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体旧势力利用病业对同修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二月一日】二零一四年腊月二十四上午十点多,老同修在炕上学法,突然感觉头有些不太舒服,以为是困了,想活动一下清醒后再接着学。可就在穿鞋时突然失去知觉,栽倒在地上。这时家人将她抬到炕上,她随即开始呕吐,家人见这样还以为是摔到了头部。

在她昏迷期间,家人将同修找来看护着她,围着她读法,发正念加持,直到下午才稍有些清醒。在她时好时坏的状态下,家人担心她的安危非要送去医院。当时老同修守住一念,“我是大法弟子,有师在、有法在、什么我都不怕,我也没有病……”第二天,家人见情况没有好转,趁她昏迷强行送去医院做了检查,检查结果是心梗、肾衰竭、肝也坏了。医生要给她输液,老同修不配合他们,当天回家。

回家后,老同修仍处于昏迷状态,什么都吃不下,吃啥吐啥,家人叫来同修说:“只有你们说话她才听,你们劝劝我妈,让她挺着吃点东西……”就这样好多同修在一起给她读法,用正念加持,同时清理另外空间的干扰与迫害。每位同修都无条件向内找自己,并时刻叮嘱老同修:“要加强正念,不要忘记你是大法弟子,咱师父无所不能,有师在有法在,咱什么也不怕。”那时无论她昏迷也好、清醒也好,在场的同修都没有离开过,不间断的给她读法,放师尊讲法录音。老同修稍有清醒时自己也没认为这是病,全盘否定着这病魔的迫害。

儿女们都很孝顺,想尽一切办法希望母亲好起来,心里很矛盾又想找大法弟子、又要上医院,他们去找算卦的,算命先生说,你们祖坟缺人了,得添一个走一个,还说她寿命到了,吃不到初一饺子了。二十六那天,老同修的家人商议后对我们说:你们都回去吧,我妈得上医院,如果因为我们做子女的没给治,看着她死在家里我们会后悔一辈子的,在人前我们也没脸见人,就是抬也得把我妈抬去。他们将后来的同修拦在院子里,同修说:我们既然都来了也得看看你妈再回去。由于老同修自己坚决不去医院,家人认为是有同修在,老人逞强才不去的。当时她的子女不好意思直接赶我们走,就让她孙子又哭又闹的赶我们。我们想这是旧势力利用家人把我们赶走好达到它们迫害老同修的目地。当时在场的同修不为所动仍然用善心劝孩子,别坐在地上凉快回屋去吧!老同修子女看把我们闹的这样,急忙说你们别跟孩子一般见识。同修说我们是修真善忍的,不会往心里去的,我们理解孩子的心情。

到了下午三点来钟,家人将老同修抬上车送去市医院做心脏支架手术。到了那里,医院准备手术治疗,并告知家属手术治疗也只是百分之十的把握,而且手术费需要十多万,医生给她打吊瓶,老同修手踢脚蹬,不配合。由四、五个家属按着,她使足所有力气挣扎拔掉针头。医生跟家属说:你们给她这样治病,不但治不好还得添病。医生怕担责任,催促家属回家维持吧。家人没办法就出院回家了。他儿子对我们说:那哪儿是给我妈治病去了,简直就是给我妈上刑呢。

回家后老同修家人又把我们找去,见她仍然昏迷不醒食水不進,全身不会动,且不能排尿。我们不管她听见听不见,就趴在她耳边告诉她:你要坚信师父、坚信法。师尊说:“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1]。在场同修齐声给她背法、读法。

当时给老同修饮水都不会咽、顺嘴角流下来。 晚上九点左右,家人找来医生给插上导尿管,医生给把了脉,脉相太弱,对家人说“恐怕熬不过今晚。”去看她的亲朋还说:“抬头纹都开了”(指快不行了)。算命先生说:“没寿数了”。这时她儿子对同修说:“我妈能多活一天是一天了,我们把她交给你们了。”要是我妈能活过来,我给你们师父磕八个响头。同修说:“你也不要抱多大希望,你妈的生与死就在她的一念之间,但我们会尽力的。”此时家属们将挽救老同修的一线希望寄托在大法弟子身上。 这个时候一个同修走出房间,见到院子里灯火通明,家属亲朋邻居来了好多人,正忙着操办后事了,她的儿女们只知道守着老妈哭了。

当天所有在场的同修简单切磋了一下,我们就坚信师父坚信法,不被旧势力的假相带动。开始守着老同修学法,发正念,齐声背《论语》,唤醒她的主元神与之沟通,时时叮嘱她:“你要明白师尊为了成就我们早已铺好了修炼的路,只要信师信法就能闯过魔难,不要承认旧势力强加给我们的迫害。你的命都在师父那里,你要有一颗坚定的信师信法的心,旧势力谁敢动你?咱们师父都不允许。你是助师正法来的,你要兑现你的史前誓约,你的责任重大,你一定要走过来,师父就看你的心怎么动,心系众生你一定会走过来的!”

这时只见老同修不住的点头,她另一面明白了。我们所有在场的同修好激动!就这样在各位同修日夜轮流守护下,在强大正念之场加持下,当天夜里老同修嘴里开始发出微弱的声音,但听不清说什么。这时所有的同修都无条件的向内找自己,查找自己哪里有漏,哪颗心不符合法的标准,就立即解体清除,绝不让另外空间的邪灵烂鬼有可乘之机。

所有同修之间形成了一个坚不可摧的整体,同时发出强大正念解体老同修背后的所有邪恶生命与因素,以及那些虎视眈眈的邪灵烂鬼。不管老同修是否能听到同修们的叮嘱,他们一直在身边加持着提醒着她:“你要坚信师父,坚信法,不要走旧势力安排的路,当我们心性到位时,师父什么都可以为我们做。”师父讲:“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2]。在场同修们深深体会到,帮助同修的过程,也是去掉自己的执着,放下自我的实修过程,也是同化大法、提高自己升华境界的过程,更是整体提高心性的过程。

第二天老同修渐渐有些明白,身体会动了。这一天一夜在这个空间场中是同修们的看护加持,而在另外空间就是一场正邪大战,和旧势力抢人。解体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迫害的过程,分分秒秒都是正与邪的较量。

腊月二十九老同修能睁眼认人了,就是不会说话,不能吃东西,我们提醒她,你是大法弟子,不该吃不下饭、说不出话的,这是旧势力不让你救人,咱绝不能听它的安排。这时见她张着嘴吃力的说着什么,就是没有一点声音。许久许久……听到声音了。当她断断续续叫出家人的名字时,他们那个高兴啊!眼神中都流露出对大法弟子的感激。

这几天一直陪伴在身边的同修们,从未松懈的坚持着。较远的同修在家里发正念加持着;临近新年,家里有太多的事要做,他们都不顾。一门心思的守在老同修身边,将家里的所有事全都托付给家人置办打理。同修们的家属都任劳任怨的担负起所有家务,正是有这样善解人意的家属们在背后默默支持,才能使同修们全身心的投入到解体邪恶的進程中。

老同修逐渐的有些清醒,可还是没力气坐起来。此时同修提醒她:“你要做到正念正行,你的正念有了,但你还要做到正行。”老同修立即悟到:“对呀!我是修炼人,不是病人,不能再躺着了。”就这样叫两个女儿扶起来靠着墙,由女儿托着双手做了十五分钟静功。同时还悟到,既然不是病人,怎么还能吃不下饭?我必须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当即叫家人给做了大米粥熬酸菜吃。几天没吃饭的她,就这样大口大口的吃起饭来。这一下可把家人吓坏了,以为是回光返照,吃口食呢?

除夕夜,老同修在家人的搀扶下给师尊敬了香。正月初一基本清醒,能背师父的《论语》和《洪吟》了。虽然背的很吃力,吐字还不清楚,在场的家人们听到她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非常高兴。到了晚上老同修悟到:我能从这魔难中闯过来,是师尊替弟子承受了这一难,才将我从死亡边缘上拉回来。我不能再这样呆在家里,我要出去讲真相证实法,来回报师尊对弟子的救度之恩。于是两个女儿搀扶着她和同修一起出去贴真相粘贴。出来后同修边走边唱起大法弟子的歌来鼓励她,她们往返走在乡间小道上,一路唱着大法弟子的歌,那种对师父的感激、感恩,那种幸福,无以言表。

这时从小商店里出来好多人将他们围住。因为村里的人都好奇,年前医院都不留,家里都给准备后事的人,今天竟然奇迹般的走在大街上。这些人都感到惊讶!这时有人说:“大法太神奇了,一个都快不行的人,炼大法居然炼好了”!

这件事轰动了上下村庄,很多人都知道了此事,大家都议论纷纷。以前那些反对大法的人,这回也相信了大法的神奇。那些不信大法的亲朋好友,更是见证了大法的超常。有几位以前放弃修炼大法的人,又从新走入大法修炼。本村医生也说:自从学大法,咱们村里的几个大药篓子也不来抓药了,大法的超常是用现代科学解释不了的,太超常神奇了。那些听过真相但没有三退的人,这次当场主动要求三退,包括她的家人们。他的女婿们以前都不认同大法,这回亲眼目睹了大法的神奇,都彻底的心服口服了。她的儿子还在师父法像前磕了十一个响头,表示对师尊的感激。他说:以前我以为学大法的都是精神病,现在才知真神奇。

正月十一就在她孙子的婚礼上,主持人将老同修病业情况讲给在场的亲朋好友。老同修接过话筒从心底喊出: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在我孙子的新婚大喜之日,我有两个心愿:首先我要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将我从死亡边缘救了回来,感谢那些在新年之际没日没夜的守护我、加持我的同修们;感谢我的亲人们对大法的支持对同修们的信任;感谢那些同修的家人们的默默付出和奉献,我要发自内心的感谢所有支持我、照顾我、呵护我、帮助我的亲人们,希望所有在场的亲朋好友请你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退出党团队给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第二个心愿是“让大法弟子合唱几首大法歌”好借此机会证实大法、救度众生。每唱完一首就会响起一阵掌声,有人高喊:大法弟子了不起!参加婚礼的宾客无不赞叹大法的超常。婚礼主持人手拿话筒用洪亮的声音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的女婿接过话筒当着所有亲朋好友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感谢大法师父救了我岳母的命!”

现在老同修又溶入了讲真相救度众生的洪流中,见到老同修的人都竖起大拇指说:你真是活神仙啊!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见真性〉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