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省宁乡县1221人要求法办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六月八日】(明慧网通讯员综合报道)自二零一五年五月至二零一六年五月底,湖南省长沙地区宁乡县有1221人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和举报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其中325名法轮功学员用真名实姓控告江泽民,896名民众用网络投递方式实名或化名举报元凶江泽民。大家一致希望法办祸国殃民的前中共党魁江泽民,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大法修炼者,还法轮大法以公道!还中国人民信仰自由的权利!

法轮功是佛家上乘修炼大法,以真、善、忍为修炼原则,因其神奇的祛病健身效果和教人向善的法理受到人们的欢迎,短短几年传遍神州大地。一九九三年八月三十一日,公安部所属中华见义勇为基金会致信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感谢李洪志先生为全国见义勇为先进分子表彰大会代表免费提供康复治疗;一九九七年十二月四日,《医药保健报》发文“祛病健身首选法轮功”;一九九八年十一月二十四日,上海电视台报道“全世界约有一亿人在学法轮大法”。一九九八年,体育总局组织医学界专家进行调查,证实法轮功祛病健身有效率高达98%。同年人大老干部经调查后得出结论“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

一意孤行的江泽民则把民意及国法抛到脑后,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发起了灭绝人性的迫害,给亿万法轮功修炼者和他们的家人带来了巨大的苦难,使无数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无数家庭流离失所、老无所依、孩子失学,造成极大的社会灾难。同时,这场对无辜好人的迫害也使中国的法制越发黑暗,使中国社会的道德越发沦丧。

丈夫被迫害致死 黎爱珍控告江泽民

宁乡县资福镇46岁的黎爱珍女士,被非法抄家和关押,她丈夫彭文超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底,彭文超到北京上访讲真相,到达天安门广场打横幅,当场被绑架到警车里毒打,被拳打脚踢,被跪着打,用铁棍打,被硫酸浇颈部和背部,灼烧疼痛难忍。后被劫持到宁乡县公安局刑侦室非法审讯,在刑侦室里遭到毒打。宁乡县资福镇“610”及综治办、派出所,及雇佣社会上的地痞流氓共六十到七十人,由资福乡副书记余福军带领,闯到黎爱珍家非法抄家,抢走十亩田的一万多斤稻谷、电风扇、缝纫机、电动机、电缆线一百米、母猪一头、大肥猪一头等,后由亲戚还交了三千五百元作为罚款才把人接回家。

之后资福镇“610”、综治办、派出所人员经常闯到她家搜查、骚扰和恐吓。有一次,资福镇“610”、综治办人员看到她家里柜子上贴有“真善忍”三个字,将她丈夫绑架到宁乡县拘留所迫害十天。

二零零四年被人诬告,资福乡“610”、综治办、派出所到她家搜查,抢走真相资料,绑架她夫妻俩,警察毒打他们俩,拳打脚踢,双手用手铐反扣到背上叫“背宝剑”等酷刑,黎爱珍被劫持到宁乡县拘留所非法拘禁十五天,彭文超被非法劳教一年,被劫持到长沙市新开铺劳教所迫害,彭文超在劳教所里经常受到各种酷刑迫害,身体受到极大摧残,回家后,二零零七年含冤离世。

遭酷刑和劳教迫害 谭娟云控告江泽民

宁乡县白马桥乡谭娟云女士,四十八岁,被非法抄家,四次被非法关押,一次被非法劳教。她家仅有的书桌、单车、一台电视机,一头母猪、八百斤稻谷,所有值钱的东西全都被宁乡县白马桥乡派出所的人员抢走,没有收条,他们还多次派人到她家来绑架她,其中一次,四个人强行把她抬走了。

一次她去北京上访,刚到北京,还没下火车就被他们拦截下来了,被绑架到宁乡县白马桥乡派出所,以龚四清为首的那伙人疯狂的抽她的脸,抽了无数个耳光,手抽累了,就换另一个人来打,直打到他们都实在没力气了,才停下来,之后他们又想尽各种办法折磨谭娟云,他们用手铐铐住她的双手吊起来,又把双手斜到背后铐住,叫背宝剑,又把臭袜子塞到她的嘴里,疯狂的折磨她。

为了抵制迫害,她绝食十九天,没有一个人理睬她,完全不在乎她的死活,她仍努力用自己最后的力气讲真相,他们看她不放弃修炼,又毫无理由的给她加上莫须有的罪名,非法判她一年的劳教,将她绑架到株洲白马垅劳教所迫害。

在劳教所里,谭娟云抵制一切迫害,劳教所人员用各种手段迫害她,寒冷的冬天,让她光着脚站在水泥走道上冻,冻了三天三夜,晚上不准睡觉,不准上厕所,不准吃饭。之后恶警安排的犯人“夹控”对她拳打脚踢,警察还拿电棍电她。三五天不准吃饭是常事,最长的一次是十九天不准她吃饭,就算要她睡觉也是把她捆绑在床上。

在这种非人的残酷环境下,谭娟云也没有被他们转化,他们非法给她又加了一年的劳教时间,她还是没有被转化,她一直绝食反迫害,当时已骨瘦如柴,如果再这样下去,他们害怕承担责任,二年后才把她放回了家。

遭多次关押迫害和劳教 王美玲控告江泽民

宁乡县历经铺乡王美玲女士,五十三岁,三次被绑架到宁乡县拘留所非法关押,二次被绑架到宁乡县看守所迫害,一次被绑架到宁乡县党校临时洗脑班迫害,一次被绑架到长沙市捞刀河洗脑班迫害,一次劳教一年。

王美玲于二零零一年一月九号去北京上访,被绑架到北京协和看守所关押,几天后宁乡县“610”的人把她劫持到宁乡县拘留所非法关押半年多,因为她家里经济困难,没有钱交伙食费,宁乡县拘留所每天只给她吃两餐,每餐只有一两米,很快饿出了胃病,闻到油盐味就呕,其中三个月吃什么呕什么,连早上漱口都呕,常呕得胆水、血水一大堆,再后来一个月,干脆不能吃东西,粒米未进,每天干呕,比死还难受。

她一百二十多斤进拘留所,最后瘦到五十多斤,脸色苍白,皮包骨,说话也没有力气了,坐都坐不起来了,每天只能躺着,最后全身瘫痪。她多次要求放回家,宁乡县“610”人员还不肯放她,于二零零一年七月又把她劫持到宁乡县党校临时洗脑班迫害,之后他们又把她劫持到宁乡县拘留所,非法拘留了几天,他们看到她身体虚弱到那种程度,送劳教所也不会收,而且怕随时出生命危险,怕担责任,才把她放回家。

家遭洗劫一空和多次关押 宋佑娥控告江泽民

宁乡县资福镇六十六岁的宋佑娥老太太,被非法抄家,三次被绑架到宁乡县拘留所关押,二次被绑架到宁乡县党校临时洗脑班迫害。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一日她到北京上访,讲明法轮大法的真相,在天安门讲真相、炼功,当即被恶警绑架到车上送到当地派出所,遭警察用电棒击打,她的手也被电焦。第三天后,宁乡县资福镇派出所把她劫持回宁乡,直接非法关押在宁乡县拘留所,在拘留所迫害了七天,受尽各种折磨和毒打,第一次是宁乡县偕乐桥派出所的恶警两人轮番将她压在地上,拳打脚踢,双手扇耳光,在头部和脸部猛打,直至被打得昏死过去。第二次是宁乡县资福镇派出所周德龙用棍子打她的腿脚,用脚猛踢她的腿部,将她踢跪在地后拳打脚踢。

从宁乡县拘留所刚放回家,当晚十点钟,又被绑架到宁乡县偕乐桥派出所,资福镇综治办非法要她交钱放押金,她没有钱交,宁乡县资福镇政法委书记刘奇武带领三十多人,来三辆车到她家来抢家产,抢走的物品有:稻谷三千七百多斤,连种谷二百斤也抢走了,米缸里的米被抢的一粒不剩,家里的农用抽水机及柴油机动力,打气筒一个,铁门一块,靠背椅子五把,大台凳一套,她家为儿子结婚准备而饲养的两头大肥猪,每头二百多斤,饲养的一百七十三只肉鸡,每只三斤多,音响一套,录音机三台,收录机一台,电风扇一台,连她儿子的修车工具:手电钻,台钻,充气机,电焊机,千斤顶二个,大小扳手全套,全部洗劫一空。一把祖传马刀被派出所所长周德龙亲手抢走,她丈夫气得不行,要举手打他,他叫喊道:“不是看你老了,我一脚可踢死你。”翻箱倒柜,衣物丢了一地,门页门框被掰坏,搞的满屋一塌糊涂。

资福镇综治办和派出所仍将她绑架到宁乡县拘留所迫害三十九天,而后又劫持到宁乡洗脑班迫害一个多月。

遭劳教酷刑和常年囚禁,李荣控告江泽民

退休女教师李荣, 七十一岁,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看守所,洗脑班,劳教所,非法囚禁在敬老院,两次被非法劫持到株洲白马垅劳教所迫害。

在劳教所里,有一天她深夜在床上炼功,突然被姓张的吸毒惯犯“夹控”一下将她拖到地上暴打,使劲用拳头打,用脚踢,姓张的吸毒犯,个子高大,八次被关进劳教所,为了自己减期早出去,听从狱警的唆使和安排,非常卖力的迫害大法弟子。当时六十多岁的李荣被毒打的实在受不了,一下冲出房门,高喊正法口号,吸毒犯拼命的来拖,李荣的手被撞到门边,撞破了血管,鲜血流了一地。

吸毒犯叫来劳教所唐姓男恶警和贺姓女恶警,他们将李荣拖到一间空房子里,双手铐上,男恶警用烧火用的大火钳撬开李荣的口,女恶警将臭抹布拼命塞到她喉咙里,将她吊到门窗的最高处,他们嘴里还又骂又叫的。李荣使劲里喊出发正念口诀,臭抹布一下从口中猛冲出。他们又将她拖到一个很远的地方,将她关到禁闭室。这禁闭室有双层门,外层是铁栏杆门,里层是铁板门,里面长两米,宽一米半,边上一块两米长、半米宽的水泥板做床,地上全是泥水,角落里一个小孔洞是大小便用的,全用废铁片封住,没有光,中间一个小铁窗,这里既臭味难闻,又阴森恐怖,里面不知迫害死了多少人,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听到里面发出怪叫声,真令人毛骨悚然,没有水喝,每天就只送个馒头,棉被也没被套,潮湿发霉,每天都是到很晚才扔进来,早上又收走,在里面蚊叮虫咬,臭气熏天。她在禁闭室里被非法关押了十二天才放出来。

两次非法劳教迫害时间长达近五年。又被宁乡县教育局伙同宁乡县政法委、“610”将她非法拘禁在宁乡县夏铎铺龙凤山敬老院长达五年多。

从二零零一年起,她的工资卡就一直被宁乡县玉潭镇联校没收掌管,工资卡上有多少钱自己根本不知道,也不能支配。他们还每月非法扣除她工资雇佣专人日夜在敬老院守护监管她,每月由联校控制只能在他们手中领取自己工资中五十元作日常生活使用。一个月仅五十元,有时连买卫生纸也没钱,想吃点什么、买点什么更是成为一种奢望。

李荣的丈夫早年去世,她也没有子女,一个孤身老人,按理说敬老院是孤寡老人安度晚年的温馨家园。但对李荣来说,敬老院却成了非法关押她的牢笼,使她成为一个失去自由的不是囚犯的常年囚犯。

修炼法轮大法,让人们的心灵得到了净化,身体也得到了健康。法轮大法造福整个人类,却受到江泽民党魁一意孤行的打压迫害,这种打压的结果直接就是对法律、信仰的公然践踏,是对人权、正义、公理和人性的背叛和大毁灭,是社会文明和法制的大倒退。江泽民非法剥夺公民信仰和人身自由,动用国家全部机器,使尽各种恶劣残酷的手段迫害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声称“打死算自杀”,使几百万大法弟子失去宝贵的生命。

江泽民践踏中国宪法和刑法,是最大的违法犯罪份子,可至今仍逍遥法外,是中国的悲哀。十七年来的迫害,至今仍在延续。

历史告诉我们无论什么样的政权和个人,如果逆天叛道,残害无辜,与正义和善良为敌,都没有好下场。十七年来江泽民迫害法轮功,血债累累,犯下不可饶恕的滔天大罪,必将受到正义和法律的制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