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观念 从家庭琐事中走出来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四月十八日】师父说:“特别是一些个老的大法弟子。你想过你所有生活的一切都在修炼当中吗?你的一言一行,你所做的那一切,你都是在修炼中,你知道吗?”[1]师父真的为那些被家庭、子孙之情缠绕着不精進的老年大法弟子着急啊,我就是其中的一个。

我是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修炼前,我曾患有冠心病、高血压、风湿关节炎、眩晕症等;修炼大法后,所有的病都好了。我今年七十二岁,身体一直很好。但多年来,我一直被儿子们的事缠绕着,自己差点失去了修炼的机缘,感谢师父,感谢同修,在正法最后时刻把我拉回来,使我精進如初。

我有三个儿子,都住在一起,大儿媳去世了,大孙女已出嫁,生了小孩,她婆家在农村,生活不便,大孙女不住婆家,每晚在县城歌厅工作,要到半夜两点左右才回家。曾孙一岁多,晚上就归我看管。二儿媳生了第二胎,也才一岁多,晚上也归我看管。算算我的睡眠时间不到三个小时,一家大小的衣服、被子洗晒归我料理,还要洗碗筷,一洗就是一大盆,我很少有时间学法和讲真相救人,有时抽空到同修家参加集体学法,可一学法就犯困,发正念也倒掌,这哪是修炼人的状态呀!我每天累得发晕,儿子还对我发牢骚:七十多岁的,哪儿做不得,邻居阿婶也是七十多岁的人了,不是修炼人,还做得很起劲。儿媳也对我冷眼相待。

有时亲家母也来帮一下忙,我就借机到乡下去讲真相劝三退,但也不过是偶尔为之,别说精進,就连大法弟子的称号都不配。有一段时间,由于没认真学法,不向内找,和同修之间的误会,我赌气不去学法小组学法,在家基本上忙于家务,也没学法了。

同修到底是同修,是大法造就的生命,见到我低沉的状态,很是着急,不厌其烦的轮流到我家来谈心,从法上切磋,帮助我提高,帮我走出家庭的干扰。师父的法,同修说的话,不断在我的脑子里翻腾,师父为我操心,同修为我担心,十几年的风风雨雨,走到今天,为的什么?不就是为了得法?得了法又不珍惜。师父说:“这就是悟不悟的问题,也就是可度不可度的问题了。”[2]

我越想越紧张,越想越后怕,得法后,师父为我净化了身体,我却为家庭琐事忙里忙外,不就是有这样一个健康的身体吗?净化后的身体是让我修炼的,不是让我来过常人生活的,对我们这些老年弟子,师父说:“以后延续来的生命,完全是给你炼功用的,你稍微思想一出偏差,就会带来生命危险”[2]我真糊涂啊!旧势力采用这种家庭琐事的手段来迫害我,使我不能学好法,炼好功,做好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三件事,这种迫害更隐蔽、更狠毒。情是一种魔,是一切执着的根源,它缠着你,侵害着你,使你走不出常人情的怪圈。在同修的帮助下,我识破了旧势力的阴谋,若我不跟师父走,就是跟旧势力走,只有两种选择,我从心底里发出呐喊:我一定要跟师父回家。

从思想上明白了,在行为上要做到。我一边发正念,一边求师父加持我,我坚定的对儿媳、孙女表态:“我这条命是师父给我的,我修大法修定了,我带大了儿子,现在还要带孙子,带曾孙,在这个家庭里,我是一个保姆的保姆,害得我学不得法,不但救不了人,连自己都救不了。”正念一出,谁都没有吱声,我也不管他们怎么想,就这样,我每天上午出去讲真相,下午坚持到学法点参加学法,三件事不耽误,家里的事,儿媳们也自觉的安排得妥妥当当,一切都顺过来了。

同修看到我的变化,出自内心的感谢师父的慈悲和威德,把我这个已到了深渊边缘的人拉回来了,我现在和同修一起坚定的走在正法的大路上。

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世界法轮大法日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