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古今天象看正法修炼的延续(3)

孔明传代李淳风 预言文化一脉承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九日】师父一再为大法弟子延续修炼的时间,很多弟子知道珍惜,精進不停;但是也有不少人听疲了,对时间的推延半信半疑,一再懈怠成了中士闻道,甚至不信动摇,离开了正法或者走向反面——而这些都是始于对大法的似信非信,根源上可以追溯到旧势力对中华神传文化的破坏,造成现代人认识大法的障碍。

本系列文章展现天象文化的精妙奇准,以佐证正法时间的一次次延长,同时揭开相关的伪史,首次展现尘封的历史真相。期待着那些被人间的光怪陆离吸引得不能精進的弟子,甚至脱离大法的昔日同修,能够在这些首次展现的历史华章中,明白历史奠定的真机所在,从新回到大法中精進起来——真正的精彩,都在大法的真修中展现开来。



(接前文

上一篇,我们从天象角度,揭示了《推背图》预言的精准;这一篇探究预言文化的源头,必然追溯到《推背图》作者李淳风的祖师诸葛亮——这个从古到今从没有揭开的真相,还有诸葛亮的真容,在这里第一次展现出来。

1.半人半神诸葛亮 家喻户晓神迹藏

“鞠躬尽瘁、死而后已”。1700多年来,历代帝王将相、文人墨客都在赞誉诸葛亮,近代小说的演义、戏剧的传唱,把诸葛亮描绘成中华智慧的化身、一个能掐会算的神人、一位忠贞大义的道德楷模。诸葛亮成了后世家喻户晓的人物,有关他的成语典故、民谚传奇、小说戏剧,俯拾皆是,光戏剧就500多部。就是不信预言文化的人,也要把预言贬斥为“事后诸葛亮”,因为谁都知道,诸葛亮能掐会算,能预知后事。

诸葛亮真是这么神么?现在在科学上讲严谨的学者,都认为诸葛亮是被越描越神了。他们认为,历史上真实的诸葛亮,会看天象,不假,史书有证;文采飞扬,不假,多部名篇传世;会算卦,不假,但是并没有那么神,是小说和传说把他神话了。而这种结论恰恰是伪史给人造成的误导。

我用慧眼通追查历史影像看到:真实的诸葛亮,不是被神话了,而是被伪史大大掩盖了;诸葛亮并没有病死在五丈原,他是一个修行得道之人,怎么会有病呢?他是上应天象,54岁假死脱身,而后隐迹山林继续修行了25年,又完成了托起中华预言文化的重大使命。诸葛孔明的智慧和能力,远远超过了世人的理解能力,所以才创造了那么多奇迹,留下了那么多世人难解之谜。

2. 八阵图藏鬼神工,天数压抑志未成

八阵图
功盖三分国,名高八阵图。
江流石不转,遗恨失吞吴。

唐朝杜甫的这首名诗《八阵图》,描绘的是当时鱼腹浦“八阵图”的遗迹,它在重庆奉节长江边上盘踞了1700年,在1964年被拆除了。

那是不是诸葛亮摆的八阵图?谁也不知道。《三国演义》是那么说的,说这个八阵图困住、吓走了江东三军大都督陆逊——人们只把它当作艺术虚构。在古代就有人说诸葛亮八阵图没啥神奇的,就是一个八卦阵。现代学者更把诸葛亮的八阵图,说成一种普通方阵。至于诸葛亮的军事才能,从古到今,普遍认为很一般,不如司马懿……

这种认识也不能怪后人,都是伪史制造的后遗症。我们这个系列里说的“伪史”,不是完全虚假的历史,而是人为修饰、掩饰过的历史。伪= “亻+ 为”,本来就是“人为”、世人所为的意思。

魏蜀吴三国被晋朝所灭,成书于晋朝的《三国志》为了皇家司马氏的面子,只能抬高司马懿,不敢抬高诸葛亮。而且三国时魏国、吴国的史料,为了给自己人长脸,自然要掩盖诸葛亮的光辉;而蜀国在刘备的授意下,不设史官,诸葛亮又很谦逊,从不夸功显能,所以很多真相反而留在了史书之外的传说之中。

穿越时空俯视诸葛亮的八阵图,外观平淡无奇,细看威力无比,令人不寒而栗。那是古代兵家的巅峰之作,神传文化精华的精华。假如能请诸葛亮穿越时空回到今天,在今天摆出八阵图,当代十万现代化步兵進去都会被困死在里边!

这么说其实一点也不夸张。古代鱼腹浦的八阵图石头阵,并不是诸葛亮摆的,而是蜀地将士根据记忆,复原的八阵图模型。而真正的八阵图,是诸葛亮在从荆州迁往成都之前,就在入蜀必经的数座大山之间,依照山川地形摆下成的,那是诸葛亮修炼出来的一个龙形的护法,盘卧在崇山峻岭之间(孔明道号“卧龙”,那不是无缘无故的名字),等待着十年后刘备兵败至此,救主公一命。

图:诸葛亮当年以这一带山岭为依托,开路设垒,把自然地形变成了八阵图(谷歌地球软件截图)
图:诸葛亮当年以这一带山岭为依托,开路设垒,把自然地形变成了八阵图(谷歌地球软件截图)

十年后刘备兴全国之兵伐吴,被江东陆逊火烧连营,败逃至此進阵,诸葛亮放过主公,等陆逊大军闯入之后,身在成都的诸葛亮启动了八阵图,巨龙首尾盘桓,把10万江东人马包在了里边——八阵图不但能调用阴兵作战,更厉害的是能控制人的思维:可以让你自相残杀,也可以让你永远找不到出口,所以我说现代步兵進去都出不来,思维完全被控制,武器再先進也没用,电子设备再高级,在八阵图吸聚的强宇宙能量下,也得失灵。

陆逊率的10万江东精锐,不带辎重,轻装急行,在里边思维被控制,团团乱转,再也找不到出路。人类有一定比例的人,是先天有阴阳眼,天目能看,在古代这个比例更高一些。当时陆逊这10万人中有一些人大白天就能看到阴兵异灵,晚上看到阴兵鬼怪的人更多,因此吴军都被吓破胆了。他们又饿又累,三天三夜在里边转,想原路返回都退不回去。做路标根本没用,因为阴兵做怪,可以设置古代传说的“障眼法”,甚至挪动空间,山形道路不断变化,路标不翼而飞……

最后也不是《三国演义》说的“诸葛亮的岳父救陆逊出阵”。八阵图除了诸葛亮,没有人能破解开。是几百年前就安排在这里修行的一个精灵,把这十万人引向归路的出口。诸葛亮看到这是上承天意,也就不再阻拦,任他们离去了。江东这些丢人的事,都不在史料上记载,但挡不住民间的流传。

诸葛亮后来又练成了在旷野上作战的、由军兵摆成的动态八阵图,那也是在军兵之中布阴兵,调集宇宙能量,无往而不胜的。诸葛亮曾说过:“八阵图练成了,从此以后打仗,就不会有败了。”这句话被三百多年后的《水经注》记载了下来[1]。但是在天数压抑之下,一直不得施展。

诸葛亮是顶级的易学高手,他每次出兵前,明知胜负已定,但对于必败的战局,他也得按天时去演义那段“失败”,造就文化,完成使命。

3. 一生二命逸尘去,再造辉煌大唐风

魏蜀吴三国正史,都记载诸葛亮最后一次出兵伐魏国,积劳成疾病死五丈原。“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唐朝杜甫这句名诗,荡气回肠,千古垂泪,可是,其实诸葛亮并没有死,诸葛亮安排好了最后一次出祁山的一切一切,假“死”归隐,连他的亲人都不知道。从此,凡人间的诸葛亮“死”了,山林幽谷之间,多了一位继续修行的大道隐士。

诸葛亮后来收了两个小童为徒,把技能倾囊传授。他给这两位徒弟的课本之一就是《马前课》[2]。这部著名的预言从三国之后推演到当代,确实是诸葛亮的亲笔作品。

二徒弟因凡心不死,修行未成,后来轮回转世,间或修行,始终对《马前课》念念不忘。生生世世中,他们不断“邂逅”《马前课》。直到清朝年间,《马前课》传给人间的守元和尚[3],正是诸葛亮的二徒弟。

大徒弟有些来历,他曾经做过大禹的重臣伯益,转生过耶稣12使徒中的西门,前世是诸葛亮的侄子、过继来的养子诸葛乔,牺牲在南征的战场之上。后来转生,再次被诸葛亮找到,收为弟子。他修行精進,圆满成功,成了道家这一门的传人,而后几世转生,都在这一门中修行、系代、提升,直到隋朝转生成李淳风。

李淳风10岁的时候,随家人迁居,和13岁的李世民成了发小玩伴。不久,被他那一门的道家传人(他前世的徒弟)相中,收为入室弟子,又在这一门中修道,16岁基本学成,奉命辅佐李世民一统宇内,君临天下,名为李世民的“记室参军”,实际是“秘密军师”。

在师父指点下,我知道诸葛亮和李世民本是一体的生命,也就是诸葛亮把自己的神功异能在人间演炼了400多年,又通过李淳风来回助李世民,以开创大唐新纪元。看过《马前课》和《推背图》的读者,会发现两者很象,《马前课》非常简约,《推背图》象是对《马前课》的拓广延伸。经过三国之后400年的奠定,在历史的一个巅峰时刻——唐朝,也把预言文化推向了鼎盛辉煌。

4. 李淳风:数学、易学、天文学、天象学家

我们这个系列文章是以古今天象作为切入点,那么,以天象为基础、多处展现天象刻度的《推背图》,就是必不可缺的例证。所以,不得不介绍一下李淳风在这方面的奠定。

李淳风是中国历史上最著名的易学家,屈指可数的天文学家,还是唐朝著名的数学家、文史学家。

【改進浑天仪】

我们现在看到的古代的浑天仪,是李淳风在张衡二重环结构基础上,改進发明的三重环浑天仪。这是古代观测天象最精妙、最基本的仪器。

图:台湾高雄国立科学工艺博物馆的三重环古浑天仪,始于李淳风。
图:台湾高雄国立科学工艺博物馆的三重环古浑天仪,始于李淳风。

【精算日食,正史首次】

史料记载:李淳风校成新历,禀报太宗说要发生日蚀(食)。古代认为日食对天子是不祥之兆,而且当时没人能预报。唐太宗有些不高兴,对李淳风说:“如果没有日蚀,爱卿你怎么办?”

李淳风说:“有如不蚀,则臣请死之。”到了算定的那天,太宗在庭院里等着,看着没有日食的迹象,就对李淳风开玩笑说:“我放你回家,和老婆孩子告别吧。”

李淳风说:“还早一刻钟。”他指着日晷的指针影子说:“至此而蚀。”

果然,“如言而蚀,不差毫发”[4]。

如今用天文软件还原古代天象,结合史料考证,我们可以把这段精确预测日食的时间锁定在639年(贞观十三)年9月3日。这是贞观年间长安食分最大的一次日食(接近全食)。

图:唐贞观十三年(639年9月3日)长安日食示意图,李淳风准确预测,为历史记载的首次。
图:唐贞观十三年(639年9月3日)长安日食示意图,李淳风准确预测,为历史记载的首次。

【卓越的数学家】

李淳风主持编定、注释了《周髀算经》、《九章算术》、《海岛算经》、《孙子算经》、《五曹算经》等十部数学专著。经过他的详细的推演,使古代算经由艰深晦涩,变得易学易懂,后来成为唐代国子监算学馆的数学教材[5]。

李淳风注释的算经,对当世和后世的影响很大,他被英国学者李约瑟博士誉为:“整个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数学著作注释家。”

【文史学专家】

修史,一直被认为是古代文人的最高成就。唐太宗一朝修订编写了大量史书,李淳风参与了自己专业的部份,整理撰写了《晋书》、《五代史》中的《天文志》、《律历志》、《五行志》,也参与了《梁书》、《陈书》、《北齐书》、《周书》、《隋书》的天文部份。

【天文学、易学专著《乙巳占》】

李淳风的《乙巳占》流传至今,是古代天文学、易学专著。其中详细记述了浑天仪的结构,还准确定量计算出了冬天太阳(相对地球)运行加快、夏天运行减慢的数值,早于著名天文学家“僧一行”。书中还首次给风力定级。

《乙巳占》中大量的占卜、阴阳、预测学内容,被近代视为“糟粕”,其实正是神传文化中的精华之一。正是凭着这些精髓,李淳风毫厘不爽地推算出日食的时刻、研制历法、预知未来。

5.天象文化的大成,预言文化的巅峰

就象牛顿的一切科学成就实际在为他的神学成就铺路一样,李淳风的学术造诣都在为他的《推背图》铺路。

【发现作者】

如今一般认为《推背图》是袁天罡和李淳风合著的,而史料上只有“唐李淳风作《推背图》”[6]的记载。我追查历史影像,看到这种记录是准确的。《推背图》和袁天罡无关,是李淳风一人所做,但是插图是他请朋友按他的意思画的,那些插图都是他设计的一幅幅画谜。《推背图》最后一象的两个人,就是他俩的背影。

【旧势力的破坏】

《推背图》预言的都是朝代的大事和更替,经过了千百年的验证,精准的令历朝统治者忌惮,所以列为禁书。但是越禁,流传的越广,北宋时已经到了家家都有的程度。[7]

岳飞的孙子、南宋史学家岳珂所著的《桯史》,记载了《推背图》被官方造假的故事:宋太祖禁谶书时,民间多有藏本,禁不胜禁。赵普上奏:藏《推背图》的人太多,株连的人太多。太祖说:“不必多禁,造假本混入就行了。”于是下令取旧本《推背图》,除了已应验的各象之外,颠倒后边各象的顺序,制作了百部伪本流传。于是大家就不知道哪个是真本了,间或有存《推背图》的,因为不再灵验,也就不藏了。

我通过功能追查看到,这次造假不是宋太祖赵匡胤所为,而是他的弟弟,弑兄篡位的赵光义干的。但是自从北宋那次官方破坏之后,解读后面的预言就很难了。这是一次对传统文化的破坏。

前面说过,《推背图》是预言文化的巅峰,是诸葛亮一手托起的,里边对法轮大法的预言很多,很具体、很直接。经过1300多年的验证,《推背图》已经积累了足够的信任资本,其中详细讲述了邪恶迫害大法必败,圣人正法必成。根据相生相克的旧理,如果没有那次颠倒顺序的破坏,当今人们认识大法就太容易了,谁还去逆天食恶果呢?很多人都不敢迫害大法了。

【沉淀伪本 浮出真机】

当今流传最广的、源自清朝皇宫的金圣叹批注的《推背图》,我追查看到,那是一个最接近真本的颠倒本。是时间的检验,淘汰了大量伪本,最终把这个接近真本的颠倒本烘托了出来。

如果能从新归正顺序,就能看到对当代和未来的预言。但是只能在预言的事情发生之后,人们才能看懂相应的预言,也就是归序只能是“事后诸葛亮”,谁能提前归序呢?

好在我们有天象的辅助,作为连贯的时间坐标。这样就可以把《推背图》预言的当代事件,根据那些天象的标记,按照时间顺序归正,把那些关于正法的部份,警醒给当代人。

(未完,待续)

下一篇目录:

从古今天象看正法修炼的延续(4)
——天数有意外 天象展华彩
1. 联璧五星,是吉是凶?
2. 967年五星连珠,宋太祖延寿9年
3. 纵横古今看盛世,表象背后有根源



[1] 郦道元(北魏)《水经注》:“因曰:八阵既成,自今行师庶不覆败。皆图兵势行藏之权,自后深识者所不能了。”

[2] 《马前课》是中国历史上最有名的三大预言之一,比《推背图》要早400多年。它是清朝嘉庆年间,86岁的僧人守元传出来的。这部预言按时间顺序排列了十四课,每一课以四言谶诗的风格,简洁明了地预言了一个大的历史时代,从三国后期贯穿至今、直达未来,到目前100%应验了!

[3]守元在《马前课》前面有写了一段按语:“孔明《马前课》乃军中闲暇之时,作此以示后人趋避之方。此十四课为《马前课》中之别裁,每一课指一朝。其兴衰治乱可得诸言外,至十四课止者,两次来复之期也。殿以末济,以见此后又一元矣。

“天道循环,明者自明,昧者自昧,又乌可以坐而致哉?
“八六老僧白鹤山守元志。”

[4]《隋唐嘉话》:唐朝集贤殿学士刘餗所著,有重要的史学价值,多被后世史书典籍引用。
[5]《旧唐书·李淳风传》。
[6] 《桯史》,岳飞的孙子,南宋史学家岳珂著述的一部史料随笔。
[7] “家家都有《推背图》”出自北宋神宗的话。据北宋庄绰的《鸡肋编》记载:王安石变法时严厉打击政敌,忠直的大臣都被排挤,他打击谏官范纯仁(范仲淹次子),甚至要连坐范家全族,找不到理由,就说范家藏有禁书《推背图》。宋神宗实在看不过去了,就说:“此书人皆有之,不足坐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