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道权命在旦夕 永川监狱反复收监迫害(图)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九月六日】(明慧网通讯员重庆报道)被非法判刑八年的重庆法轮功学员刘道权,被永川监狱迫害得奄奄一息,狱方被迫于六月二十三日同意保外就医。

但在十四天后,在家属筹措、花费了二十余万巨额医疗费后,狱方出尔反尔,又强行将刘道权收监迫害。一周后,刘道权病情恶化又被送进入重症监护室。然而不到一个月,命在旦夕的刘道权又被永川监狱收监迫害。

重庆企业家、法轮功学员刘道权二零一三年四月九日被警察绑架,二零一四年十月十六日被沙坪坝区法院非法判刑八年,被关押在永川监狱。在永川监狱,刘道权坚持信仰,拒绝所谓的“转化”,长期遭监狱残酷迫害。刘道权多次绝食抗议迫害,被重庆永川监狱迫害致生命垂危。

二零一六年六月三日,刘道权肾衰竭,肺部严重感染,住进重庆医学与永川附属医院ICU病房抢救。在律师的交涉下,办理了保外就医,于六月二十三日转自重庆西南医院救治。

然而重庆沙坪坝政法委、610、国安、派出所便衣却闯进医院骚扰刘道权。监狱当初以同意刘道权的妻子作为保证人,以让刘道权保外就医为诱饵,在家属筹措、花费了二十余万巨额医疗费后,仅仅保外就医十四天,就违反保外就医有关规定,再次将刘道权收监迫害。

七月十三日,永川监狱又通知家属,刘道权病情恶化再度进入重症监护室。八月九日,永川监狱再次将口齿不清、无法正常交流、不能站立、大小便不能自理的刘道权收监。虽然家属从五月二十七日已委托了律师,但至今律师不能与刘道权见面沟通。

律师于七月二十五日受家属委托向重庆第一中级法院、永川法院递交了起诉状,控告永川监狱、西南医院、沙坪坝司法局的违规违法行为。重庆永川法院先是不予受理,后在律师的交涉下虽然立案,但至今只是要求家属撤诉,并未进入任何调查办案的程序。

二零一六年九月二日,律师向渝北区法院递交了起诉状控告重庆市监狱管理局,但渝北区法院表示不立案,在律师的强烈要求出具书面回复的情况下,法院勉强答复等研究后答复是否立案的问题。

刘道权的家人对此状况悲愤不已。以下是刘道权的父亲的公开信:

我是刘道权的父亲,我叫刘应良 今年七十三岁,是一名退休教师。

我的儿子刘道权,现年四十五岁,他于九十年代与同学合作创办了重庆思凯模具有限公司,从开始的几名员工发展到现在的近两百人。他修炼法轮功后,不仅久治不愈的身体获得了健康,还按照大法“真善忍”的要求提高自己的心性和道德水准,在工作和生活中处处为他人着想,真诚、善良、宽容忍让。他坚持生产经营中保证产品质量,讲究诚实守信的经营生产管理理念,使他的企业被合作方誉为“信得过的企业”。他还被重庆市有关部门组织前去日本、韩国、英国等地考察。

他关心职工疾苦,不计个人得失。他身为企业第一负责人,领取报酬总是低于其他负责人。他的职工报酬 总是高于重庆其他同行。并要求职工们做人要善良,真诚,孝敬老人。他曾将一百多位职工的父母请到重庆座谈交流,住宾馆,发放福利品,全额报销其往返车船费,使不少职工的父母感动得流泪。

可是这样一个好儿子,却于二零一三年四月九日被重庆沙坪坝国保警察绑架,于二零一四年十月十六日被沙坪坝区法院非法冤判有期徒刑八年。后被非法关押在重庆永川监狱。

在永川监狱,他坚持“真善忍”信仰,拒绝“转化”,长期遭监狱唆使、纵容包夹犯人残酷迫害。六月三日,我们接到重庆监狱通知,刘道权因肾衰竭,肺部严重感染住进重庆医学院永川附属医院ICU病房抢救。其间,我们在病房见到了被脚镣手铐捆绑在病床上处于生命垂危中的儿子。

二零一六年月二十四日,监狱为推卸责任,以“二零一六渝狱暂字第53号”监外执行中“代谢性脑部、肺部感染,短期内有死亡危险”为由,让家属保外就医。我们为救治儿子,将儿子转自重庆西南医院救治。期间,在刘道权经常处于昏迷状态中,重庆沙坪坝各级政法委、“610”、国安,派出所便衣还闯进医院骚扰并监控。

二零一六年七月四日,重庆沙坪坝区司法局,将我和儿媳妇骗离刘道权身边,以“刘道权病情已好转,各项人体正常体征稳定”为由,提请重庆市监狱管理局对刘道权执行收监。

二零一六年七月九日,重庆监狱管理局在未通知我们家属的情况下, 将刘道权从西南医院重症监护室收监至永川监狱医院。后来,我们从知情人士处得知,监狱医院杨院长曾在七月九日去西南医院亲自看了刘道权的病况,各项指标均不符合收监标准,有悖收监执行书中的内容,是沙坪坝区“610”和司法部门强行让监狱收监的。

监狱当初以同意刘道权的妻子作为保证人让刘道权保外就医为诱饵,在我们筹措、花费了二十余万巨额医疗费后,仅仅保外就医十四天,监狱就违反保外就医有关规定,再次将刘道权收监。

七月十三日,永川监狱又通知我们,刘道权病情恶化又进入重症监护室。八月九日,永川监狱再次将口齿不清、无法正常交流、不能站立、大小便不能自理的刘道权收监。虽然我们从五月二十七日已委托了律师,但至今律师不能与刘道权见面沟通。

为此,律师于七月二十五日受我委托向重庆第一中级法院和永川法院递交了起诉状,控告重庆市监狱管理局、永川监狱,西南医院、沙坪坝司法局等乱作为、不作为等违规违法行为。重庆永川法院于八月十三日将诉状寄还给我,不予受理。后在律师的交涉中,永川法院虽然立案,但至今法院只是要求我撤诉,并未进入任何调查办案的程序。起诉重庆监狱管理局的诉状回复让我们向重庆渝北区法院提出。

二零一六年九月二日,律师向渝北区法院递交了起诉状,但渝北区法院表示不立案,在律师的强烈要求出具书面回复的情况下,法院勉强答复等研究后答复是否立案的问题。

我曾于二零一六年七月十八日向最高检察院网投我儿子遭受上述迫害的问题,并同日向重庆市纪委网投反映,但至今未接到任何过问此案的反馈信息。

一位纳税并为社会创造就业机会的好公民,只因信仰“真善忍”,竟被迫害得奄奄一息。我们作为一对年已古稀的父母以及一位百岁的老外公,不仅不能享受他在身边尽孝道,反而还日日遭到政府、警察的恐吓、骚扰,担惊受怕。

刘道权做好人、坚持信仰真善忍没有错!我们为有这样的好儿子感到骄傲!

其实修炼法轮功,除了祛病健身,更重要的是按照真善忍做人行事,是全世界哪个国家政府都欢迎的提高公民道德水准的好功法,(目前法轮功已洪传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获得三千多项各国政府、机构、组织支持褒奖)一个政府居然倾国家之力打压抹黑一个善良的修炼群体,并活体摘取这些善良人的器官牟取暴利,实在是全人类的灾难!但我们知道,造成这个灾难的不是中国的现任政府,罪魁祸首是前任党魁江泽民!

从 二零一五年五月至今,全国已经有超过二十万法轮功学员以真名实姓向国家公检法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江泽民必将遭到正义的审判。

刘道权之父:刘应良
二零一六年八月三十日星期二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