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天闯关记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日】那天抄《转法轮》,抄到“玄关设位”的标题,我竟把“关”字写成了“门”。哦?关的正体字是门字框,我认识但不会写。一查,我惊愕了:“關”字门里,上边是两条绳索,下面是斧钺刀叉,要砍断绳索才能冲开那扇门,闯过这一关哪。一时间我感慨万分:一个字有这么深的内涵哪。我意识到绝非偶然,一定是师父点化我悟法理,可能会遇到什么事。

修去“烦”

八月中旬的一天,丈夫从公公那来电话,让我接他回家。我刚上公交车,倾盆大雨从天而下,雷电中还夹带着冰雹,水流令人眼晕,车前面的牌照都被水流卷走了。迎着大雨,我下了车,预感到家庭风暴的来临,不知这次接丈夫回家会遇到什么……

老公公九十多岁了,摔坏了腰椎骨躺在床上,丈夫想陪陪他父亲。不到半个月,他自己却不行了,回家上四楼用了半个多小时,大汗淋漓地進屋来,一头就栽倒在床上,汗臭、烟臭、口臭、身体难受释放出痛苦的声音,加上平时他满脑子负面思维和极其固执的行为……我烦透了,对他发出的每个声音、做出的每种举动,甚至是散发的气息我都烦;烟鬼、脏神、邋遢鬼、穷鬼、困魔、病魔、共产邪灵都在欺负他、控制他,这一切如同无数根绳索捆住他,在一刀一刀的拉。

这时,我感觉另外空间打向我的邪恶信息,同时感受到身体的多种难受,还有压抑到低沉到绝望,我感受到旧势力想从不同方面、用不同的方法折磨死我。我努力的鼓起正念否定旧势力,坚决的否定、排斥:我是为众生而来,我是随师正法而来,我有我的使命和誓约。我发出强大的一念:随师正法、救度众生,我必须走到最后,完成使命,兑现誓约,用什么方式的干扰都是徒劳,死的只有邪恶。

这时,我身体诸多种难受的感觉没了。但是今天放下的不仅是自己的生死,还有丈夫的生死,这关也得过。打進来的是不同形式的死亡信息,对我的,对他的。丈夫对自己刚过六十就要面临死亡很无奈,情绪低落到了极点,放纵的发泄。

我尽最大可能的抑制自己的情绪:生死由师父安排,不许任何生命插手。恍惚间,一会儿丈夫“咣当”一下躺在了地上,或我一睁眼,他僵直地硬挺在床上,感觉到他走了,离开人世了。我一次次的排斥这种幻觉、错觉,在内心呼唤这个生命:精神起来,清醒过来,你是有使命的,不能这么就走。不知不觉的,我感到那个“烦”没有了。“烦”是人的感觉,而生命是最重要的。

化掉积“怨”

丈夫原来在大学当老师,领着一些老师到企业搞技改,本来对几方都有利,结果院长和科研处长为了贪占那点钱,毁了合同,扣了资金,给丈夫安了点罪名开除了。丈夫为了照顾年迈的老父母,没有到南方的大学去教书,就办了个公司搞技术开发。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公安部门查他,怀疑丈夫在技术上帮助法轮功学员,他被迫退出来。后来他什么也不干了,专门跟法院打官司。

丈夫在家里兄妹们欺负他,在学院里领导侮辱他、排斥他,同行业的人又在技术上剽窃他,他吃了无数的苦,很深的怨。这个怨在家庭生活中导致了很多矛盾,无中生有,瞬间即来。因为在心底埋得太深了。

这些年我一直是他的泔水桶,他在外面遇到所有不顺心的事,我都是他倾泻的对像,他的怨转给了我,我得承载着。

三十多年的夫妻,我没花过他一分钱,还为他还了很多债,我从心底里觉得冤哪,由此生出无数的怨。虽然从法理中明白这些都是前世的因缘造成的,但我还是怨,很深的怨,心里非常不平衡、不情愿、不坦然,我知道这是个人修炼没达到要求。

当我劝丈夫化掉积怨时,才发现看到他就等于看到我自己,由怨到恨,生出了无数的恶,哪来的善哪?走出自我,只为众生。我的怨不来自利益吗?感受吗?还停留在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上,是想索取:得到了就感觉甜,失去了就感觉苦。怎么从人中脱胎出来?

从人这看,丈夫渺小,一身臭毛病;从神那里看,他也伟大,吃了无数的苦走到今天,又与大法弟子这么近的缘,他是为了他世界的众生啊。而且在迫害中,他面对邪恶做得非常正,我为什么只顾及个人利益和感受呢?真的跳出自我竟是另一番认识:这边,丈夫离我很近,又有这一世缘份,世间的表现;那边,他可能也是主或王,为他世界的众生而来,来这吃尽了苦受尽了难,这是宇宙中的真相。我是迷在世间,用肉眼看,用肉身感觉,才有使我永远回不去的“怨”。

我一下子豁然开朗:谢谢丈夫,一切是为了我的回归而为呀,一切为了师父正法救度而安排的,哪来的怨哪,是铺回天之路的台阶呀,眼前真是一切通亮通亮。

找出“關”的根源

丈夫没有工资,也没有医疗保险。这对我的压力太大了,劝他到社区办医保,他就是不去,说等着打完官司、恢复工作就都解决了。那天,一位同修到我家门口没敢進屋,听到丈夫在喊:我就是不为这个社会服务。我咽下去要蹦出来的话:你就是不为老婆孩子负责。他对共产邪党官员的仇恨转嫁到社会,直接受害的就是我们娘俩。命运。怎么办呢?卖房子?现在房子很难卖,再说卖房子上哪去住?真要把我逼到这份上吗?那两天把我压得气都喘不匀了。

我忽然想到“關”字,真是实实在在的关难啊,捆得我都动不了了。前些天丈夫全面检查了身体,花了几千块钱,这几天到名医那开的中药,一副药就六百多,一袋喝下去就哗哗吐了。让他打坐炼功他不干。怎么办?太无望了。有钱就治病,没钱就不治,或者借钱治病,原来的欠债还没还完。看到他从脚趾青紫到大腿根,弯着腿、佝偻着腰,折腾得翻来覆去。

我要求自己:别动心。别动心。学法吧。我必须捋清楚自己的问题。我问自己:我认可正法理?还是认可自己的感受?不想痛苦,不想难受;不消去业力,能重返天堂吗?为什么苦成这样?跳不出自我的感受,还是人哪?

哪些观念被冲击了?人的业力、福份、寿禄是“医保”决定的?大法弟子依赖它、维护它怎么能正法?共产邪恶的东西怎么能清除?放不下眼前的利益,还是人哪?

放不下的执着是什么?竟然苦于自己的命运?对他的命运感到无奈。那命运是我安排的吗?生命的延续是我做出来的吗?我说了算吗?多么无知。只有人才会有如此无知的执着和苦恼。

为什么如此消极呢?消极是和自己现实利益相关联了,是情绪化的东西,是负面思维导致的结果,消极是对法的理解不好,没悟透,不知道师父的真意……修炼二十年了,羞耻啊。

我对什么无望啊?——对丈夫?对我的未来?我把一切真的交给师父交给法了吗?师父无所不能,大法无所不能,而我,真的信师信法吗?

我越想越惊觉起来:旧势力在带着我的思维往死胡同里钻,往地狱里拖,这才是真正的死关呢。瞬间,一句句法打到脑子里来:“要去的心、必须过的关,一定得你们自己走出来才行。”[1]我清醒了。眼前豁然明朗。放下这一切,浑身顿觉轻松。

当我把这些看明白的时候,丈夫的身体出乎意料的变好,而且很快很快。

十五天,翻天覆地的十五天。理解了师父把我最后藏着的、不肯碰触、刻意回避的深层的人的东西折腾出来,让我意识到、去掉它。放下生死,斩断情丝,破除层层阻碍,打开道道大门,關,师父帮我闯过来啦。

写此稿的过程也是升华的过程,谢谢师父给了我机会。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三》〈警醒〉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