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如何去掉党文化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六月一日】师父在最近几年讲法中,不断的讲到大陆大法弟子应该注意清除党文化的问题。师父讲法我感觉一次比一次重,我悟到是大陆大法弟子的党文化因素已经对自己证实法、海外弟子证实法产生了严重的负面影响,甚至干扰到师父了,比如神韵光盘的事情。

怎么办?光认识到自身有党文化不行,怎么办才能去掉?这成了摆在我面前的一个问题。最开始我想的是,师父讲过:“法能破一切执著”[1],那我就多学法吧。其实我本来就比较重视学法,所以我更加努力的学法、背法,加上平时也发正念,加上讲真相,但是基本上在个人修炼上用心了,特别是学法上已经尽最大努力了,党文化应该去掉了吧。

但是事情上我发现并非如此,我的火气还是很大,我打电话讲真相的时候,声音很大,据同修说,不是讲,简直是在喊,但是我自己没有感觉,还觉得这是理直气壮,有正念的表现呢,这样也劝退了一些人,部份常人在听完我讲真相之后,也表示了明白法轮功是什么了,对我表示感谢,我更加认为自己喊的对,不喊他们听不清我讲的是什么,这是没有怕心的体现。后来我才明白,为什么我也能够喊退一些人,虽然当时我没有意识到自己有党文化的因素,但毕竟我还是有很多人心修下去了,有善的一面,虽然我的善不是纯善,也能够起到一定的作用,但是得救的人数不多,我也纳闷,我这么用心,可是劝退的不多,退的人数与我用心的成度不成正比。

跟同修交流的时候,同修对法的认识如果与我不一致,我就象机关枪似的反驳,而且是用师父的法来反驳对方,有的同修记的法没有我熟,也没有办法反驳,就不吱声了。后来我在注意修去党文化的过程中才知道是什么回事。同修说,你用师父的原话来跟我争辩,谁敢说师父讲的话不对呀,我虽然不同意你的认识,也只好不吱声呗,但心里不服气,很多同修间的间隔与矛盾就是这么产生的;有的同修认为自己应该向内找,也不吱声了,但很多心里也不服气,造成间隔;有的同修是觉得虽然我态度不好,但是毕竟指出她的问题了,所以她认为对自己也有提高,所以对我表示感谢,但心里并不很舒服,因为我说话伤人呀。因为党文化中那种反问、质问、命令的说话方式非常伤人。

师父有一次让我看到一只老鹰头上长着一只象啄木鸟那么长的鹰嘴,又长又硬还有点鹰勾,这就是点化我说话咄咄逼人在另外空间的体现,那要扎到人心灵上,比锥子扎人还疼,后来在修去党文化的过程中,才明白党文化的说话方式中就有话中带刺。遇到比我更强势的同修,更能说会道的同修,我就自认无奈,虽然并不认可对方的观点,但却无可奈何因为反驳不了,心里想着:这人可真强势,太吓人了,我可没有办法跟她配合,后来才知道对方同修那种强势也是党文化的表现。

可想而知,我这种带着强烈的党文化中的争斗之心,学法效果也并不好,表现出来就是抢速度,念法念的非常快,还认为这是精進的表现呢。

我身边有个同修,法背的很好,讲真相也讲的不错,就是学法抢速度,一般一个小时之内背一讲法,一天能够背好多讲,哇,我当时还羡慕呢,后来才明白,抢速度本身也是一种争抢的表现,有争斗心,也可能是急功近利的表现。因为党文化不去,虽然法学的很多,但是从她身上很少能感觉到那种修炼人的慈悲与祥和,她每次来找我,我都是感觉到一阵旋风来了,来的快去的也快。她说,我得抓紧时间哪,现在时间多快呀。我觉的她很精進,但也感觉到有点古怪,后来看了《解体党文化》才明白,那种“精進”中多少掺進了党文化的因素。这是不是说同修不好,我想说的是,在党文化中想正确理解师父的讲法都很难了。因为党文化中那种极端的认识方式,的确会严重干扰我们正确理解法。

我还听说过一个同修的事,也挺有意思的。说他法学的挺多,《转法轮》倒背如流,学法时标准的双盘。可是党文化不去,用党文化的强制来要求别人。去他家学法,都得是标准的双盘,因为他能盘很长时间,所以谁疼了要中途拿下来,他当时就会瞪你一眼。谁学法姿势不端正,他要急眼了可能一脚踢你屁股上。听说在他家学法打瞌睡的,他急了可以抄起身边的一只拖鞋就扔了过去。这种状态其实会造成同修间的间隔,一般的同修会心里害怕这种强势的同修,看到对方有问题也不敢指出来,而让对方自我感觉良好,其实对自己修炼不利。

刚才举这两个同修的例子,真的是非常精進的同修了,法已经学的非常多了,为什么还有党文化因素,可能是没有重视《解体党文化》这本书吧,也可能是没有真的按照法的要求修自己吧。

很多同修都有这种想法,看《解体党文化》太耽误时间了,学好法自然就能解体党文化。我因此认真看的过程中,在深入理解之后才明白,真实的情况是:我们带着党文化认识法很难真正认识到法,去掉党文化的思维,不带有任何观念才能理解师父的讲法在不同层次的内涵,要不然就会偏激、极端的理解师父的讲法,自己还不知道。

师父讲过:“直到近几千年人类正统文化出现后的表现,如历史上出现的所有名人哪、大事啊,实际上这都是在给人类奠定文化、奠定思想、奠定人的理念,叫人能够在传大法的那一天认识法、认识真正修炼的文化。”[2]那我们反过来想,我们带着变异文化,如何能够正确理解法,断章取义,片面理解师父的讲法都是与党文化有关。要先去除了党文化才能正确理解法。但是如果带着党文化学法呢,虽然不纯净,但也能够悟到一些法理,但是有阻碍作用,难度大。去掉党文化非常必要。

如何去掉?可以把《解体党文化》读透。我在看《解体党文化》的过程中,真的是感觉看明白一个道理,自己从党文化中就解脱出来一部份。这样认认真真的看呀、读呀,用心看,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我现在才明白,如果要想真正的全部把自己身上的恶党文化因素解体,这不是一两天的时间就能达到的,可能得花一段时间。

为什么这么说呢?要想去掉党文化,必须首先能够分清党文化,这才可能真正的去掉,否则的话,连什么是邪党文化都认识不清,还谈什么去掉呢!?邪党是用暴力加谎言全面控制社会,包括个人生活,连家庭、夫妻关系,生育,孩子教育等最私生活的事情都全部变异,很多没有文化的同修认为自己没有上过学,不用看《解体党文化》,其实是一种错误认识,因为你周围的一切,看到的,听到的,周围接触到的一切信息全都是在党文化中变异的,很多同修认识的清醒也是在党文化中清醒,并没有真正的认清。如果不重视起来,更谈不上清醒了。

举个例子,比如那天出门,路边都是大柳树,看见一个老太太抱着一个小孩,小孩哭着嚷着要折柳枝,老太太说我给你折一枝,上去就折一枝,以前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好,反正路边到处都是柳树嘛,看了《解体党文化》之后才明白,随意攀折花木是属于党文化呀。

文章开始的时候,我提到我在看《解体党文化》之前,火气很大,说话声音很大,在师父多次点化之下,后来我在不断的看《解体党文化》过程中,我自己就感觉到自己开始平和了。现在我再讲真相,已经不是那种高喊的状态了,以前讲完真相,喊的自己嗓子都累,现在没有这种感觉了。

我写这篇文章,就是想说:要认清党文化,才能去掉党文化。我想作为国内的同修,就是得多看《解体党文化》这本书。作为国外的有党文化的同修,要求与国内是不一样的,除了看这本书之外,需要在正常社会中找一个工作,或者多与国外正常社会的人接触,尽快适应正常社会的状态。

看《解体党文化》我也是刚开始用心看,但发现里边提到了我很多很多的变异行为与观念,而且很多观念都是我在学习、生活、工作中认为是理所当然正确的东西,但实际上却是党文化的观念。我也希望自己能够尽快的去掉自身的邪党文化因素,纯净自己,救度众生。

个人所悟,层次有限,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七》〈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