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级610人员目击天安门自焚造假现场

戒严、清场、架好的摄像机,然后有人着火了,以为拍电影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四月三日】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四日我听到一个省级610办公室(江泽民于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纠集的特务组织,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头目对我讲述他亲历的天安门自焚造假的现场情况。

他是一个省级610办的主要负责人(鉴于大陆目前的环境,我们隐去目击者的姓名),他说二零零一年一月那段时间因为接到省内公安的消息,本省有几位法轮功学员这几天要到北京上访,目的地一般都是天安门广场,他是负责在北京截访的,所以这几天他每天早上和下午都要到广场。

他自述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下午步行赶往天安门广场去截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在路上才知道广场其实已经戒严了,而且这次查的特别严,因为一路上他被各种便衣和穿制服的戒严人员三次要求出示了特别证件才让他通过,他说平时出示的那种通行证件那天都不管用了,他又出示了610的特殊证件(他说是610办省厅级以上官员才发放的特殊证件)才放行的。

到了广场后不大一会广场开始清场了,他又出示了特别证件才让他留下的,当时广场上留下的人很少,这时他看到广场上已经架好了的电影机机位(这是他的原话,准确的说应该是专业摄像机),他还纳闷以为有什么重要政治活动或者是要在这里拍什么片子。

他因为要截上访的学员就一直在广场边上转着,不大一会正在走着的时候就听见远处有人喊“着火了,着火了!”他顺声音看去,看到远处冒起了黑烟,然后看到广场上的人朝起火的地方跑去,然后看到马上有人灭火,他当时的位置离自焚现场稍远,看不清楚现场具体情况,因为刚才路过看到起火那边是架着摄影机的,他还想可能是在拍电影吧!没当回事,也就没过去看热闹,由于已经戒严,广场根本没有人可以进来,所以他就回宾馆了。

他说当天晚上省里有事他就飞回省里了,晚上看电视才知道下午他亲历了“天安门自焚事件”的现场。他自己当时也奇怪为什么现场有摄像机呢?

他不是该事件的参与者而是由于他特殊的610官员身份得以留在了现场,偶然的直接目击了事件的发生,通过他的叙述可以清晰的看到这是一起有预谋的事件,首先是广场周边的高度戒严,然后是广场内的清场行动、准备好的摄像机位,最后才是所谓自焚事件的登场。

从这个中共体制内的官员的亲身经历可以看到,“天安门自焚事件”是骗局,是中共江泽民集团预谋导演的,用来栽赃法轮功和欺骗全中国人民和国际社会。十多年来,中国大陆的中小学大专院校,都把“天安门自焚”作为必学教材,有诋毁法轮功的标准答案,毒害了无数少年儿童和青年学生。江泽民与其在教育部的姘头,以及死党罗干、刘京、周永康等人,仅此一项,就罪不可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