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晓艳再次被劫至哈尔滨女子监狱(图) 【明慧网】

姜晓艳再次被劫至哈尔滨女子监狱(图)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明慧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哈尔滨市双城区法轮功学员姜晓艳二零一七年十月九日刚刚从远道的父亲家中回到双城,就被双城区国保警察非法抓捕,秘密关押约十天左右;十一月二十多日(具体时间不详)再被劫持到哈市女监继续迫害。目前姜晓艳的身体状况堪忧。

'姜晓艳(2017年2月家中拍照)'
姜晓艳(2017年2月家中拍照)

姜晓艳女士,五十六岁,家住哈尔滨市双城区,一九九九年前开始修炼法轮功。她原本患有直肠癌,病势危重;修炼后,按真、善、忍的修炼原则严格要求自己,癌症不治而愈。十几年来,没吃过一粒药,没打过一次针。修炼使她得到了一个身心健康的体魄,众多亲友都为她感到高兴。

被折磨生命垂危、扔给家人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三日,哈尔滨、双城公安警察联手绑架了五十六名法轮功学员,其中三十六人被非法劳教,六人被非法起诉判刑。姜晓艳是在看望同修孩子时被非法抓捕构陷。警察入室抓人,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情况下,对姜晓艳非法判重刑十四年。

中共酷刑示意图:双手反背铐在椅子上
中共酷刑示意图:双手反背铐在椅子上

姜晓艳被劫持到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期间,遭到了省厅等警察的刑讯逼供,被连续非法审问六天中,遭酷刑迫害五个半天。警察强制将姜晓艳反铐在审讯室的椅子上,姜晓艳人长的单薄瘦小,由于胳膊短,背在刑椅后面的两只手腕无法互接,几个警察用力将姜晓艳的两只胳膊在后背反铐上,椅子背后有一横梁,前面还有一铁的东西卡住姜晓艳的脖子。警察用塑料绳套在姜晓艳的手铐上,然后再吊在横梁上,再用力上提,两手腕被强行拽在一起,导致姜晓艳的胸腹部撕心裂肺般的疼痛,警察认定她是最大的头儿,开始问话:是谁搞的群发?你的上线是谁?下线是谁?

姜晓艳被突然抻拽的就感到只是胸口那有一窝气了,一会腰以下没有了知觉,手和胳膊也没感觉了,鼻子也没了气息。警察看着姜晓艳闭着眼睛没声了,用打火机燎断吊着的绳子,然后又给失去知觉的姜晓艳“通穴位”。那种血液恢复流通时的痛苦感觉是无以言表的。

五天酷刑,姜晓艳被折磨的多次昏死过去。她脸色惨白、皮肤无血色,浑身无力,没说几句话,就支撑不住了。

二零一二年八月份,她被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强行绑架送入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当时她身体状况极其不好,重度贫血,子宫肌瘤,奄奄一息,命在旦夕。当时经过身体检查,发现姜晓燕完全不符合关押条件,监狱担心姜晓燕随时死在监狱里,坚决不收。可是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的洪姓所长,托人找关系,几经周折,还是把姜晓燕关入了女子监狱。

黑龙江女子监狱在二零一二年八月三十日给家属发出了病危通知书,可是这病危通知书,却没有及时转到家属手里,直到九月二十日家人才接到此通知。等家人见到姜晓燕时,她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二零一三年七月,家属又去看望,在接见时,看到姜晓燕病情更加严重,脸色更加苍白,脸浮肿,左眼看不清东西,没说上几句话,就要晕过去。家属再次找狱长、刑房科长,要求放人。狱长,刑房科长和有关警察回答:她不够保外就医,理由是没达到刑期的三分之一。

从她的症状看,很像重度贫血。人被送到哈尔滨女监时,女监不敢收留,经省医院法检中心检验,姜体内只有2.8克血了,诊断为严重缺铁性贫血;同时腹部长出的瘤子有婴儿头那么大,下体还伴有流血。生命已危在旦夕,医院告诉家属人要输血,不输血人就不行了。

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七日,姜晓艳是120车从监狱医院送回家的,当时已经没有一点行为能力了,是家人把姜晓艳抱下车的……

'姜晓艳腹部的肿瘤连带着胃部都是肿胀的'
姜晓艳腹部的肿瘤连带着胃部都是肿胀的

'无法进食躺靠在床上'
无法进食躺靠在床上
'整齐的牙齿全部稀松离缝'
整齐的牙齿全部稀松离缝

再遭劫持入冤狱

二零一七年十月九日下午一点多钟,姜晓艳刚刚到家就被警察绑架。半个月的时间,多位家人到双城区公安局,站前派出所,哈市第一看守所、第二看守所、女子监狱、监狱管理局医院等地一次次的查找姜晓艳的下落无果。

姜晓艳儿子结婚的日子迫近,人给关到哪去了?姜晓艳妹妹急了,她又折回到双城公安局去要人。她走到公安局的收发室就问,国保在哪屋?干啥呀,抓我姐,人给弄到哪去了,告诉在女监,哪有人哪,这不骗人吗?收发室两个值班的就阻止姜妹妹不让上楼,与其撕扯在一起,一个老头把姜妹妹的手挠破了两大条子,血流了出来。姜妹妹上到五楼找到国保大队,一个女警出来就往外薅姜妹妹。姜妹说:你别薅我,就是你们抓的人,我不找你们找谁呀?你们因为啥抓我姐?

姜妹妹说:你们这不是糊弄我吗? 女监根本就没有我姐。好多警察都出来了,都劝姜妹妹,你看你得好好找啊。姜妹妹站累了,就坐在地上跟他们理论:那不行,瞅瞅给我这手都挠出血了,你们就这么干哪,花老百姓的钱,还挠老百姓啊?我一个家庭妇女,我就是来找我姐,干啥给我挠这样?好好找,人都给整没了,非法抓人!

一个小时过去了,有人过来劝说:别哭了,我给你个电话号码,是肖吉田的(国保大队队长),你问问他。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四日,姜妹妹终于在哈尔滨女子监狱见到了姜晓艳。姜晓艳是被两个人架着出来的。仅仅一个月的时间,姜晓艳的脸瘦得脸色煞白,薄薄的皮肤上能清楚的看到皮下的毛细血管,扶在台面上的手一直在颤抖着。会见只许十分钟,姜妹妹看到姐姐心体虚弱的样子就哭了,不知道姐姐又遭受了什么样的折磨。

目前姜晓艳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女子监狱的监区医院。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