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电视节目让丈夫明白了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我在家里安新唐人接收器的目地是为了让丈夫明白真相,得救度。

平时给他讲真相和真相资料看,他不听、不看,满嘴都是邪党的谎言……他还说:“你张口就是神,神在哪?你看见了?”我说:“我还不配看见神呢。看不见就没有吗?空气你看得见了吗?没有吗?”他又说:“你跟人跑吧,以后会让人卖了。”我接着他的话说,“你爸跟共产党跑最后让共产党整死了。我讲真相、写信劝善,就是让别人别再受骗。共产党坏,不让人信真善忍,信什么?!”

这种对话是我们平时在家经常发生的。

新唐人安好了他不看。我打开,一离开房间他就转到他要看的那个台。我不急,反正环境在这,潜移默化吧。好在他从来不和我抢电视。

随着新唐人电视节目越来越丰富多彩,那一排大型横幅,条幅,赞美大法的美好;那烛光守夜的同修场面庄严肃穆,修炼者手捧被迫害致死的修炼者的遗像神情凝重,让人升起对邪恶暴政的唾弃、厌恶和愤懑,对善良的修炼人的支持;《细雨人生》把客人请到家中听他们讲述自己的故事,等等等等。

只要他在家,我就打开电视,看《九评共产党》。虽然开始他拒绝看,但他总能听得到,这对他震撼很大。因为他看管过中共制造的“敌人”。我说他不应该干那缺德事,他还搅理。每周一期的《透视中国》,那有理有据、年月日都能说清的事实让他信服,从此他不再说小米加步枪有多大能耐了,不再看那些胡诌八扯的抗日电视剧了。时事评论那直白的讲道理,形象地比喻,深刻的分析、揭露中共的谎言和猫抓耗子般的宫廷内斗,今天咬着一个,明天逮着一个,还有几句俗语来烘托,这很适合他,有时他听着会笑出声来。

我很高兴他的心结打开了,不再说“上边戏是好的,让下面唱坏了”。他开始谴责中共了,谴责江泽民了,派出所来骚扰、恐吓我他敢于顶着他们不让去我的房间,并说:“我老婆原来有病,炼法轮功炼好了。你不让她炼,犯病了我就把她抬你们家去!”

再后来他帮送“三退”名单,买信封邮票,再也不说“干这些有什么用,瞎折腾!”也不说我们是“鸡蛋碰石头”了。

二零一五年我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对江泽民提出刑事控告,要求对他迫害法轮功罪行進行审判,丈夫他很支持。这要在以前他决不会让我做的,他知道邪党什么事都干得出来。诉江征签时,他说:“我第一个签!”并按了手印。

感谢师父为弟子们开办了新唐人!

感谢新唐人电视台的同修的辛苦付出!

我从来不看新唐人播放的电视剧和娱乐节目。看我到房间里面去学法或做其它大法的事他才看。我知道有些同修不敢安新唐人接收器,说家人不让。其实只有你安上,他一看就放不下了。许多同修都有同感。

另外还有些同修很执着新唐人电视节目。我认为修炼是修自己,跟上学学习不好考不上好大学一样,到头来骗不了师父,骗不了同修,自己就毁了自己。现在我不再陪丈夫看新唐人了,到时候他自己就打开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