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法会交流文章的一点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日】当看到明慧网上《第十三届大陆法会征稿通知》时,我的第一反应是又过了一年,这一年我的状态真是太差了,能写什么呢?

我从“明慧广播”中下载了第十二届大陆法会交流文章,听的过程中被那些精進大法弟子的事迹感动,心里不停的说:“这样才不愧是大法弟子呀!”同时感觉自己与那些精進的大法弟子相差太远,那么我有什么事值得写的呢?

不想动笔,但是只要是炼功的时候思想中就开始呈现写作的那种状态。文章的大体结构,每一部份的大概内容都一一往上涌,根本静不下来。一连几天都如此,最后连题目都想好了。我在脑海中大致梳理了一下,感觉文不对题,马上另一个题目又出来了。

我想起之前做的一个梦,梦到大家都要参加考试,只有我在外面游荡,别人说你不去考试?我说之前不是考过了吗,分数都出来了还考什么?等别人考完,问我你怎么不参加考试,我又把那句话重复了一遍,别人把分数单给我说,你之前那是期中考试,这次是期末考试。我一听傻眼了……

看来必须写啊!

当我真正动笔的时候我却很难挤出几个字。虽然我心里有个提纲,但是在遣词造句中很难用合适的语言表达出来我想写的话。电脑开了又关,文章开头写了又删,心里也一直说算了不写吧,又不是修的很好。

我把征稿通知又看了一遍,“避免利用明慧文章证实自己”这句话让我一惊,脑海中呈现一个问题:“你想证实自己还是想证实法?”

我觉的修的不精進就可以不写,修的精進才写,是不是我只想向别人展示表现好的那一面而隐藏不好的一面?假如认为自己修的好,我会毫不犹豫的写,是不是我的潜意识中想显示自己呢?因为觉的修的不好不愿意写,从而把那个显示心给掩盖住了,我这不就是想证实自己吗?

另外我下不去笔的原因是因为找不到合适的语言,因为一直以来喜欢有文采词藻华丽的文章,不想让自己写出的文章是那种接近白话的叙述,深挖自己内心,还是想通过那种华丽的词藻来证实自己呀!写交流文章是同修之间相互促進、共同精進圆容师父所要的,以便能更好的发挥“法粒子”的作用来助师正法,文章应该更注重内涵而不是表面的语言啊!

想明白这些我就开始动笔了,在写的过程中不断的流泪,因为写的过程中自己仿佛又回到当时的那个情景中,当时去人心的那种剜心透骨的感觉又出现了,我多次想放弃,拖拖拉拉接近一周才把一篇文章写完。写完后我的心平静了,我在思考,写的时候为什么我会哭?

因为当时的那些人心并没有去干净,当我再次進入那个场景中去的时候,我的人心再次被带动了,而那些人心是应该被彻底去掉的,那么我写的时候也是在暴露并且去除那些人心,可是那些人心很顽固,不想被清除才会干扰我让我难受让我不想写。

比如说我写到去依赖心的过程的时候,当时那些消极的想法一一呈现在脑海中,我被那种思想带动着。为什么会被带动?因为前几天我想和父母一起出去贴真相粘贴,挂真相条幅,他们以白天工作太累太热而不愿意同我出去。几天都如此,导致我想出去又不愿出去。这不就是依赖心吗?

明白了这些,当天晚上我自己就出去了。农村的晚上狗比较多,草地里虫蛇也多,而且还得时不时经过坟地,这些都是我比较怕的,也是我要突破的。贴真相粘贴的时候小狗对着我叫,开始时我比较慌,后来再遇到小狗就能忽略它了。

往树上挂真相条幅的时候,有时候抛不准,掉到路对面的草丛里,想到做这些真相条幅时自己耗费的不少心血,如果没起到作用就这样浪费了自己觉的不甘心。但是让我自己穿过草丛去捡我害怕,我怕草丛里会有虫啊蛇啊之类的。犹豫再三咬咬牙跑过去从草丛里把条幅给找出来了。没有出现我害怕的东西。

经过坟地的时候,我就背师父的诗词:“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1]。

第二天我再看自己写的关于去依赖心那一段的时候,没有写作时那种难受的感觉,我知道,在写作的时候我发现了自己还存在的人心,而在实践中去掉了那颗心之后,我也就不会被带动了。

以上是写法会交流文章的一点体会,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