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长来的生命 来不得半点的含糊和放松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六月十四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老弟子。修炼前,我有风湿病、胸膜炎和妇科病,修炼后这些病都不翼而飞了,我亲身体验到大法的神奇,沉浸在无病一身轻的幸福快乐中。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以权代法,动用整个国家的宣传机器,煽动、挑拨民众仇恨大法,开始了全国性全面对法轮功铺天盖地的抹黑宣传,发动了对法轮功学员灭绝人性的残酷迫害,在这种情况下,街道几次到我厂,叫保卫科的人找我谈话、干扰我;下班回家,街道的人更是三番五次到家骚扰恐吓我及我的家人,使我不能正常工作、生活,怕心很重,几乎放弃了修炼。

不幸的是在我四十五岁那年,二零一零年五月份,被查出乳腺癌(右乳),当时感觉自己一下掉進了冰窟窿里一样,非常无助。这时突然想起师父,我就喊师父救我,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之后,我做了手术,可医生却说我的病理不好,必须到沈阳医院做后期治疗,不然容易转到肺上,治疗费就得二十万。可我是工薪阶层,哪有那么多钱啊!我放弃了去沈阳医院的治疗。

医生又建议我做八次化疗,做化疗是非常痛苦的,我做了三次化疗,就坚持不下去了,又放弃了。在这期间,师父曾多次在我睡梦中点化我,让我修炼,可我就是悟性差,还半信半疑,没有把自己当成修炼人,起初先是吃医院开的药,后又吃海参来补养身体,接着又忙着找工作,觉得住院治疗花了不少钱,买房的欠款还没有还完,又想儿子长大了,以后结婚也得用钱,便不顾家人的反对找了一份门卫工作,心想赚钱是第一位的,再说这工作也不累,没有问题。

上班后,一点一点的放松了学法炼功,一次睡梦中,我坐公交车回家,车开到半路时,想起了我工资没拿,就赶快下车回去拿工资,梦醒后,心想这是师父点化我,让我修掉对钱的执着,嘴上说修掉它,可心没有真正修掉对钱的欲望,还接着上班。

没想到上了半年班,我从乳腺癌手术不到二年半时间,癌细胞就又转移到肺,所以只好在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初,辞去工作回家了,又想起学法轮功。

大约过了半年,我去医院检查身体,医生说没有发展,即使是这样,我不但没有继续抓紧时间学法修心性,反而又不紧不慢的放松了修炼,我那颗对钱的执着心又起来了,又开始找工作,干了不到二个月,我就开始感冒咳嗽,痰中带血,身体消瘦,肚脐出异物像脓一样,发出很臭的味儿。

我又去沈阳附属医院和肿瘤医院看CT片子,两家医院都让我继续化疗,我放弃了化疗,辞去了工作,回家心想这回我一定要把对钱的执着修掉,我就大量学法炼功发正念,接着真是身体一天比一天好,身体有劲了,人也精神了,我再次到医院复查拍CT片子,医生看到片子后很吃惊的说:控制的很好,没有发展。自己心想大法真是超常神奇呀!可我没有做到精進努力实修,思想稍微有一点放松,旧势力马上就钻空子,有一点常人的执着心,就能带动起所有的执着心,特别是那个对钱的执着,慢慢又在心里翻腾,还得找份工作挣钱,我对钱的执着好像掉到漩涡里了不能自拔。师父不想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又在睡梦里多次点化,我梦见自己拿着《转法轮》的书讲真相救人,慈悲的师父鼓励弟子不要放松学法炼功,修好自己才能多救人,可我把师父一次次替弟子承受罪业给延长来的生命,当成了儿戏,我真对不起大慈大悲的师父。

之后又开始了第三次找工作,又找了一个门卫工作,可上班才一个多月时间,我耳朵开始往外流脓水,很臭,医院开的药天天抹,可越抹越重,感觉自己的半个脑袋都堵住了,整个后脑勺的皮肤起了个大包,有的已化脓,感觉自己整天迷迷糊糊,没有精神,无奈我只好又辞去了工作,到医院复查。结果比上次还重,我肺部肿瘤又多了,而且左乳出现了结节,还有子宫里也多了肿瘤,腿肿的很粗,逐渐出现身体无力,走三、五米的路都很吃力,在床上翻身都费劲。

这回我真的感到修炼的严肃,不能有一丁点的放松,就像《转法轮》书中写到的“但是有一个标准,超出你的天定、原来的生命進程,以后延续来的生命,完全是给你炼功用的,你稍微思想一出偏差,就会带来生命危险,因为你的生命進程早就过去了。除非你走出世间法修炼以后,没有这个控制了,那个时候就是另外一个状态了。”[1]

我摔了三个跟头,一次比一次重,这时我才真正向内找,找到我没有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把修炼当成了儿戏,对待修炼的不严肃,没有做到实修,一边吃着药,用着偏方来保命,一边又想得到神佛的保佑,这哪里还是个大法弟子呀!我就这么不争气,慈悲的师父还是不放弃我,一次又一次把我从悬崖边上拉回来,而我却不知道珍惜,我流着眼泪跟师父说:师父对不起,我这个弟子当的太自私了,今后我一定横下一条心修炼法轮大法,一修到底,什么执着心也别想动摇我这颗修炼大法的心,就在这一刻,我那颗长期被各种执着束缚的心瞬间松绑了、解脱了,心也一下子空了。我现在精進修炼大法,身体却非常的好,身上有用不完的劲,精力充沛,不用吃药,也不用什么偏方了,什么钱财,什么乱七八糟的执着心好像都与我没关系了,一点不动心,每天心里想的全都是大法,师父怎么说我就怎么做,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少给师父添麻烦。

我把七二零后不修炼的同修找回来,到我家集体学法、诉江;我有一个好朋友,我以前给她讲真相,她不相信(讲了好几次)她说:你要身体好了我就信。这回她看我真的好了,她现在不仅信师信法,还和我们一起学法了。

这一切都缘于大法的慈悲,又把弟子引领回正路,溶入到正法洪流中,感恩法轮大法的神奇!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