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人心天地宽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四月十八日】我走过了十七年的修炼之路,回头看看走过的路,发现只要按照大法的标准要求去实实在在的修,做好该做的,师父为弟子都做好了一切铺垫。

走出情劫 解体病魔干扰

我走入大法修炼,是因为我丈夫得了癌症,在医院无法医治的情况下,我喜得大法,那年我三十岁。大法给了我丈夫第二次生命。

随之受益的是在死亡线上徘徊的母亲。那时母亲才四十八岁,父亲说:母亲活不过五十岁,早已做了最不好的打算。当时我姐姐患有心脏病。母亲、姐姐、丈夫在人世中这些最亲近的人,因为修炼大法,在短时间内都出现了奇迹,我亲身见证了大法的神奇、超常。

多年来,身边的亲人在病业上从未被干扰过,一路顺畅,因而在我内心深处生出了这么一个观念:修大法的人与死亡无缘。是的,一个完全在大法上修炼的人,他已经超越了生死;一个完全同化了大法的人,谁也动不了他。反之,一个修炼人有不符合大法标准的言行、观念,哪怕是一丁点儿,只要有不符合修炼人的标准要求,当把握不好的时候,邪恶随时都会钻空子,制造这样那样的干扰,甚至有失去生命的危险。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初,母亲突然离世。我随之被抛入情感崩溃的边缘。曾有一个时期我的身体急速向不良方向转化,白发增多,皱纹增多,面色蜡黄,心跳过速无力。在突如其来的情劫中,痛苦罩住了我。

母亲离世后,发现自己是那么的害怕死,身体有一点点不适症状,就冒出这样的念头:我是不是要离开人世了?我离世后,亲人得怎么承受啊,等等怪异的念头,时不时的影响着我,死亡的恐怖随时威胁着我,有时我还听到这样的信息:“你母亲都没顶住,就你……?”言外之意,我抗不过病业关了。

自去年十二月到今年四月份,我时常与病业抗争,多次被吓哭。出现两次大的关难,来势凶猛,一下子好象要结束生命一样。

通过学法悟到:越怕,那个魔越张狂,它就是造假相迷乱修炼人的心智。修炼人得时刻保持有正念,记住自己是修炼大法的,有师父管。师父讲:“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1]我从法理上明白了,我是有师父保护的人,我也明白:师父保护的是真正在法上修炼的人。

在关难面前,我不得不冷静下来向内找看自己,因不能彻底放下母女情,这个情劫就象死关一样,消耗着我的精力。当时我已不能自如的支配我的身体,但我清醒的发出一念:旧势力你们都不配来参与考验大法弟子,即使有漏,也不配你们来参与。师父期盼我能做好,我也一定能做好,众生对我的期盼更大,我不走旧势力安排的路,统统灭尽所有邪恶安排。这样,在师父的慈悲呵护和当时在场同修的正念加持下,我走过了病魔干扰。大法修炼是多么严肃,每一关、每一难都是对修炼人的严峻考验。

事后,我加强学法,不断向内找,通过实实在在的修,找到了被病魔干扰的多种原因:我容易被负面思维带动,人情过重。母亲离世后,我熟悉的一个同修也离世了。发正念时也夹杂着对离世同修的眷恋,对旧势力的仇恨,加之其它放不下的人心与执着,所以招来干扰。当我从法理上解开疑惑后,我一下子变的坚强起来,终于从措手不及的情劫中走出来了,解体了病魔,现在我身心轻松,正念强、精力充沛。

超越矛盾 修去魔性

母亲离世不久,很奇怪的连连发生着同修之间意想不到的摩擦,跟常人一样制造着间隔。来自同修的指责、训斥,我当时难以承受,但我又在表面上强忍着,不与同修争执,心里很苦很苦。这些干扰、麻烦,与有形无形的压力掺杂在一起,直接干扰着我的身心。

我究竟在哪里出了问题?我在努力向内找,但是人心迟迟不去的情况下,加长了难的过程,人心越不去,关难越大,麻烦一个接一个。最后感觉自己总也不见轻松。是的,带着人心、私心、观念修炼,总也不见光明和希望。当自己真正抛去人心修去观念、破除人壳的时候,感觉智慧无限,天地开阔。

在大法正法理的指导下,我首先做到的是不追究谁对了、错了的问题,就看自己是什么人心招来的干扰。发现自身有很多不太引起注意的毛病,如当欢喜心、显示心一同返上来时,有时我就把握不好了,该说不该说的不计后果的往外抖搂,有时带来的损失让我震惊。修心、修口的问题很严肃的摆在我的面前了,当我没有任何怨恨和观念,对待人和事的时候,发现每个同修都有很多很多的闪光点;有时同修表现出来的人心,正是我自己需要尽快修去自己不足的时候。当我真正用大法的法理洗清自己身上的业力和观念时,真正感受到了什么叫包容,什么叫向内找。

过去是把“包容”和“向内找”就象口诀一样念着它,但感受不到内涵,真正包容同修的时候,是没有执着自我的东西,不在乎同修的态度怎样,也不在乎同修有这样那样的说法。不带任何观念与同修相处时,同修是慈悲祥和的,同修们正法修炼中的点点滴滴,无私付出都成了我修炼精進的动力。

走过了这段路,我想:同修之间真的需要正确处理是非矛盾,否则,会被旧势力钻空子制造很多麻烦,直接影响着整体配合。

师父讲:“修炼者不修去魔性──功则大乱不得,或入魔道。”[2]

一个人在艰苦的环境中,真正的去实修的时候,就是在修去魔性,提升境界。我发现:身边发生的是非矛盾,乱象纷争,只要与我有关系,只要让我看到听到,原来都与我的修炼有关,皆由我的人心而生。因此要修去不足,去掉魔性,就得先做到正确认识自己,理解同修,看同修所长。

我们来自不同的穹体,带着各自的生命特点,在世间千万年的轮回中又形成了各自的脾气秉性,不同的观念。但我们是同修一部法,大法熔炼着我们,我们因此也能彼此包容,因为同化了真善忍的生命是与天地相合的,一切顺道而行时不会与宇宙拧劲的。

在修炼中,我渐渐的能够正确认识自己了,也发现不正的念头是魔性的带动下出现的,自命不凡是修炼人致命的弱点。有了错误一再掩盖,那是被旧势力钻空子的漏洞。因此要有承认自己不足的勇气,也要具备决心修去不足的恒心和毅力,光是认识到不足,光是敢于曝光人心,不去主动修去魔性,那是行不通的,敢于认识到自己的错误,那是修炼人意识到了自己的不足,但并不意味着认识到不足了,心性就自动升华了,境界就有提高了,得有坚强的意志力去修去实践,经过实实在在的修炼,真正放下人心时,才会感受到一关一难一层天,一思一念定未来。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佛性与魔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