体社会上的信仰重建和道德升华,且“真、善、忍”的理念也包含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华。随着大法洪传,更多世人走进修炼,势必让人类走回正道,让江山重归清明。

中共邪灵的终极目的是通过毁灭文化、道德来阻断人得到创世主的救度,自然将法轮功视为第一大敌。

1999年7月,中共邪党前党魁江泽民迫不及待地发动了对法轮大法及其修炼者的全面迫害。大法善待所有众生,包括负面生命,也曾一再给它们机会,让它们放弃敌对,获得新生。但共产邪灵执意与大法及修炼者为敌,必然是自掘坟墓。

它动用所有媒体、公安、武警,造谣污蔑、逮捕、监禁大法修炼者。江泽民在部署迫害法轮功的中央工作会议上狂妄地宣称:“我就不信共产党战胜不了法轮功!”

如果没有共产党几十年的杀戮积累的恐怖和整人经验,迫害法轮功能这样就搞起来了吗?法轮功学员修心向善,身体健康,当时有上亿的法轮功学员,每个学员的亲朋好友加起来,那是多么巨大的一个群体。为什么说打压就能打压得了呢?江泽民下令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正是中共积累几十年的邪恶的总爆发。几十年的杀戮造成的恐怖环境,让中共不需要大规模公开的杀戮,也能把这场迫害搞起来。

共产邪灵有效地用经济手段捆绑自由国家,使其无法制止中共的迫害政策,同时隐蔽地实施暴力杀戮和迫害。难以计数的大法修炼者无辜被判刑、关押、残杀,甚至被活摘器官但却不被很多世人所知。很多世人在邪党多年高压、洗脑、杀戮中噤若寒蝉,变得麻木不仁,对迫害视而不见,甚至违心地顺从、参与迫害而不知自己已被捆绑走上毁灭之路。

我们想特别请读者注意并思考一个令人费解的现象:很多被关入拘留所、劳教所和监狱的大法弟子遇到过类似的要求,尤其在迫害的初期,也就是只要他们签下一纸不再修炼的“保证书”、“悔过书”和“揭批”法轮功,就立刻停止酷刑折磨,甚至有的直接释放回家。

这种现象的古怪之处在于,在过去中共历次政治运动中,被打击者即使低头认罪,也仍然继续受到批斗、关押、虐待乃至死刑,完全身不由己。而法轮功学员是否遭受酷刑甚至获得自由却似乎是自己可以决定的。难道中共变好了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对所有坚贞的法轮功修炼者,各种超越人类语言能够描述的极限的酷刑就被轮番使用。从酷刑的种类、程度和广泛性来说,中共的残忍邪恶没有丝毫的改变,甚至变得更坏;但只要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中共就似乎网开一面。这恰恰再次证明了中共的目的是为了真正的毁灭人。不是以毁灭人的肉体,而更是要毁灭人的灵魂,一方面出于邪灵对神佛的仇视,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法轮功的传播带动了整体社会上的信仰重建和道德升华,且“真、善、忍”的理念也包含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华。作为通过毁灭文化、道德和阻断人得到创世主救度为终极目的的中共邪灵来说,当然将法轮功视为第一大敌。

2)活摘法轮大法修炼者器官

共产邪灵集古今中外邪恶迫害手段之大成,更超出这一切手段之外,直至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用人类星球上从未有过的最邪恶手段迫害、虐杀法轮功学员。

在共产邪灵的眼中,法轮功修炼者坚定的信仰和无畏使它们过去很多得心应手、百试不爽的迫害手段失去作用。尤其对那些它们转化不了又无计可施的法轮功修炼者,活摘器官就成为了中共迫害的重要手段。其巨大经济利益不仅能维持迫害,还吸引全世界的人为了活命到中国进行器官移植,用钱买活体法轮大法修炼者的器官,其实也在帮助中共杀人害命。这同样也是邪恶所要的,即进一步达到毁灭全世界人的目的。

2006年7月7日,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与加拿大前资深国会议员大卫·乔高首次发布《血淋淋的器官摘取:关于指控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调查报告》(Bloody Harvest, The killing of Falun Gong for Their Organs)。该报告以18种证据证明,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犯罪是真实存在的,并称之为“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经国际调查员通力合作,2016年6月《“血腥的活摘器官”及“大屠杀”更新调查报告》发表。该报告以680页的篇幅、近2400条参考资料,揭示了中共活摘器官犯罪的真实性质和骇人听闻的规模。

2016年6月13日,根据所有这些调查、取证,美国国会众议院一致通过343号决议案,谴责中共强摘法轮功学员等良心犯器官,要求对中共器官移植滥用问题进行可信、透明和独立的调查。自由世界终于开始认识到了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大法及其信徒们的邪恶程度。

结语

在过去一百年中,共产主义在世界范围内害死了超过一亿人。在苏俄、在柏林墙下有多少冤魂仍在游荡,得不到超度;其它共产政权在苏俄及中共支持下杀害了多少本国人民!柬埔寨那么小的一个国家,却有几百万人民被波尔布特共产政权虐杀,万人坑里的累累白骨记载着共产红魔的杀戮恶行。最近的朝鲜共产极权党魁更在光天化日下,虐杀包括自己亲人家属在内的党内及普通世人,还以核大战来威胁世界。共产主义的历史就是一部部的杀人史,每一页都染着世人的血迹、都记载着共产邪灵百年来一路暴力嗜杀的恶行。

本章梳理中共充斥着暴力杀人和毁灭文化的历史,并不只是揭露这些屠杀和破坏本身,更要说明这两种手段都是共产邪灵用以毁灭人类的手段。同时揭露世人看的到的表面后果和世人暂时还看不到的可怕结局。

在这传统文化被毁、道德败坏的大潮中,很多世人随波逐流,已经失去了最后能听懂神的教诲的能力,面临着彻底被毁的结局。但有多少世人意识到大劫在即?

中共邪恶罔顾神的慈悲,一意孤行,已然走到了邪恶至极的最后一步。善恶终将有报,邪不胜正是宇宙间永恒的真理。对世人来说,保持纯真、善良本性,坚守神为人类定下的道德规范、思想品行,从新走回传统之路才是世人能走过生死大劫的保障。

(原载大纪元)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