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我们也要学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六月七日】儿子大学毕业已经两年多了,上大学时谈了个女朋友,知书达理,长的也温柔可人。正当我们准备今年给他们结婚的时候,有一天,儿子心情沉重的对我说,他女朋友是乙肝携带者。我听了以后,故作镇定的问他是怎样想的,打算怎么办?

儿子说,肯定走下去,并且说,他不愿放弃这段感情,更不愿在她有难的时候而雪上加霜。我又问他什么时候知道的。儿子说,上大三就知道了。

我当时立马就起了埋怨心,怨儿子怎么不早点给我说,怎么不早点结束那段感情,还一直走到现在,结婚以后怎么办?给你传染了怎么办?生了娃也有病怎么办?埋怨话说了一大堆,儿子解释也听不進去,只顾自己发泄情绪,根本没有考虑到儿子的感受,完全忘记自己是个修炼人,所说的话完全不符合修炼人的状态。

当我意识到我还有这么强的人心的时候,我感到很惭愧,立即归正自己的心态,对着自己的身体内和空间场,发出强大的一念,彻底铲除这个败物及因素,把它们彻底清理干净。

师父的法立即打入我的脑海:“为什么遇到这些问题?都是你自己欠下的业力造成的,我们已经给你消下去无数无数份了。只剩下那么一点儿分在各个层次之中,为提高你的心性,设的一些魔炼人心、去各种执著心的魔难。这都是你自己的难,我们为了提高你的心性而利用了它,都能让你过的去。只要你提高心性,就能过的去,就怕你自己不想过,想过就能过的去。”[1]师父的这段法深深的打动了我的心,我知道这是师父让我提高心性,让我放下对儿子的情,从人中走出。

突然思想中闪过一念,这也许是他们该走進大法的时候了,就对儿子说:“你们学大法吧,你看我和你爸学法这几年,我们一粒药都没有吃,而且我们炼功人一个比一个健康,我们做每件事,都用真善忍来衡量,而共产党从建政至今,运动不断,三反、五反、反右、文化大革命、六四大屠杀、九九年又迫害信仰真、善、忍的修炼人,制造天安门自焚,栽赃法轮功,残暴的干着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恶——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卖,共产党信的是违背天理的无神论,宣扬的是战天斗地。你看现在的社会都成什么样了,毒品遍地、空气污染、水污染、毒食品、毒疫苗、百姓餐桌上还有能让人放心吃的东西吗?中共邪党给人洗脑让人已经不知道什么是道德,为了钱什么都敢干,他是这一切灾祸的根源,所以天要灭它。”

儿子说:“妈,这个我都知道,共产党是个什么东西我也知道,来咱们家的大法弟子我也接触了,我在家也呆了两个多月,我原来也不怎么理解你们,我现在知道你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真相,你们的一言一行我也都看在眼里,你们都在做世界上最好的人。”我说:“那就赶快進来吧,只有师父能救了你们,只有大法能救了你们!”

我那天和儿子谈了很多,儿子也听得非常认真,最后对我说:“妈,我们也要学大法!”

记得去年的某一天,儿子放假回家,刚進家门,就急不可待的对我说:“妈,以后再不要给我(银行卡)打钱了,我已经上班了,能挣钱了,你们还给我打钱。”我说:“没呀,没听你爸说给你打钱呀!”儿子就问正在忙着的丈夫有没有给他打钱,丈夫从后门走進来说:“没呀。”儿子说是一个陌生人的名字,接着又说:“我还以为是哪个学员没交学费,你让打在我卡里。那就奇怪了,可能是谁打错了。”突然,师父的一段话打入我的脑海,我就对儿子说:师父在《转法轮》第四讲〈提高心性〉中讲到:“北京有个学员,晚上吃完饭领着孩子到前门去遛弯儿,看见有广播车在宣传摸奖券,小孩凑热闹,要去摸奖。摸就摸吧,给小孩一块钱去摸,一下摸了一个二等奖,给一辆高级小孩自行车,小孩乐坏了。他当时脑子“嗡”一下:我是个炼功人,怎么能求这个东西?我得这不义之财,我得给他多少德呀?”还没等我说完,儿子高兴地对我说:“妈,我知道怎么做了,我把钱给人家原样打回去。”说完,立马打开电脑,把钱退还给给他打钱的人。看着儿子的举动,我和丈夫会心地笑了。

这就是发生在我家的几件小事,现在我们全家都沐浴在师父的佛恩浩荡中,我感觉自己太幸运了,太幸福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