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一思一念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五月七日】很长时间没有写修炼交流心得了,总给自己找客观理由,其实还是一个字“私”在作怪。在大法中修炼了,提高了,逐渐成熟了,把自己是怎么在法中实修提高的,写出来和同修交流,希望和同修共同精進。

记得有一次家人去给我请假,家里离单位有很远的路,可到了那里,单位一把手却说没有请假条了,让家人去上级人事部门去取。其实取请假条,我知道应该是单位派下属去领。家人没有修炼,比较实在,很爽快就答应了,从那里到取请假条的地方也是很远的路。等拿到了空白请假条再回来,单位一把手就下班了。家人回来给我说了这件事,在说的过程,他没有流露出单位一把手让他跑腿他嫌麻烦的表情,但是我当时就跟他说:我在机关工作了这么多年,什么不清楚,让你跑腿,他就是小看我,也没有高看你(指家人),单位领导这是故意刁难咱们,把咱们当傻子使唤。那时我心里已经返出愤愤不平的心,但我没有察觉。

下午家人拿着请假条去让单位一把手签字盖章,然后返回上级人事部门盖章,最后再把请假条送回原单位。家人刚刚走后,我就觉得发困,想睡觉,但是躺下却翻来覆去睡不着,头有些痛。一个多小时的功夫家人办完请假手续回到家里了。我们驱车十几里地回到老家,那时我就觉得发冷,也不知道是因为天气冷的原因还是自身原因,因为自从修炼以后身体无论怎么不舒服也没有了病的概念,吃完饭我们就又驱车赶了一百里路,路上开始感觉浑身每个关节都痛,到了目地地,开门我就躺到床上了,浑身疼的我快扛不住了。从晚上八点一直到十二点,我心里不停的发着正念否定着假相,同时向内找,才发觉是自己的执著(心思不正返出的恨心)造成的邪恶钻了空子。到十二点时,我浑身大汗淋漓,一切疼痛的症状消失了。

还有一次是我去同修家办事,顺便提醒同修向内找,因为同修身体出现不正确状态好几个月了。虽然做三件事基本没有受到影响,但是因为平时的一些修炼中遇到的麻烦,同修不知道向内找,给他提出来,他还喜欢辩解掩盖。我觉得帮助同修提高心性,几次善意的提醒他向内找,千万不要等到有大漏了。在言谈中,他妻子(同修)的一句话,我没有在意,只是朝她笑了笑,但同时显示出了一点轻视她的心。当时也没有觉得怎么样。

因为这位同修的妻子平时一起学《转法轮》时有几个字她经常读错字音,她读法时,有的句子读不成一句话,单字蹦。读一段法需要很长时间。而且每次提出后,下回有的还犯。刚开始跟她一起学法时,我觉得奇怪,怎么她读错了,没人给她提出来呢?就连她丈夫(上面说的那个男同修)也经常一起学法,他自己读的那么顺畅,字音读得也对,也没有给她提出来帮助她提高。只有我在不厌其烦的给她指出来。这次表现出来对她说的话自己不屑一顾没有察觉。回到家里洗脸时,一下发现自己鼻孔下面一个黄豆大的硬硬的包,有点痒,而且有点越来越大的趋势了。我一下意识到是又有漏了,赶紧找自己,没找到,我坚定自己必须找到才行,回想自己一天中的一言一行。一下想到了同修对我说话时,我那个心理过程,找到了那个执著,心里念着发正念口诀,一会儿那个包不硬了,再后来没有感觉了,早上起来发现不翼而飞了。

师父慈悲,把大法给了我们。修炼时至今日已经这么多年了,在真修中,我真的体会到大法是一部上天的阶梯,我们在一步一个台阶甚至是一步几个台阶的向天上走,而“向内找”就是师父赐予我们每个修炼人的一个随身携带的法宝。我们要学会使用,不放过每一个提高机会。

如有不妥,请编辑同修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