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原本幸福的家庭的遭遇(图)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天津报道)在天津市静海县胡家园附近的一片居民住宅里,人们经常在半夜三更时听到一个男人大声喊叫的声音;而在白天,人们会看到他披头散发疯疯癫癫地到处乱走。有时他能够安静地呆在家里时,却看见三两个或着警服或穿便衣的人,像一群土匪一样在他家门口疯狂地砸门、踹门、大声的吵吵,更是搅得四邻不安。

街坊邻居都唉声叹气地感慨,这么好的一户人家十年之中遭受了太多的磨难,这日子都过下去了。

'被迫害之前的任东升'
被迫害之前的任东升
'被迫害致疯的任东升'
被迫害致疯的任东升

家庭幸福源于大法修炼

这家男主人叫任东升,今年五十二岁。二十五岁时,任东升得了类风湿性关节炎,双腿的膝关节、踝关节肿胀的非常厉害,无法干重活。到了三十六岁时又得了肺心病。最严重的时候大口大口的吐血,全身无力,脸色非常难看,基本上干不了体力活了。为了治好病,什么中药西医都吃遍了,也没能治愈。

女主人张立琴,刚好五十岁,以前在津沪高速公路唐官屯收费站工作。由于患有心脏病、贫血、慢性气管炎、腰腿痛等多种疾病,经常头晕,浑身无力,血色素只有5克,上班时连票据箱都拎不动,都是同事们帮忙。

由于夫妻两人身体有病、心情不好而经常吵闹,家里常年战争不断,孩子因而患上了自闭症,不爱讲话不愿与人交往,无法正常上学而不得不休学半年。一家人饱受身体上的痛苦,精神也非常压抑。任东升的老母亲看着儿孙的状况,心情非常不好,时常唉声叹气偷偷抹泪。

二零零三年任东升开始修炼法轮功了。经过三个多月的学法炼功,任东升的病神奇的痊愈了。他面色红润,浑身像是有使不完的力气。身体好了,又可以出去打工挣钱了。他的工作是给超市送货,常常是从早上四五点就起床,一直忙到夜间十一点才回家休息。就这样他也不觉的累,脸上还总是挂着笑容。

同年张立琴也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后不长时间原来所有的病都好了,身体越来越健康,心情也越来越舒畅了。同时,在单位里家庭中,她处处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做一个好人,认真工作孝敬婆婆,在同事邻里间口碑很好。在几个儿女中,老婆婆最中意这个儿媳妇,说她知道疼人心眼好。

任东升的儿子看到父母开心的笑容,心情也随之开朗,精神状态也越来越好,能够全神贯注的上课听讲了,很快的在班里的名次提高了很多,而且还考上了重点中学。任东升的老母亲看到儿孙的变化更是喜笑颜开,一家人朗朗的笑声传到院外。看到任东升一家人的巨大变化,亲戚朋友街坊邻居们都知道大法好,是法轮大法改变了这家人的身心状况,给这个家庭带来了全新的生活状态。

夫妻陷冤狱 祖孙苦相伴

好景不长。二零零六年三月八日,任东升因修炼法轮功而被静海县国保、六一零(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绑架,半年后被冤判五年刑期,非法关押在天津滨海监狱(港北监狱)迫害。

任东升被绑架一个月后,张立琴的工作单位“津沪高速公路唐官屯收费站”强行与其解除了劳动合同。当时张立琴是高速公路收费员,全家人依靠她的工资维持生活,儿子正在读高中准备高考。

张立琴一边四处打工挣钱来维持生活供孩子上学,一边还得往返一百多公里去滨海监狱看望身陷囹圄的丈夫。可是滨海监狱的张仕林剥夺了她会见任东升的权利。任东升被劫持入狱的头三年,张立琴始终没有会见过他。

三年后,中共的黑手再次伸向这个家庭。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二日,张立琴在家中又被静海县六一零、城关派出所绑架,冤判七年刑期,被非法关押在天津女子监狱。

此时,任东升还在滨海监狱被迫害,家中只剩下尚未成年的儿子和七十多岁的老母亲。接二连三的迫害,给任东升一家造成巨大伤害。原本一个好端端的家,现在只剩下孙子与奶奶相依为命。祖孙俩没有了生活来源,更是没有了往日的开心欢笑。痛苦中他们一天天的挨日子,盼望着任东升夫妇早日回家。

在天津女子监狱,因为拒绝“转化”张立琴被关进攻坚组,有七个包夹来迫害她,不许出监室,大小便都在监室里,不许与人交谈,限制喝水限制大小便。张立琴白天被包夹(狱警暗中唆使)毒打,七个包夹有的用手揪头发,有的扇耳光,有的打头部。只要张立琴炼功打坐,四五个人立刻围攻上来,一起动手拳打脚踢。

到了晚上狱警不让她睡觉,整夜罚站。连续一个多月时间的白天挨打、坐板凳,夜间罚站,导致她的双腿双脚肿胀,双脚肿的穿不上鞋子,腰弯不下去,血压升高至180-190,她们又强迫她输液、打针、吃药。还有一次,张立琴拒绝吃不明药物,又被罚站一个月。从早上5点一直站到夜间12点。

有时狱警逼迫她进车间干活。从早上6点半一直干到晚上7点半回到监室,然后继续坐板凳到晚上9点。

二零一三年的盛夏,连续一个月不许张立琴用水(不许刷牙洗脸洗脚洗澡)。一个月汗水中的盐分和灰尘使得她的衣服像上过浆一样。为了掩盖狱警的迫害,在张立琴家人接见的前一天允许她洗澡,当时张立琴脱下来的裤子可以立在地上不倒。

十年梦魇 家破人疯

二零一一年三月七日,任东升在天津滨海监狱非法关押五年期满了。他的年近八旬的老母亲和儿子好容易等到了这一天。

当天一大早,奶奶带着孙子去滨海监狱接他回家。没想到滨海监狱和静海县六一零相互勾结,把任东升转送洗脑班继续迫害。祖孙俩人不但没有接到亲人,还被一队武警手持警棍团团围住。一周后,当祖孙俩再去洗脑班接任东升回家时,发现他已经语无伦次精神失常,被滨海监狱迫害得疯了!

任东升回家后,大部份时间处于疯癫状态,很少有清醒的时候。经常是披散着长发,不知洗漱,还常用绳子把自己捆起来,用刀挑着兜子到处走。夜间他经常突然惊醒,大喊着:“我不怕你。”一听到有人提起警察,他就显得非常害怕,自言自语地说他得赶快逃走,不然的话,警察不会放过他的。于是就会走失几天,睡在路边地头,而后蓬头垢面地回来。

偶尔在他清醒时曾说过:我要不放弃信仰,他们(指恶警与犯人)会把我打死。

'中共<a酷刑示意图:锁地锚'>

中共酷刑示意图:锁地锚

因为任东升不放弃信仰,他在天津滨海监狱关押期间曾被关过四次小号折磨,数次遭受“地锚”迫害。当把手脚从“地锚”解开后,任东升已经站不起来了,都是由犯人把他抬回到监室,很长时间才能慢慢恢复过来。

监狱恶警祖黎明曾经用打火机烧任东升的手指,刑事犯包夹在队长的指使下,六七个人轮番殴打任东升,抽嘴巴,打脑袋,拳打脚踢,恶人甚至用手臂粗的棒子毒打他,对他进行群殴达五次以上。

有一次任东升被包夹打倒,该包夹用脚踩住任东升的脚趾使劲碾,直到把他的脚趾甲碾掉。还给他戴手铐脚镣,故意把饭放在地上,让他够不着,要想吃饭喝水就得用嘴叼。有时故意把菜倒在地上,任东升被迫用手抓着吃。

在监狱里任东升被逼迫吃过一种白色粉末,包夹告诉他是“板兰根”。他还曾经被注射过不明液体。

以上情况,有的任东升偶尔清醒时回忆起来的,更多的是曾被关在一起的难友告诉家人的。

苦难在继续

二零一六年大年初四,被非法监禁了七年,身体消瘦、面容憔悴的张立琴带着与亲人团聚的渴望,从天津女子监狱回家了。然而进门看到的是疯疯癫癫的丈夫和一个凌乱不堪的家。

任东升从一个健康的好人已经被迫害成了疯子,静海县国保、六一零、当地派出所仍然不放过他,还经常到家来骚扰。有时任东升不给他们开门,他们就拼命的砸门,搅扰的鸡飞狗跳四邻不安。

警察的不断骚扰致使他的疯癫状态愈发严重,发作时,把屋子翻得乱七八糟,乱砸东西,有时还疯狂的打人,用砖头砸儿子的头,甚至用力的推搡他八十多岁的老母亲。一家人已经无法正常的生活了,甚至时时处于危险之中。无奈老母亲不敢在家里住了,张立琴有时也得躲出去一段时间,一个好端端的家就这样散了。

从任东升一家人十三年中的经历,人们不难看出,是法轮大法把任家祖孙三代从病痛折磨精神压抑的深渊中解救出来,尽享健康快乐的生活。而中共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使得年过八旬的任家老奶奶不能在家安享天伦之乐,壮年的儿子被迫害致疯不能尽孝,孝顺的儿媳被勒令辞工有家不能归,孙子已经到了迎娶的年龄,因为家庭的变故无法找到心仪的女朋友。

中共迫害法轮功十七年间,这样被残害的家庭又有多少?在此劝告参与迫害的行恶者,自古以来对善良好人的迫害从来就没有好下场。你们还想为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当替罪羊吗?目前有六百多名中共高官“落马”,表面上是当局反腐打贪,实际上是因为他们迫害法轮功而遭到的天理报应。前车之鉴后事之师,在这历史的紧要关头,请你们认清形势,明白真相,停止作恶,为自己和家人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天津市监狱管理局
电话:022-27023600
地址:天津市南开区南门外大街228号
信箱:gongkaiban@tj.gov.cn

天津市司法局
电话:022-23082541
地址:天津市南开区水上公园北道52号
邮编:300191
信箱:tjsf_admin@tjsf.gov.cn

静海县司法所
电话:022-28942146 022-28942718
地址:天津市静海县静海镇静文路14号
邮政编码:301600

城 关派出所
电话:022-28942539
地址:静海县静海镇胜利南路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