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无小事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月四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在法国得法的。修炼十一年了,好像最近才刚刚知道了一些怎样主动的修炼,感觉以前大多数时候都执着做事被动的修炼,每次都是矛盾来了,不修没有办法才艰难的向内找。今天和大家分享一些其中的修炼体会。

一、修炼无小事

从小我都是一个特别能睡的人,小时候如果某人把我吵醒了,我会把枕头向那人的方向扔过去,再拉起被子继续睡。我总是处于一种精神不集中,老想休息不精神的状态,每天都需要睡十个小时,好像头脑才清醒一点。有时候越睡越久,越睡头越沉,越睡越累。我发现自己的主意识不强,很多思想的念头都很杂乱,思维逻辑不强,对自己的一思一念根本抓不住。从一天的起床开始,大大小小的闹钟不管怎么响,好像对我不起作用,根本就听不到,铃声就是進不到我的思维中去。以前朋友老笑我,就算地震也吵不醒我。如何让自己早起炼功,在修炼的这些年中我试过很多的方法,效果不大,还是要依赖于同修来敲门叫我,自动醒来的时候都不多。

师父在最近的讲法中说:“作为大法弟子来讲,做好三件事,这就是最大的事。”[1]我觉得真是要做到早起学法炼功,没有时间可以推到以后了。我下定决心,和同修约好要互相帮助。一开始只是决定两个人早上一起来学法,创造好我们的修炼环境,起初约定的时间都不一定能起来,但是我们约好谁起来就打电话叫另一个人,一天、两天,一个星期,一天天艰难的坚持着,我们都有强烈的愿望想要改变不能早起的问题。坚持大概两个星期的时候,又有一个同修加入,我们慢慢的准时了,过一段时间又有三个同修加入,大家建议从早上发正念就在一起,然后炼功学法。现在我们有大概六个人早上在一起固定的学法,自己也能够听到闹钟起来了,在这个过程中,真正体会到修炼就是强烈的愿望加上意志力去坚持,没有快捷方式,就是要坚持,大家互相鼓励形成良性的场,一点一点就做到。我悟到修炼真的不是做的事有多大,而是从生活上的每件小事上都去同化真、善、忍,一点点的去掉执着。

打破人的观念

去年因为工作的变动,我去美国参加了新的项目。来到美国,在这里过的第一个关就是时间。我从小到大形成了做事情很慢的习惯,对时间没有概念。到了美国,我发现那边的工作节奏是机器式的,人可以像机器一样工作,休息时间少,而且效率非常的高。

第三天我就不知所措了,他们做的计划表是当时两个我同时做都做不完的工作内容,但是时间却给我平时做事所需要的一半,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从思想上就不认为自己能做完,觉的是非常不合理的安排。后来同修跟我解释为什么时间这么安排,是因为要配合神韵的宣传期,因为里面有很多神韵的内容。我被迫接受了安排,但是我真的不知道,怎么能在限定时间内把东西做出来,内心都急的上了火,每一天我感觉整个人都在燃烧着,身体温度特别高,整个人就像被丢在炼丹炉子里烤着。和我配合的同修是一个效率特别高的急性子,反应快做事快,我想她都不理解怎么有人做事这么慢,那段时间真是修她的耐心了。

那时每天都做三件事,头脑非常清晰,做事也变得比平常快了一些,但是也没有快到能够完成工作。我天天从睁开眼就开始工作,直到每天再也睁不开眼了休息一下,效率也没有出现神迹,东西没有完成。整个人异常苦闷,一次把方便面都烧焦了,还有一次不小心从楼梯上踏空滚下来,外面的表象已经是这样了,心里的煎熬比皮肉苦要难过更多,有时候我感觉自己坚持不下去了,身体和精神都承受不了,被时间观念给卡死了,对于时间非常恐惧。

一天早上起床前,半梦半醒之间脑子里打進师父讲的一段法:“过去有个人,把他绑在床上,拿起他的胳膊,说是要给他放血。然后蒙上他的眼睛,把他的手腕划了一下(根本没有放他的血),把自来水龙头打开让他听滴嗒声。他就以为自己的血在往下滴,一会儿这个人就死了。其实根本就没有放他的血,流的是自来水,他的精神导致他死亡。”[2]然后我的脑子里一直在盘旋着:“他的精神导致他死亡”[2]这句话,突然悟到如果精神可以导致人死亡,那么改变思想也就可以活过来。如果说我试着改变我的想法,不认为自己就是慢性子慢动作,不认为自己会做不完,如果这件事情是师父让我做的,那么一定有办法可以做出来。

我一下子从床上爬起来,马上开始了积极的工作,同样是拿到每天要做的工作表,不去想时间,就是集中精力一件一件的去做,一天过去了,我发现虽然时间超过一些,但是我第一次完成了当天工作表上所有的任务,当天晚上我感觉特别轻松,对时间也不那么害怕了。

工作效率提高了,是由于自己观念的改变,有限的时间好像变长了,就是能够让我完成自己的工作。这次经历给我无限的鼓励,原来我是可以做到的。从那以后,我开始有意识去改变自己原有的很多其它的观念。

去掉自我

因为我做过一些工作,有过一些经验。当自己做小组负责人的时候,一切工作也都想按自己的想法来。但是每个同修看事物角度想问题的方法都不一样,想用控制的方式让同修按照自己想法去做,造成同修的不理解,矛盾很大。没有及时和同修交流造成间隔,工作進行缓慢。

面对困境和同修之间的矛盾,我剜心透骨的向内找。终于找到自己那颗被隐藏很久的强烈的自我;总是觉得自己想法高明,不符合自己想法的别人的意见根本就没有认真听,出现不同意见总是想着说服别人,带着高高在上的心态和争斗的人心与别人交流时,说出来话总是带着教育的口吻,总是希望别人来配合自己,一切都是以自我为中心。

找到这些执着后,我才真正意识到,自己在修炼上需要彻底改变。这些执着不是真正的我,认清它并要开始去掉它,第一步就是改变观念,个人的想法,都是不全面的,师父要的不是按照哪一个人的想法去做,师父要的是弟子放下自我,圆容整体。我悟到只有把自我放下,把大家好的东西都合在一起,才有可能完成。

我发现自己讲的每一句话的基点都不是为了别人明白,而是把自己知道的说了,每一句话的源头都是为私为我的。我下决心不管怎样就是要去掉它,从增加发正念的时间,增多每天发正念的次数开始,神奇的是我的手机那时经常在没有上闹钟的情况下自己加点敲钟,开始我并没有多想。后来才意识到修炼人身边哪有偶然的事情,就是师父提醒我多发正念。加强正念后,思维更清晰,比较容易抓住自己一思一念上的不正确的想法,一遇见自我起来的时候,马上就对师父说,师父我错了,弟子不应该出现这样不正的念头,并马上发正念铲除它。

工作上找到和自己有矛盾的同修,向她们道歉,分享自己修炼的体会,承认自己之前工作的问题是源于执着自我,请同修在看见我的执着的时候,如果可以在当时就直接告诉我,这样我可以更快的去掉它。大家都分享一些修炼的体会,我也直接问了什么样的方式是她们觉得最好的可以沟通的方式,还有以前我有什么地方让她们觉得不舒服,开诚布公的交流了以后,我感觉我与同修之间的间隔消失了。她们说很多时候她们都不理解我想做的内容具体是什么,因为她们没有办法知道我脑袋里的画面,很难知道怎么配合或者什么时候配合。

我明白了大家做一件事情,最重要的是事前充分沟通,一定要随时确定对方進度和位置,大家都在一个平面上想问题。我开始把做事的想法与他们分享,听取他们的意见把想法更完善,随时关心对方進度状态给予帮助,大家都在修炼上帮助彼此,有了矛盾及时解决,有什么错误及时承认和纠正。这样做了以后,发现以前做不完的事情奇迹般的做完了,结果和原先设想的并不一定一样,但是却更加完善与和谐。我从修炼中真正意识到,其实所有的事情师父都安排好了,不需要我们紧紧拽着做事的绳子,全权包办,事事担心,就是顺着师父的安排,大家配合去做,不是安排给自己的,不要因为担心别人修炼状态问题而揽过来自己做,一切师父都会安排的最好。

改变负面思想,保持积极的心态

一次同修在周会上指出我有很多负面思想,说每次和我交流后都觉得很沮丧。我很吃惊,如果我的想法给同修带来这么大的负面影响,那这个负面的物质在我这里的根源是什么?我开始注意自己的一思一念,自己总是习惯在考虑所有东西的缺点。我的思想的想法真的都是负面的,好像進了一个房子,眼睛看到的所有的点都是负面的。

以前对很多事情不自觉的抱怨,看到一堆的问题说出来,别人不爱听,自己也不是负责人,说出来也解决不了问题,有时候说了还造成矛盾,干脆少说多干,别人安排给的工作做好就可以了。很多事情就算觉得还有更好的方式也不太说了。我就觉得要改变一点什么很难,别人都这样做,何必找麻烦呢,试一试的想法都没有了。别人做呢,还总看出一堆问题来。有一次一个同修做完一件事情后,叫我来看,我看了以后什么都没有说,因为看到的都是问题说不出口,以为自己什么都没说可以避免矛盾,但是当时同修就跟我发火了,说我什么事都没干一進门就皱着眉头,一副这里不满意那里不高兴的样子,她看着就生气。我自己都不自觉的老是皱着眉,同修无意间给我照了照片。我一看大吃一惊。照片上的人,一脸愁容,极度疲惫,眼睛里没有神采,哪里有修大法人的样子。当初得法的时候真是幸福,自己有师父了,什么都不懂做什么都特别开心,为别人做了一点小事也很开心,成天乐呵呵的,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修炼这么多年,为什么越修越不开心,越修人心越多,没有了修炼如初的感觉。

修大法修的是真善忍,对照自己的修炼,自己老想怎么把事情做好,都钻到做事里去了。不在法上修,总是害怕做不好救不了人。其实都是自己的观念和人心,都是师父在做,自己就是从每天的不起眼的小事上开始,按照法的要求去做,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去做,做不好就想想怎么下次做好,在一思一念上下功夫,不执着事情本身,每天都看到自己小小的变化,保持积极的心态,简单的多看同修好的一面,没有做好的,承担责任,找到问题,面对问题解决它。

现在每天也是做和以前一样的事情但是心情大不相同,不执着对错,不是自己的错如果有问题也能接受改正,不管什么事情发生都不是偶然,自己哪里没有做好,那就改变观念去做好。想法变简单了,执着放下了,很多事情都顺了。

自己在很多时候不高兴了,觉得别人怎么样怎么样,其实只是自己的执着被触动了,把这个执着去掉了,别人还是老样子但是自己已经不会被触动,修炼是自己的事情,向内找改变自己才能真正解决问题。

在项目里做事时间长了,发现项目做的好,其实最关键不是个人能力问题,当然能力也很重要。真正关键的是形成整体,需要同修之间敞开心来交流,但是对于从大陆出来的我来说,其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就像师父讲的西方人哪怕刚刚认识,什么话都可以讲,家里的事也可以拿出来说。但是我在中国大陆长大,从小就被灌输的是“害人之心不可以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到法国五年后,我才慢慢发现自己的思维和法国人的不一样,自我保护的心很强,但是已经形成自然了,自己都很难意识到,其实我说的每一句话,每个思维都是经过了这个严密的自我保护系统的过滤而形成的。

表现在行为上就是让同修觉得不真诚,隔着东西,不关心别人,人家不知道你在想什么,自己也不愿意在集体学法交流时发言。旧势力很容易就可以利用这个钻空子,让我和同修产生间隔。发现自己这个根深蒂固的执着心后,很长时间都在发正念,也没有明显的作用。平时挺明白的,一遇见事情还是那样,一点改变都没有,我非常沮丧。

直到在二零一四年法会上,听见师父讲法说:“从邪党国家出来的人,对自己那种保护心很强,对一些问题表达的心也很强烈,在国外不是这样的。”[3]我在法会场上泪流满面,对着师父暗暗发誓在这一年里一定要把自我保护的心去掉。

每次发正念,我都非常注意自己的一思一念上有没有这个自我保护的自私心理,发现一次去一次。慢慢的它越来越弱了,我也开始和同修毫无保留的交流,也更能信任同修了。

神韵几乎每年都有《西游记》的故事,有同修戏言做项目就像他们师徒几人一起取经一样,有个表面能力有限的领导唐僧,有个做事能力很强的下属孙悟空,有个执着心很多的下属猪八戒,有个默默无闻的下属沙悟净。是呀,大法的修炼里同修都做着救人的事情,都是一个整体,一个项目也好,几个不同的项目也好,但是都是走在正法的路上,有表面能力很强的同修,有默默无闻做着工作的,也有执着很多的,但是我们都是大法弟子,我们有我们的责任,我们都在人世间的迷中,看不见自己的能力,但是我们是走在一条路上的同修,我们是最亲的人,我们一起维护我们的修炼环境,互相在修炼上帮助对方。

这么多年,修炼其实就是纯净自己的念头,在这个纷扰的世间,用自己从法中来的智慧,证实大法救度众生。希望能和同修们一起消除间隔,形成整体,共同精進,一起完成我们史前的誓约。

以上一些是个人修炼体会,个人层次有限,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大法洪传二十五周年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世界法轮大法日讲法》

(二零一七年欧洲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