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庆监狱抵制迫害 开创修炼环境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日】二零零四年,大法弟子袁清江、许基善被大庆监狱迫害致死。但监狱里的大法弟子并没有被吓倒,反而开创了学法炼功的环境,那时在监狱里的大法弟子只要是正念正行,都能够做到堂堂正正的学法炼功。

我们虽然被非法关押在监狱里,可我们不是犯人,不穿囚服,不转化,不报名,不剃囚头,能走出监舍,能天天学法炼功……在证实法中,我们做到了。

记得那时我天天能和关兆起等大法弟子见面。上午我们在监室学法发正念,下午三点开始到水房打水,我们聚在一起交流。关大哥出来的早,是因为他一出监舍就是水房,我们大法弟子都不穿囚服,关大哥穿的是乔丹运动服,等到我们来了一一握手,阿生摆出摄影的架势,很多犯人都在看着我们。我们背诵《洪吟》,逐渐的犯人很多都会背了。

学法炼功狱警不管,家人随时来都让接见。狱警上班首先问问包夹犯人那些大法弟子学没学法?炼没炼功?犯人回报说炼了学了,他们就放心了。如果我们没有学法炼功,狱警马上找谈话,是不是缺什么了或者家里没人来看你了?

监狱每隔一段时间就翻监。到后期,是凡大法弟子的床位以及两旁铺位狱警都不翻了,大法弟子的东西也不动了。

那段时间星期二、星期五是监狱的例会,我们大法弟子从早晨开始发正念,清除邪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狱警都说:咱们不管法轮功

师父的生日到了,大法弟子阿生和宇东在监狱超市买来水果装在盘子里,把师父的大法书摆放在中间,然后他俩给师父磕头,包夹和其他犯人看到了,也过来给师父磕头祝福师父生日。冬天,阿生穿一件唐装大棉袄,绿色大花的,是一犯人头目从监狱外面买的,犯人不敢穿,给阿生穿上了。他穿着在监狱里溜达,非常显眼。狱警都看到了,一次一大队长把阿生叫去了说:你穿这大唐装你就是欠揍。阿生瞅他笑着说:黑社会大哥们都怕你们,被你们整治的都怕,你们动不了我。当然他们也动不了了,那个大队长听了后笑了笑就走了。

为什么会这样呢?监狱依然还是监狱,不是监狱不迫害了,而是大法弟子在证实大法中、在反迫害中正念正行清除了邪恶,大法弟子整体做到了用生命护法。大法弟子阿生、小东、惠峰、关兆起、宇东、春文、凡伟、大壮、殿斌、朱洪兵、德荣、新业、大志、姜延祥等做了自己该做的了,都有着自己的故事。

例如那年秋季,六一零弄来了邪恶“转化”团。得知消息后,关兆起、阿生、宇东、惠峰等商量怎么办。阿生说:如果明天让我们去会场,咱们高喊“法轮大法好”,如果放电视,咱们不能让他们放毒。第二天狱警不让我们几个大法弟子去会场,因为包夹犯人向监狱汇报了消息。那些去了的大法弟子做的非常好,都喊“法轮大法好”,解体了又一次的迫害。如果配合去听了,六一零 马上就会安排你写思想汇报,進行“转化”。

这场迫害师父是不承认的,我们不是在旧势力所安排的用迫害来考验我们、建立起我们的威德与荣耀,我们是在反迫害中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在证实大法中,体现了大法弟子的大善大忍之心、对众生的慈悲与宽容,挽救那些还有人性的人。对无人性的迫害,当然我们决不是逆来顺受,我们忍受的痛苦是为了挽救人。后来百分之九十的犯人都做了三退了。

我们在监狱里,时时伴随着巨关巨难,顶着压力走过来了,环境也是顶着压力开创出来的,不是监狱不邪恶了,是因为每一次的迫害大法弟子都能放下生死坚定的护法,是为了捍卫真理而舍尽,同时清除了邪恶的迫害,也开创了学法炼功的环境。

这里有大法徒被迫害失去了宝贵的生命:大法弟子关兆起、袁清江、许基善、朱洪兵、倪文奎、姜延祥、赵庆山、李洪奎、李敏、张忠、刘贵福、许明生等等,是他们用自己的生命开创了环境。

回忆起那段时间所走过的路,写出来的只是一部份。有写的不正确的地方请同修给予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