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年轻西方人的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四日】我是二零一五年五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大约是一年前。从那时起,我真正地体会到修炼的美妙。当我试图写这篇文章时,受到很多的干扰。但我知道这是我修炼的重要组成部份,所以我坚持了下来。

我曾在网上寻找当地太极课信息时,发现了法轮大法。在浏览一些网上论坛时,我看到几个人都提到法轮大法,决定弄清楚法轮大法到底是什么。当我打开FalunDafa.org主页,看到金色的真、善、忍三个大字时,感到极大的兴奋。我按照互联网上大家的建议,开始阅读《转法轮》书籍。我只花了四天时间读完了这本书。后来我不停的阅读网上其他书籍,接下来的两个月里,我又读了三遍《转法轮》,并读完了师父的所有其他讲法。

克服欲望

修炼前,没有道德准则来指导我,我经常沉溺于纵欲行为,作为一个年轻人,我一直以为这是健康的行为,我用现代人的道德标准来衡量自己的嗜好。当我第一次阅读《转法轮》时,我就意识到,如果我想修炼,我就必须放弃我纵欲的欲望。

然而,说的容易做起来难,在三天都没能控制我的欲望后,我都是哭着睡着的。我记得我请求师父,我宁愿承受最痛苦的身体疼痛,也不愿意忍受我对欲望的执著。

师父说:“欲正其心,先诚其意。”[1]

有了这种诚信的想法,在我入睡后,我感到师父帮我调整身体,并帮从我从脑海中消除了强大的思想业。当我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我能够控制我的执著,并有着强烈的主体意识纠正我的想法。我在明慧网上阅读了许多有关如何克服欲望的心得交流文章,帮我加强了我的正念。同时我每天坚持学法。

在很短的时间内,我能够修去我对欲望的执著,并能把它看淡。没有了对欲望执著后所带来的心中喜悦真是难以言表。我不会象往常一样在痛苦中入睡,而是在心中一直对师父默念“谢谢你!谢谢你!谢谢你!”直到我最终入睡。

这些经历坚定了我对师父和大法不可动摇的信念和无限的感恩,给我的修炼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如果我们不能克服这第一个执著,我们仍然是个常人。

讲真相

师父说:“大法弟子不能证实法就不是大法弟子。在揭露邪恶时也是在挽救众生、圆满自己的世界。”[2]

师父已经讲得很清楚了,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必须要讲真相,救度众生。否则,我们就不配大法弟子的称号。当我读到这,我知道我必须要去更多地了解迫害真相,找到揭露邪恶的一些方式,我知道这是我的责任。

我研究了很多关于披露在中国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和迫害的文章和视频,阅读了大量的有关讲真相经验交流的文章。我还找到了递交给联合国的要求停止迫害和强摘器官的网上签名。我决定开始给我的家人讲真相,所有的人都同意我说的,并决定上网签名。我的家人签署后,我的很多朋友也上网签了名。现在我利用一切机会请人签署请愿书,无论是我在火车上碰到的还是我的邻居,或者用我在和教授会面的时间。这样会使更多的有缘人听到大法的真相。我还在我的大学里安排了大型的签名活动。

起初我感到一种莫大的恐惧,试图阻止我向世人讲清真相,但当我意识到这种恐惧时,我会提醒自己:“揭露邪恶迫害是在做宇宙中最正义的事情,我所做的一切绝对没有错。”有了这个正念,我在洪扬大法时,就能克服自己的焦虑和紧张情绪,当邪恶因素看到这坚不可摧的正念时,它们除了尊重,别的什么也做不了。

推广神韵

秋季我回到大学后,决定加入并帮助当地学员推广神韵。

一位学员分配给我一项任务,让我在当地剧院表演散场后发神韵传单。这是我第一次帮助推广神韵,我不知道该怎么做,因为从来也没有人告诉我怎么去完成。但是我知道,这件事是师父安排帮我提高心性的,即使我当时非常不确定也有些恐惧,但我还是去完成这一任务。

师父说:“修炼,神看的是人心,不看这个活动本身安排的完整不完整、全面不全面,神不看这个。它越不全面它还高兴,看你们哪个人看到这事不完美能去做好它”[3]。

我提前一个小时到达剧院,坐在长凳上发正念,以消除我的恐惧。但是我无法消除恐惧,越想越不安。该我去问剧院管理部门能不能发传单的时候了,但我根本无法走过去,恐惧已经彻底控制了我的思想。于是我决定起来走几步,清理我的思想,因为此时我不知道我还能做什么。

当我往回走时,我看到一位警察正在检查我放在那里的东西,这令我震惊,我问他怎么回事,他告诉我说有一位顾客看到我留下东西离开那里后,向他们报告说有炸弹威胁。我感到深深的自责,一直在向警察道歉,然后我又去剧院向管理人员道歉。我非常真诚和懊悔,警察和管理人员接受了我的道歉,最后友好地道别。

当我离开剧场的时候,我意识到我的恐惧不见了。刚才所发生一切比我能想象的更为尴尬和笨拙,还好没有带来不良影响。我悟到事实证明我的恐惧心是假的,我的恐惧已经招来了炸弹威胁的魔难。当我意识到这一点时,我非常高兴。我感到我的恐惧感化为乌有。

接下来一个周末,我去了另一家剧场发神韵传单。这一次我心里一点也不害怕,只有我在做一件最正的事的想法。我很容易地得到了保安的许可派发传单。当晚至少有五十个人得知了神韵。那天晚上我走回学校,大学里大家都在欢呼庆祝,从表面上看,他们在庆祝本校主场刚刚赢得的橄榄球赛,但对我来说,真的感觉就象宇宙在为我欢呼。

学法照亮修炼之路

有一天我在课间休息时读法,我打了一个盹,睡梦中,梦见我被困在一个黑暗的迷宫,什么也看不见,但我手里拿着《转法轮》书。当我打开《转法轮》开始阅读时,一道金色的光束射了出去,照亮了我前面的路,我沿着道路开始走。但当我关闭这本书时,光束逐渐变弱,几乎消失。我记得当我无法看到道路时是非常可怕的。但每次我打开《转法轮》阅读时,光束会越来越强,我可以再次看到道路。

我梦中的信息是非常明确的:我一定要学好法走好我的路,否则我会迷失。事实上,我已经看到了这是真的。每当我法学得不好的时候,就会遇到许多干扰。

曝光我的执著

最近我注意到,在我修炼上所发生的很多问题都是执著所为。

例如,我想在我的大学设立一个法轮功之友俱乐部,但在寻找俱乐部顾问时被拒绝了很多次,我甚至收到一些来自学校教职员工的电子邮件,他们对大法有负面的想法。我不仅遇到了阻力,我也觉得我没有足够的正念纠正这一切。

我开始感到郁闷和沮丧,我感到周围邪恶的压力。后来我意识到我自己没有修好,我试图用人的方式和心态来做大法的事。

是什么造成了这种不好的修炼状态?我开始学法和向内找,意识到当同修表扬我和为大法做一些事后,我会沾沾自喜,自我膨胀,我会失去正念修炼状态。我也看到了自己求安逸的状态,我会经常睡过头和旷课。在做功课上也越来越懒惰,能拖就拖,直到为时过晚已无法完成好作业。这么强烈的执著,难怪会遇到干扰!

自那以后,我一直注重我的修炼,我意识到只有把大法放在第一位才能做好其它事。如果我们没有修炼的坚实基础,即使做大法的事也变成了做常人的工作。

在火车上邂逅有缘人

因为我没有车,我经常坐火车参加当地学法。对大多数人来说这很不方便,但我把它看作是给更多的人讲真相的一个机会,我总是带上几张传单以及请愿书签名表格。

因为我有这样的正念,每星期师父都会为我安排有缘人听我在火车上给他们洪法,有各式各样的有缘人,有无家可归的、有蓝领阶层的和学生,有些已经成家。很多人愿意签署请愿书,或拿一份传单。有一次我在火车上给一位女士讲述法轮大法后,她后来到我的大学来学习功法。

我真的很珍惜我在火车上洪法的每一次经历,因为可以帮我净化我的心灵。我发现开始我非常执著于人的外表特征,如种族、服饰、教育、社会阶层或面部表情。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放弃了这些观念,我不再看重他们的外表,可以向任何人洪法。这对我所做的其它讲真相和洪法的项目也有很大的帮助。

实修

我们都是为法而来,这部法是如此的珍贵。我们怎能不做好?况且我们必须要履行自己救度众生的誓言,我唯一的愿望就是修好自己,我希望我们都能走好自己今后修炼的路。

我意识到,每当我们走对自己的路时,就会体会到修炼是宇宙中最欣慰的一件事。我们能够通过精進实修和学法而放下我们的各种执著。法可以体现在我们的言行中,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使宇宙众生敬佩。这是我们真实的修炼状态,我们可以通过实修实现这一目标。

谢谢师父!

谢谢各位同修!

(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发言稿)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功》〈第三章 修炼心性〉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评“大法的威严”〉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