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证实自我的心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十六日】上个周末我参加了佛学会组织的反活摘游行,遇到一个店家老板,问我很多问题,讲真相的过程中我发现,这个人并不是真的想听真相,而是一直在表达他的看法,我必须要强行打断他的话,才能插進去。后来我就想,这个人如果能静下心来,不那么自以为是,而是静静的听一听别人在讲什么,他就会得到这个对于此时生命来讲,最宝贵的真相,可是他没有,他完全被一种自以为是和“叭啦叭啦”说话的这个状态所控制。这个物质间隔在他和真相之间。

回来之后反思中,突然意识到这个人的状态似乎就是我此时修炼状态的一种映射。师父让我遇到他的用意也许正在于此,让我看到修炼中阻挡一个生命升华的因素到底是什么,就是旧宇宙中的那个充满了各种观念的自我,对自我的认知,不容触碰,也不愿改变。在一次对这个物质发正念铲除的时候,眼前突然呈现出一张神韵演出中那个鳌拜的脸,眼神中清晰的透着居功自傲和嚣张,我很震惊,我有这样吗?我不是挺好的吗?可是细想那个不符合自己就发脾气甚至指责训斥他人的、和长辈及上司说话从来不知道客气的又是谁呢?

虽然认识到了,但不太知道怎么修去这个自我,慢慢的又淡忘了自己的表现,直到最近又被动的修这块,表现就是从工作中的顺顺当当突然到漏洞百出,防不胜防,不得不低头认错,那个自我似乎是小了一些,谦虚了一点,但还是很顽固。

很感谢身边同修的提醒和指正:有一次销售部开晨会,我听他们说到些问题,都不太清楚,而我自认为知道怎么回事,就跑过去指手画脚。后来一个同修提醒我:你想想什么样的人能在别的部门开会时直接就这样插進来讲话呢,两次哦。有一次在开会时我非常不客气的说了其他的人,事后有同修给我指出:当时你说话的那个态度感觉象是“总上总,裁上裁”,膨胀的很厉害,我觉得你应该把目光从别人的身上收回来,多审视审视自己。

我很震惊同修说的话,让我认识了这种表现中自己的另一面,也似乎明白了人为什么会膨胀,就是看自己的时候总是看自己的好,我的出发点啊,我的用意啊,我是为了大家好啊,但是看别人呢总是在看别人的不足,挑别人的毛病。这种反差使得自己把自己越抬越高,把别人越踩越低。而一个真正修炼人不是这样的,刚好相反,他会主动去查找自己方式方法中的不足,会去体会他人做事情中的好的出发点及善良的用意。

这个阶段还不只是工作上被打击,方方面面都在被否定,几乎一无是处。学法的时候有同修说听你读法闹心好象老是想领读,开车的时候引擎灯亮了,参加天国乐团学打鼓结果没有节奏感比所有人都笨,走路时手会撞在墙上。我能感觉到一种浮躁的物质在挡着我,使我做什么事情都不能深入下去。录广告的时候体会不出广告想要表达的内涵,做讲故事的节目时不能投入到角色中去;工作中不能扎下心来踏踏实实的对每一个细节负责,讲话时没有耐心听完别人的话;学打鼓时老想差不多就行了,不愿意下功夫彻底的去达到那个真正的标准。其实就是旧宇宙的这个自我不愿意改变,他总是希望通过别人的改变来达到自己想要的。

我开始要求自己尽量少说话,少点评,少发表意见,给别人留有空间。之后,发现我不说的时候,什么事都没耽误,反而是更多的人有机会参与和圆容了整体。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我的法身也可以直接下法轮,但是我们不助长执著心。你教他动作的时候,他说:哎呀,我有法轮了。你以为是你下的,这可不是。我跟大家说这个事,就是别助长这个执著心,都是我的法身在做。我们法轮大法弟子就这么传功。”原来学这段法的时候,觉得这个人真傻,怎么可能以为是自己下的呢,后来发现太多的时候我们都把一件事情的所成归功于自己。比如说,因为我跟他说了什么什么了,所以他变得如何如何了;因为我这样常年的坚持,所以事情進展的怎么怎么样了。有的时候对待同修的态度很急,为什么会急呢?还是因为以为是自己在做,自己不管似乎就没人管了,所以就必须得如何。其实,一切真的都是师父在做,真正能让一个生命改变的是法,我不过是有幸成为这运转机制中的一个粒子。

感谢师尊的一路呵护,感谢同修的风雨相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