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潍坊优秀教师控告元凶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六月六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山东潍坊第十二中学优秀语文教师赵雪梅女士,曾患有严重的“美尼尔氏综合症”、有半年时间不能上班,生活几乎不能自理。一九九九年初修炼法轮大法后,她身体迅速恢复健康,无病一身轻,她全身心的投入了教学工作。

在日常生活和工作中,赵雪梅以“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诚心关爱每一位学生。对于生活困难的学生,总是尽力的给予帮助;对于差生,更是关爱有加。赢得了家长们的信任和学生们的爱戴,多次被学生评为“最受爱戴的老师”。在教学工作中,兢兢业业,用心教学,每堂课,都要认真准备充分,从不敷衍,所带班学生成绩名列前茅。一九九九年四月,在坊子区初中语文优质课评选中,她所讲的《怀疑与学问》一课被评为一等奖。她的教学论文也多次获奖。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前中共头子江泽民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赵雪梅和丈夫桑明刚因坚持自己的信仰多次被迫害,家人受株连,她说:“十六年来,我们家几次被非法抄家,我们夫妇被拘留、劳教、被截断生活来源,给我们和家庭造成了严重的伤害,给家人带来了极大的惶恐不安,给我们的女儿幼小心灵留下深深地创伤,在学校备受歧视。”

二零一五年六月,赵雪梅、桑明刚夫妇对这场迫害的元凶江泽民提出控告。以下是赵雪梅陈述的遭迫害经历。

一、工作权利被剥夺,又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二年三月十四日上午,我被校长刘庆俭叫到校长室,随即失去人身自由,工作权利也被非法剥夺了,原因是我给学生讲过法轮功真相。工资从二零零二年四月被学校非法停发。

三月十四日下午,在坊子区610办公室朱延林、丁文科的授意下,教育局和学校派人强行将我送到潍坊法制培训学习班(实质是洗脑班)非法扣押,严重影响了学校的正常教学秩序。当我所教的学生得知他们尊敬的语文老师被带走后,其中一个班的学生全哭了,另一个班的学生则全体罢课,强烈要求我回去上课。有的家长还亲自找到区610办公室要求放我回校上课。610人员也都明知我是优秀教师,是个善良的好人,但为了自己的饭碗,仍昧着良心继续迫害。

我在洗脑班失去人身自由近半月时间,被强制写保证书,被逼放弃修炼,在610人员的恐吓高压下,我违心写了他们要求的保证书,在巨大的精神压力下,我因修炼法轮功而好的病又犯了。回家后,坊子区国保大队的王全峰、赵成林乘机找上门,威胁我丈夫桑明刚缴纳所谓五千元“罚金”,否则就劳教我。遭到拒绝后,610和学校以转化不彻底为借口准备再次送我去洗脑。为避免再落虎口,二零零二年五月八日,我被迫流离失所。

二、遭野蛮灌食

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八日,我又被奎文警察绑架,送潍坊看守所拘留,我绝食抵制一周后,遭野蛮灌食,被五、六个在押男犯人死死摁住四肢和头部,女狱医用一胶皮管子插入我的鼻腔,使我几乎窒息。在我奋力抵抗下,他们没有灌成。我被转到潍坊法制培训洗脑班。我继续绝食抗议对我的非法关押,在洗脑班扣押六天后,我已被迫害得奄奄一息,洗脑班怕承担责任,才不得不放我回家。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期间,奎文公安分局偷偷给判了劳教两年半(所外执行),没有通知家人和本人,直到二零零三年秋天,我去坊子区教育局要求恢复工作时,教育局为找理由拒绝才告诉我。

三、失去教学工作、工资被停发

从二零零三年起,我多次去教育局、学校反映情况,要求恢复工作,学校和教育局互相推诿,一直得不到答复。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十七日,华远中学校长王志强(我的工作关系已被转到华远中学),在区610主任朱延林的授意下,以谈恢复工作为幌子将我骗回学校。丈夫不放心,陪同我前往。早有预谋的610主任朱延林、丁文科亲自上阵,指挥恒安派出所警察将桑明刚绑架到派出所非法扣押数小时,在家人的强烈要求下才放回。朱延林、丁文科又到学校财务室将我被学校非法扣押的工资和工资卡全部抢走。从此我的工资每月都被坊子区610非法截留了。自从二零零二年四月,我的工资被学校非法停发后,一直没有经济来源,全家生活靠丈夫挣钱来维持。

四、与丈夫双双被绑架,家被抢劫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早上不到七点,我的女儿正要去上学,刚打开防盗门,早已隐藏在外的潍坊坊子区国保大队便衣就夺门而入,将我和丈夫绑架。警察将我的双手背铐,用衣服蒙住头脸,劫持到坊子凤凰派出所扣押;桑明刚则被强行带到坊子公安分局。原因是国保大队怀疑明慧网曝光他们罪恶的文章是我写的。

傍晚,我俩又被秘密转移到潍坊市警官培训基地分别扣押在不同房间,坊子国保大队队长商敬元、王全峰、赵成林等对我们分别进行非法审讯。商敬元恶狠狠地踢着我的双脚,咬着牙说:“不能让她太舒服了。”恶警们对我软硬兼施,企图套出他们认为有用的线索。王全峰狂傲地说:“在这里,谁都可以给你戴上手铐!”并且采取晚上不让睡觉的办法折磨我,警察们分批地不断来对我恐吓谩骂。我善意的劝他们不要作恶,为自己留后路,竟遭到一戴眼镜恶警司机的疯狂打骂,先是狠命地打耳光,继而用衣服包住我的头脸,堵住嘴,使我几乎窒息。参与绑架的有七、八个便衣警察,其中有一姓鞠的男警察,一名叫厉红(音)的女警察,还有一个叫毕晓晨(音)的参与了抢劫。

二十五日上午,在没有家人在场,也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商敬元、王全峰、赵成林操纵坊子国保大队警察在我们家非法抄家,并实施抢劫,抢走家里所有大法书籍、字画、还有大约五千元现金,医保卡一张,手机、小灵通各一部,两串门钥匙还有轿车钥匙。几天后,又抢走了我家的“爱丽舍”轿车。

皇历新年前,桑明刚被劫持到济南章丘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没有通知任何家人。我戴着手铐逃离警官培训基地后,被迫流离失所。家中孩子突然失去爸爸妈妈的关爱,只能和七十岁的姥姥相依为命。我们俩被迫害,给孩子和老人很大的精神打击,突如其来的家庭变故给孩子幼小的心灵带来的创伤和压抑是同龄孩子难以承受的。

原本一个幸福的家庭,被迫害得妻离子散,丈夫被非法劳教,我被迫流离失所,年幼的孩子享受不到父母的关爱,年迈的母亲不仅得不到女儿女婿的照顾,还要承担养育外孙女的重担。

五、被锁铁椅子

二零零九年八月初,流离在外的我因牵挂孩子和老人回到家中,八月二十四日上午十点多,我正在家和母亲包包子,却突然听到阳台那边传来女儿的惊叫,原来是坊子区三、四个国保大队便衣手持铁棍正在撬我家阳台门锁,我家住一楼,他们光天化日从前院翻墙进入,我母亲劝他们不要做坏事,讲善恶有报的道理,他们不听劝阻,竟然用大铁棍砸碎阳台门玻璃破门而入,当着可怜老人和孩子的面将我绑架,我质问他们凭什么抓人,他们说:“我们只管干活,当官的叫干啥就干啥!”。我被野蛮的拖拽到坊子国保大队,锁到铁椅子上,手背铐,腰部也铐在铁椅子背上。

双手反背铐在椅子上
双手反背铐在椅子上

当时国保大队队长是赵伟,曾是我和母亲的学生,前面发生的一幕,就是他操纵的。在江泽民迫害政策下的警察,已丧失了最起码的人性,连自己的老师都能摧残。然后又强迫我到一楼按手印,拍照,我拒不配合,遭到王永军等三名警察的撕拽,狠命扭胳膊,在我的奋力抵抗中,他们没有得逞。几人把我抬到车上拉到潍坊看守所,但被看守所拒收。几人又气急败坏的将我重新铐到国保大队的铁椅子上长达三十多个小时,晚上也不放下。

期间,王全峰、赵成林、赵伟分别在我面前讽刺羞辱我。然后又将我扣押到坊子地质大酒店五楼一房间,晚上手被铐在房间椅子上,由我单位教师和警察同时看管。

八月二十六日傍晚,我被非法送潍坊法制培训洗脑班,扣押近一个月。

九月二十三日上午,我又被潍坊610的付进宾伙同坊子610的白秀娥及学校副校长商克斌送到山东法制培训中心洗脑班,精神迫害一个月后,身体极度虚弱,被人背出牢笼。然后被坊子国保大队非法劳教一年(所外执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