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时时看护着我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五月十六日】我是一名小学高级教师,今年七十多岁了。我二十岁参加了教学工作,五十八岁退休并担任了十六年的小学校长。一生中争强好胜、好出风头,我曾两次被评为模范,去北京参观旅游(全是上级出钱的)。我校有十二名女教师(大多是官太太,進城不得,暂在我校任教),为调解教师之间的矛盾,气得我吃不下,睡不好,个把月了肚子疼心口疼,无论吃什么药都不管用,愁的丈夫四下求医。

一九九四年三月初,冠县体育场举行李大师讲法报告会,高中同学送来两张進场门票,我荣幸的走進会场。呀,万人多的体育场,上上下下都坐满了人,只听到师父讲法的声音,鸦雀无声,好不安静。

我听着听着,肚子里咕咕地叫起来,浑身有一种说不出的高兴劲,散会到家,叫丈夫给我下了一大碗面条外加两个荷包蛋,我吃得那个香啊,可把丈夫乐坏了。后来我又得到宝书《转法轮》,我如获至宝,爱不释手。学法炼功,兢兢业业,从不偷懒。

回顾修炼初期的那些年,我过的好充实,除完成教学工作任务外就是学法炼功。慢慢的,我身上的八样疾病都不翼而飞。

记得一九九九年深冬(十一月初七),我三点坐起来炼静功,感觉头疼,下床打开窗户一看,外边下雪了。我只穿一件棉袄就倒地人事不省了。不知过了多久,听到录音机的木鱼声(炼静功的音乐),我醒了。睁眼一看,我倒在尿水中,我知道中了煤毒了。可第二天起床后照常上课。

二零一二年的八月四日晚学完法,在回家的路上我和同修发资料和真相光碟给过路人。不料被特务跟踪,我俩急忙分开走。我骑小自行车,追我的人骑电动车,抓住我不放松就抢我车上的小兜(里面有资料等),我俩扭成一团,一会儿来了两个人又来一辆轿车。下来六个人,把我扭送到派出所的总所里。登记造册,审问,哄骗,我不配合他们,我索性盘腿炼静功。他们把我儿子叫来劝我,我不搭理,只管打坐炼功。无奈他们走出屋外,在黑暗处往屋里看。公安局的三个小青年,奇怪的说:这真稀奇,那么多的蚊子不咬她,都躲一边去了,专叮我们,难道她真是神吗?!

第二天,他们把我押到公安局的办公楼第二楼小杜的办公室,让我坐在沙发上(小杜是队长,知道了公安局副局长是我学生,对我客客气气的),办公桌上摆放着师父的照片(是从我家翻出来的,还有三十三本书外加三副师父法像)。我面对师父的像,默默的说:“师父救我!我不在这里呆,这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要回家!”一会儿,我的肚子就疼起来了,心口发胀,脸涨得通红。儿子见状一摸我头大叫:“我娘发高烧啦!”队长小杜也大叫:“快上医院吧!”

经请示,把我押到医院,医生一查血压180,身上多处有急病,赶快抢救,输液输血,送入病房。本来判我拘留二十天,因有病拘留所拒收,监外执行。我明白:这都是师父的保护啊!

二零一四年冬天(十一月三日)凌晨。三点多我坐在床上打坐炼功四十分钟后,心想:白天同学、同修来了,我这屋里太冷了。于是我下床,把炉子搬到客厅里,等到十点后屋里就不那么冷了。大约五点多,我到外屋解小便,一下子摔倒在地,不省人事。

不知过了多久,就听有人喊:“起来!起来!快起来!”我应声答道:“哦!我起来!”可是我怎么挣扎,就是站不起来。我急忙喊:“师父救我!师父救我!!”一会儿我抓住了沙发的扶手头,站了起来,走出屋门外,在院子里站了一大会儿,感觉好受了。進屋打开灯,屋里屋外没有一个人,那是谁叫我?屋门、大门紧拴着。那就是师父叫醒的我!!!上述的一桩桩,一件件都是真实的事,毫无半点虚假。

我时时感到,师父就在我身边,时时处处都在关心、看护着我。是师父把我从地狱里捞起,洗净我身上的肮脏,净化了我的灵魂,让我走上了修炼的大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5/16/师父时时看护着我-3260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