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合同修 平稳做资料七年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五月三日】二零零八年八月初,我妻子被恶警绑架、非法劳教两年,我走脱,到当时的一协调同修家里,她把我安排在一个资料点上。

一、做资料的初期

资料点有一个年轻男同修,是个上班族,下班后做资料,他做资料时我跟着学。可我连鼠标都没摸过,同修不嫌弃我,耐心的教我,一星期后我基本上学会了打印小册子,用电脑刻录光盘等。我非常感谢师父给我了这样的机会。

当时,我做的资料基本是自己发的多,每星期回老家一趟,给村里的同修送周刊和真相资料。周末晚上回家的路上,骑自行车发资料,我住的资料点到我老家四、五十里路,这样我来回就得走一百多里路。后来近处发完了就绕着路走发资料,有时一晚上得走近二百来里路发资料,我一般是晚上六点发完正念就走,一路发着真相资料,一边背法,先背《论语》,背经文,背《洪吟》、《洪吟二》,一直到二零零九年年底,一年半走了近万里路,走遍了十几个乡镇。

在这过程中,我也遇到过邪恶干扰,在师父的呵护下,有惊无险,有一次,去一山区发真相资料,发完后迷路了,我就到一个看水库的房子打听路,结果那看水库的年轻人,一听我是外地口音,就打电话给他们一伙人,我一听赶快往回跑,他们同伙从山下往上来,有开汽车的,有骑摩托车的。我求师父救我,结果我骑车拐到一个小道上。那伙人没看见我,我看他们可清清楚楚,我明白是师父在保护我了。

二、配合同修做《九评》救众生

二零零九年十月份,我与同修配合,我打印《九评》给她们送去,她与另一同修做,我再把做好的《九评》骑自行车带走,自己发一部份,给同修们送一部份。

二零一零年初,与我配合的技术同修教我独立做《九评》,做好《九评》就给发资料的同修送去。二零一零年三月初,原来做《九评》的同修遭迫害,这样从她那里拿《九评》的同修,就转到我这来了,从此我做《九评》的量加大了,一星期最少两箱,多则三箱,还得做一箱多甚至两箱多小册子,还得打印一百多光盘贴。我那时是专职做,一边打印资料,一边听师父讲法,还得装订小册子,还得抽时间把打印的《九评》做成书。有时一天忙的确实很辛苦。即使再忙,我每天早上发完六点的正念,就学一讲《转法轮》,晚上再抽空学师父的各地讲法,每周参加一下午的集体学法,由于学法有保证,尽管忙了些,也能从容应对。

二零一零年下半年,第六次人口普查,我当时一念,人口普查不是师父安排的,我不承认它,结果整个人口普查过程,我住的房子连问都没有人问,我就象是局外人一样,我知道这是在师父呵护我,真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1]。

二零一一年中秋节前,与我合作的一同修(该同修是流离失所的)回家呆了一星期,他的手机被恶人监控,随后该同修被绑架,他外甥同修得知后告诉我,我和他外甥还有外甥媳妇(同修),把他家的电脑、打印机、耗材,装了一机动三轮车,后来得知,他住的房子,左边的房子,右边的房子都被恶警打开过,唯独他那房子恶警没去开。我们都感谢是师父慈悲的呵护我们。

从二零一零年,妻子(同修)回家后,我们一家三口人在三个地方住,那时妻子同修收废品,面对面讲真相,考虑到资料点安全,就自己找了房子住,儿子上班也租房子住(那时考虑我流离失所,怕中共监控儿子的手机找到我),后来我与妻子通过学法,有了正念,二零一二年新年后,我们一家人三口才住在一块,但是矛盾也随之来了,妻子嫌我不找工作挣钱,成天牢骚,我当时是以做资料忙为借口,不找工作,后来我向内找,发现自己是以做资料忙为借口,掩盖自己怕被迫害的执着心,其实我当时是正念不足,有怕心,不愿找工作。

二零一二年正月底,我骑电动车到同修那里,拿神韵镜像,在市中心被一逆行的摩托车撞倒,那人头也没回的走了,我当时想站起来,可左腿小腿中间弯曲了,我当时念不正,心想小腿断了,不过我当时又一念,即使断了,师父也能给我接上,有几个好心人,把我架到路边,我借了别人的手机,给同修打电话,让同修与妻子,用机动三轮把我拉到家里。

当时我想利用这段时间多学学法,可是到了第三天就是星期五,得给同修打《周刊》,我在炕上躺着,告诉妻子同修怎么上网,可她点开动态网就是找不到明慧网,我当时没守住心性,有点生气,赶紧叫妻子把我扶下炕,我坐在电脑前,下载了《周刊》,我忍着腿疼打完了《周刊》,妻子再把我扶到炕上,大约是我被撞的第六天,师父的法打到我脑子里,“迫害更显大法弟子的风采 受难中我依然解救众生”[2],我赶紧让妻子把我扶下炕,做资料救人。

到第十天,我想炼功,就在炕上打开小收音机盘腿炼静功,可我一盘上腿,左腿剧烈的痛,我无法忍受这剧痛,我就求师父:师父,我痛的不能入静,无法炼功啊。我就这样一想,顿觉的自己象被一种强大的能量包容着,一点疼的感觉都没了,身体象坐在空中一样,一直持续近五十分钟,腿才稍微感觉疼,这种感觉一直到炼完功,我知道是恩师替弟子承受了。

从此我坚持每天炼功(单盘),每次都坚持一小时,一个月后改为双盘,两个月后就能骑车出门了,在这期间,张同修给我很多帮助,妻子付出也很大,还得照顾我,还得买耗材,还得送资料,这两个月比平时做资料还多了,还给同修打了一百多本《转法轮》,一开始《九评》妻子制作,她做的不很细致,后来我忍着腿疼制作《九评》。我出车祸后,静下心来找自己,光忙着做事,学法没跟上,被邪恶钻了空子迫害了。

二零一二年六月份一技术同修到我市,教我市同修修打印机,我身体刚恢复,技术同修毫不保留的教我们,我们几个同修也很认真学,基本上学会了彩喷打印机的维修技术,对我市救度众生起了很大作用,那段时间确实很辛苦,白天在同修家学修机子,晚上回家还得做资料。

我住的房子的一邻居,我家的人一出来,他就出门看看,给我们带来很大的不方便,后来我与妻子向内找,还是有怕心,后来就不理他了,到了八月份,房东赶我们不让我们住了,当时心里还不平,离租房到期还有一,两个月呢?后来我与妻子都悟到可能是师父让我们走了,于是我开始找房子,不几天就找了我现在住的房子,比原来那房子可好多了。

二零一二年年底,我的一亲戚给我儿介绍女朋友,一开始说,人家愿意,后来又传来人家不愿意,后来又传来人家又愿意啦,我听到这些消息,成也不动心,散也不动心,我想随其自然吧,儿子与那女孩子交往了一年多,后来分手,花了儿子一万多元钱,我对儿子说,别难为她,好聚好散。

二零一三年五月底,妻子发真相资料,给了国安便衣特务,他们一伙人把妻子抬到车上,送到派出所,然后派出所的警察把妻子送到拘留所,妻子不配合,不报姓名,一星期就出来了。这一星期,我是很艰难的走过来的,一开始,不知道妻子的消息,我对妻子的情,牵挂,后听说妻子被绑架了,有同修让我先离开家,有同修让我搬家,那时,师父的《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刚下来,我放下一切心,净心学法,坚定一念,师父我一定守住这个资料点,照样给同修打印新经文,做资料。八月初,我找了份只上夜班的工作,白天做资料。

到了二零一三年年历下来,我忙着给同修送耗材,同修做好了台历,我拉走给别的同修送去,有时从四楼搬下来,拉走再送到别的同修的三楼,七楼,送完还得去上班,妻子为了做资料,做台历,就不收废品了,专职的做资料。

三、与同修好好配合多救人

二零一四年六月初,本市三个同修在外地讲真相时,被绑架,其中有一位主要协调人(莲),家里耗材不少,我听说后,心想赶紧把她家的东西拉走,当天我就骑车到她家,从地下室拉走一车耗材,还有一些,我想第二天再去拉,第二天,我到她家附近的一同修那,听那同修说昨天晚上,他们已经把他家的东西都转移啦,后来恶人到莲同修那几乎没抄到什么东西。

三个同修遭迫害后,给我市救度众生,损失不小,她们三个几乎都是一片的协调人,都是资料点,她们供资料的同修就得找别人了,我这里也加了几个同修,相比之下,我们这就更忙了些,特别是我还得给同修供耗材,那阵确实忙不过来了,后来我把進耗材的电话号码发到站内信箱,后来多渠道進耗材。同修悟道,我地资料点没有真正的按明慧的要求,遍地开花,这也是同修遭迫害的原因之一。

莲遭迫害后,她刚帮助同修建的资料点,与我联系上,我就帮她進耗材,维修机器,做的资料除满足当地同修外。还有结余,我就把资料带走,那同修的丈夫、女儿都挣钱,丈夫不让她上班,一家人都是同修,都很单纯,同修做资料比较好,我们一直合作到今天。特别是每年做台历时,同修起了很大的作用。

二零一四年大约三月份,我到姐姐(同修)家,遇到我地一参加过师父办的一九九四年济南二期讲法班的同修(梅),梅十多年没发资料啦,我与她交流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要听师父的话,赶紧救人,到了第二个星期,听姐姐说,资料都让梅拿走啦,后来我给她们加了些资料,还不够,梅做资料几乎都是面对面送的,一星期一百来份小册子、《九评》,还有其他真相光盘。

还有一位同修,二零一二年年底走回来,本市一部份同修对她有争议,可她捎信让我到她那,建资料点,做资料,她家的邻居,一直配合中共监视她,那人认识我,我有顾虑,考虑到我家资料点的安全,妻子急了,说人家要救人,你怎能不配合,后来我向内找,是怕心在起作用,我消除怕心,帮她娘俩建起了资料点,我给他们提供耗材,他们做的资料供给当地的其他同修,后来不够,我就给他们送,后来他儿子发资料时,被绑架,有了怕心,他们就渐渐的不发资料了。不过当时那同修精進的时候,在当地救度众生起了大作用,还带起来她大姑姐(讲真相做的也很好)。她还找回了一个昔日的同修,该同修从二零一三年走回来讲真相,做的也很好。

前几天,与我配合的同修,少要了十本《周刊》,我得到消息时已经打印出来了,于是,我赶紧给别的同修送去,最后剩了五本,给赵同修(化名)送去,结果他那正好缺,我去了才得知,该同修去年年底遭迫害后,一直没打印真相资料,他搬出机子来,我试了试,打印测试页,缺色,第二天,我给他修好了,打印机正常打印,我知道这是师父的慈悲安排,与同修接缘了。

还有一同修从二零一一年一直做资料,后来她丈夫得病反复住院,无法做资料了,今年年初,她丈夫去世,后来我找到她,让她给同修送资料,有同修与她交流,让她自己做资料,我那天到她家,她让我给她看看机子,我给那机子排了排气,安上墨盒,打了一本《晨熙》颜色很好,在师父的安排下,两个资料点运转起来了。

去年七月份,一协调同修与我要《周刊》,我说不是有人供给您吗?她说缺了两个星期啦,我就给她做《周刊》,原因是从她那拿真相资料的同修被绑架,她又是开门头的,那段时间有同修告诉我不让我到她(协调同修)那去,可我想得让同修看上《周刊》,从此我就给她做《周刊》。我在与同修的配合中,表面上我给同修提供了方便,可实质上同修在我的个人修炼提高中,帮助很大,我从他们那里学到很多东西,他们对师父的坚信,有问题找自己,每当遇到机器有问题时,先找自己的问题,然后发正念解体邪恶,一般问题就解决了。有一次,一同修捎信让我给她修机子,三天后我到她那,那同修正打印资料呢?她就告诉我通过向内找,发正念解决问题啦。我看那同修四十多岁啦,却象个二十来岁的大姑娘,那么单纯,从她身上,我找到了自己的差距,好好修自己达到师父要求的“修炼如初”[3]。

四、别让众生干扰了大法弟子救人

从邪恶迫害法轮功后,由于我与妻子多次遭迫害,我们家从一个经济收入比较好的家庭,变的比较困难。二零一四年,我家可是有一个大的转变,先是我儿子买上汽车(都办完,八万多),六、七月份,老家的人又给操心买了七十平方的楼,后来连装修,买家电,家具,元旦前我儿子订婚,新年年前结婚。一路下来,三十多万元,我家没有多少积蓄,借了不少钱,特别是订婚,结婚,前后四十来天,借钱就不好借了,可是每当我为难时,总有人帮助我,甚至是媒人还借给我一万元,在世风日下的今天,借那么多钱是很不容易的。

我知道是师父帮我度过了一个又一个的难关,在元旦到新年那段时间,我与妻子忙完了家里,赶紧回城做资料,没有耽误同修发资料,二零一五年过了年,老家的亲人劝我们回老家过日子,我以老家房子需要花钱修为理由推脱。后来儿子结婚后,小俩口经常闹矛盾,我们有时回家去看看,尽量不掺和,我们明白,年轻人的事,我们越掺和越乱。后来两个人矛盾越来越少啦。

作为大法弟子,救度众生是第一位的,如果众生干扰了大法弟子救人,那么众生就对大法犯罪啦,所以大法弟子真正的为众生好,那就别让众生干扰了大法弟子救人。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我们知道〉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