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新学员:在求职过程中修炼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七日】二零一四年七月,我终于走入了大法修炼。在近一年多的求职路上,我感受到自己的很多执着心被不断暴露,也感受到师尊一次又一次的慈悲呵护。我觉得自己修得很差劲,不敢向明慧投稿。爸爸鼓励我把求职这段修炼过程写出来,证实大法,而不是证实自己。

去年上半年,爸妈把一条从亲戚处得知有关银行招聘考试的消息告诉了我。那时的我,还处于择业迷茫期,对于是否选择转行也有犹豫与畏难情绪。后来,在忙完实习事务后,我购回银行招聘考试备考用书,开始学习。这一学就是好几个月,从毕业前持续至毕业后几个月。在这期间,求名求利的心、怕吃苦的心、妒嫉心、自卑心、情、色欲心等各种人心时不时冒出来,加上中途得知有人打算帮我走后门以通过此次考试的面试,而且还提供了另外一条走后门的路。我的内心更加不安,我想着我不能走后门啊,不然在以后的工作中都得惶恐不安,还给大法抹黑。

备考期间,我遇到了两次报名机会。第一次报了名但未通过审核,第二次连报名的资格都没有,我反倒很高兴,但其中却夹杂着些许失落,高兴的是终于断了这不正之路,失落的是为失去了一份所谓好工作的机会而有点惋惜。至于另一条不正之路,我也想尽快谢绝人家。但爸爸叫我缓一缓,我有些不高兴,没做到善、也没做到忍,又吼又叫的。经爸爸一说,我意识到自己的幼稚,可心里还是有疙瘩,觉得心还是要摆正,就求师父加持自己走正路。后来,我婉拒了亲戚的好意,把两条不正之路都断掉了。

在接下来的几次求职中,还是有人提起过走后门,我依然选择走正路。然而,我又失去了两次工作机会,我知道走正路是没有错的,只是自己的执着太重,让我摔了跟头。那时,我抱着求考试通过、求找到工作、放不下面子等人心执着去应试,结果是有求不得。期间,一个亲戚曾说:有人还是守株待兔的旧观念,脑子不肯活动。我知道这是在说我。也就是在看到那句话不久,我看到了明慧期刊上的一句话:坚守做人的良知,也许会被人嘲笑为不识时务,甚至面临生死威胁;虽然做好人,走正道很难,但却能成就无悔人生。我一惊,很感动,也更加坚定了走正路的信念。

一次爸爸外出,碰到一位有缘人,给了他一张翻墙软件,对方也告诉了爸爸一个项目。傍晚时分,爸爸打算上网来查看这个项目,心里却突然想起去看看人力资源网(后来想想这是师父在点化啊),结果就发现了一则事业单位的招考消息,而当天已是报名截止的最后一天了。我得知消息时,还在医院里上夜班,由于报名所需资料不全,当晚未报名,等到第二天下班回家后,才报了名。报完名已是十点,离截止时间只剩二小时。

对于报考岗位的选择,起初我也是拿不定主意,在可选的两个岗位中犹豫。而妈妈一点也不犹豫,觉得就是要选某一个,说这个不用上夜班,还可以保证良好的炼功环境。当晚她炼静功时感觉非常舒服,而且感到心里有块石头落了地。听到这个,我也很高兴,感动,感激师尊的又一次点化。第二天,我按妈妈的选择报考。而后来的事实也证明,岗位的选择是对的。如果我报考另一个岗位,那么我就又会落选了,因为此岗位入选人员的成绩比我高。

笔试后,我以第二名的成绩進入面试。面试前,师父给我安排了近二十天的充足时间备考。面试当天,我又惊讶的发现,在面试名单中竟然没有第一名的名字,这无疑又减轻了我的压力。面试的顺序由考生抽签决定,我所抽的号位于倒数几个之列,所以等待时间很长。我开始默背师父的《论语》,可是背着背着,却记不清了。我暂停了背诵,开始发正念,清除众生头脑中对大法不好的思想,然后一遍又一遍地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大法赐予我平静的内心,使我能够沉着应考,没有了修炼前一遇到考试就焦虑紧张的状态。

在这之前,我还参加过一次类似的考试,当时的名利心太重,老是希望着自己能考上,对于结果太过执着。面试前我有些紧张,脑袋空白,就只有师父的一句诗在脑里呈现:“功名利禄带不走 争来斗去苦与愁”[1]结果,我没有通过那次面试。前后两次类似的面试,出现的却是截然不同的结果。我体会到:有求不得,无求自得。

回首这一年多的求职工作路,师父给了我太多呵护,父母给了我很多照顾,明慧网上的交流文章也给了我很多帮助。谢谢师父,也谢谢各位同修。然而,现身为上班族一员的我,近段时间来疲于忙碌在工作事务上,没合理安排时间,每天学法太少,感觉自己状态很不好。我应该静下来,多学法,深挖内心,尽快改变不精進的状态,真正地去精進实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清醒〉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