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大法弟子:配合好至关重要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二日】

一、参与整体 破除旧势力的安排

最近,我做了一个梦:我因安逸心,心想晚点也可以赶上考试,便较晚出门一个人去参加考试。出门碰见一大群人刚刚考完回来。他们告诉我,一路上有很多妖魔鬼怪艰难险阻,你一个人去会非常艰难的,甚至有人说,你能不能平安回来都是问题。其实他们是提前说好了一起去考试,一路上互相扶持帮助,所有人都一起平安归来。当时我心里很后悔,心里质疑:我的能力也不比他们差,他们这样整体去考试真的算数吗……还有一点不服气。

醒来后,想到自己那一天因为执著于自己的安排,在家里面做项目,其实效率并没有很高,因此错过了电话平台的集体学法和本地同修的集体讲真相。我还安慰自己说,都是救人嘛,都是一样的。但救人的效果未必一样啊。我认为那个梦也许是在点化我,整体配合破除旧势力的安排非常重要,比个人独修强很多倍。每个修炼人都不是完美的,但每个人都可能有不同的修的好的地方,互相弥补对方的缺陷,配合起来能力就增强很多倍。

师父开示:“就象这个拳头出去,大家攥在一起才有劲。(做握拳的手势)你说它想干什么、它想干什么、它想干什么,(做五指分散的手势,指每个手指)这没劲儿啊,出去就受挫呀,是不是?你们得有一个规划,得有一个安排,协调好,互相之间配合好。”[1]

为何看到梦里那一群人整体配合通过考试,我的心里会质疑他们是否算数,心里还不服气呢?我找到了自己在得法前,就追求出人头地的感受。考试成绩很拔尖,就觉得别人都不如自己,如果我一个人考得很好,班里同学都没我好,我会觉得沾沾自喜,看不起其他同学,而不会为班集体着想。这种心态在修炼中也有体现,就是证实自我的心很强,对能力也有执著。对于自己领头做的,自己的安排,自己的想法比较执著,有时候对整体配合的事情有一点抵触,其实深挖一下,是潜意识里觉得这个项目中自己会显得默默无闻,不能证实自我。对一些我觉得不精進的同修组织的一些整体配合的活动,我也有抵触不参与的心,觉得和他们一起对我自己的修炼没有提高,而不是反过来想,我去参与也许能够对他们有什么帮助,更没有想,“我觉得别人不精進”这颗心本身就是我自己不精進的体现。

刚刚提到的种种表现,都是把常人中追名逐利竞争心理和做事心、看重结果的心带到修炼中来了,观念没有完全转变。其实修炼人的考试和常人中的考试是不同的。常人考试的衡量标准非常单一,就是一个结果,一个成绩。而修炼人不一样,那一群人一起说好了去考试,在这过程中,他们能想到一起配合,能准时集合一起去,一路配合,没有因为矛盾而分散,所有人一起平安回来,这本身就在配合这一点上考得好,这就是考试的一部份,这才使旧势力无空可钻,无计可施。

师父提醒我们:“做的过程中看的是你的人心,而不是看你成功的本身。你做的过程中就把人救了!你做的过程中是你修炼提高的过程,同时就在起着救度众生的作用!不是说你把那件事情做成了才能起到救度众生的作用。”[2]

我觉得在参与集体活动中,就是非常好的修去自我的机会,也是至关重要的。因为旧势力的一个特点就是执著于自我的安排。我们在整体配合中每一次修自己,是不是在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同化真善忍法理呢?如果喜欢独修,不愿参与集体活动,务必要找找是不是有什么执著心在阻挡着自己错失提高的机会。

二、天国乐团的启示

最近在一个写作项目中,我被安排为小组长,需配合第一协调人带动组员完成项目的责任。每天我都需要总结小组写作的情况,有一次,因为安逸心,想先睡一下,凌晨再起来。结果凌晨到点了我却没起来,于是做了一个梦。梦到天国乐团出队,让我做第二指挥,结果我睡过了,从窗口看到其他人出队,心里很难过,又惭愧,不知道怎么去队伍里面对同修们……可能我一天没有做小组总结,在另外空间就是很大的事情吧!

因为项目仍在发展和完善中,协调人有时会发出新的项目流程,我却仍然按照旧的流程做,直到协调人提醒我,我已经有两次这样了,我虽表面上承认错了,但心里却给自己找理由说,这个流程改得太快,我反应不过来啊,这个新的流程是文字写的,不是那么容易理解啊,其实说白了,就是心里没重视协调人发出的通知,自己如果再用心一点,再认真一点,无条件地配合,就不会出现问题。而我更没有想到的是,我作为小组长的身份,不配合协调人的安排对组员也会产生影响。

一开始,我总会给协调人提一些建议,甚至建议她作为协调人应该怎么做之类。有一次她说,其实很多事情她都有想到,也有安排决定怎么做了,希望我可以尊重她。我向内找,发现我有做大事的心,不安分守己,眼睛盯着协调人,想要影响她的决定,觉得自己悟得好悟得对,自以为是,潜意识里对协调人不尊重,看低她,当着小组长却操着协调人的心,没有把精力完全放在如何当好小组长上,其实太多建议和意见有时候对协调人也会造成干扰。

逐渐的我也学到,我做任何事都要考虑对其他同修的影响。对协调人的做法有什么建议和意见,应尽量私下里和她沟通协商,由她来决定是否采取我的建议,而不应在所有人都在的聊天群组里直接说,因为可能会勾起修炼状态不稳定的学员的人心,对同修们没有好处。

有一天,我突然体悟到天国乐团对我们其他项目的在整体配合方面的一种启发。天国乐团出队游行,第一指挥通过手势指挥整个乐团奏出不同的乐曲。第二指挥需要集中注意力配合第一指挥,当第一指挥在乐曲间隙换手势来指示下一首曲子时,第二指挥需要非常快地跟上,并做出完全一样的手势,如果跟不上节拍或者指挥手势做错,会让后面的同修都演奏错,使整个乐队的旋律乱掉。在演奏的整个过程中,全部团员的注意力需集中在指挥棒顶端的法轮图形,大家都是无条件地配合第一指挥,不会有人说,怎么演奏这首歌,怎么不演奏另外一首呢?也不会有人说,怎么速度这样,不可以再快一点吗?不会有人因为累了渴了而随意停下来休息,更不会有人觉得游行的路线不合适而擅自离队。团员之间不会交头接耳,就算旁边的同修演奏错,也不可能停下来指责,而最好在心里默默正念支持同修。每个人专注于在业余时间练习自己的乐器,当精益求精,技能达到水准时,就是在为整体负责,让乐队的音符更加和谐完美。

其它项目是不是可以得到一些启发呢?第二负责人对第一负责人天衣无缝的配合让整体在同样的進程和节奏上,不发生混乱。同修专注于自己所负责的一部份,不把眼光放在其他人身上,而是想怎么把自己的那部份做得更加精益求精,无条件向内找,无条件配合整体,无论大事、小事。自己的主意再高明,不配合整体的孤军奋战不一定有成效,相反还可能对整体产生破坏,陷在具体事情中争斗、拆台可能会延误项目進程。师父说:“我们学员之间心性上的互相摩擦、相互配合的不协调,不管这个事情大和小,我告诉大家,那肯定就是魔在钻空子。”[3]

三、证实法 不是证实自我

有一次,在另一个项目讨论群组里,A同修想要违背流程重新修改之前已经定下来的材料,因为当时群里一时没人回应他,他言辞有些激烈地说“这个群瘫痪了”,“这个群存在大问题”等等。因为我争斗心起来,对这位同修平时不配合整体的种种行为一直心里有点看不惯,就言辞犀利地在群组里说他,说“这个不是什么大问题,是你不配合整体的问题,都定下来了,再闹有什么意义。”我当时并没有做到师父要求的“所以我们平时要保持一颗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态。突然间遇到什么问题的时候,你就能够把它处理好。”[4]同修一下子好像被刺激到,逼着我解释为什么说他是在“闹”,而且说我在捣乱,要我退出群组。因为不想再在群组里争吵下去,我暂时退出了群组。

我向内找,觉得自己刚才确实不应该说同修是在“闹”,因为也许同修自己觉得是在为项目负责,为众生负责才这样的,于是我给同修发了信息道歉。本来觉得自己已经让了一步,没想到他回复我,让我尽快学会向内找,我的显示心和争强好胜的心已经给大家救人产生很大的破坏作用,还说非常欣慰地看到在我退出群组的短短十分钟内同修们齐心协力拟好了新的材料,这才叫配合。意思就是赶我退出群组是件正确的事。

我一下子心性就守不住了。对同修的指责和怨恨心翻腾起来,我一边不断地往下压它们,一边心想,这个同修是老学员了,平时以为他修得还不错,怎么心性还不如一个常人呢?又想,真正应该向内找的是他,他怎么做得那么过分还振振有词呢?我知道应该慈悲对待同修,却不知道该怎么过这一关了。

于是我浏览明慧文章,读到一篇《转变观念 慈悲对待同修》,使我豁然开朗。同修在文章中说:“我后来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在我反感、排斥同修时,是我被同修人的一面的执著表现障碍了,我把那个不好的“他”,强势的“他”当成了同修真正的自己,而同修真正的自己决不可能那个样子的。”

另外,我发现我没有完全按照师父的法理去看待同修的不足。仍然用常人的观念看待同修。师父说:“一个修炼的人他就有常人之心,只要他不圆满,他就是有常人心的。可是有一点我要告诉大家,我们作为一个学员也好,作为一个工作人员也好,最能表现出来的恰恰就是他没有去掉的那个执著心,常人中放不下的那颗心,就尤其能表现出来。为什么?因为他修的好的、去掉的心已经没有了,也就再也表现不出来了。那么剩下的心就尤为突出,我们人人都可以看的见。但是我告诉大家,不能说这个人不好,其实他已经是相当的好,只是他还没有去掉的心在起作用会影响工作,会影响学员,其表现很多人也会看到。所以看问题衡量人不要象常人这样去看。”[5] 也许A同修表现出来的恰恰是没修好的那一面,而他本身已经修得相当好了。

A同修为什么会对我表现出这样不好的一面?仅仅是因为他这方面没修好吗?师父在《转法轮》中明示:“为什么遇到这些问题?都是你自己欠下的业力造成的,我们已经给你消下去无数无数份了。只剩下那么一点儿分在各个层次之中,为提高你的心性,设的一些魔炼人心、去各种执著心的魔难。”[4]这让我明白了,A同修那样对我说话不是无缘无故的,是我自己欠下业力造成的。

师父告诉我们:“所以我告诉大家,发生任何矛盾,心里头觉的不舒服的时候,你就要找自己的原因,保证原因就出在你这里。”[5]向内找,是什么执著心致使我向外看,对他产生怨恨呢?我找到了不包容的心,用人的观念看待同修的心。还有什么呢?

当我读到师父在《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中的一段法时,发现了我的一个根源的问题。师父说:“如果你在证实法,别人说你什么你都不会动心。如果别人冲击了你的意见,冲了你的气管,你觉的不舒服,你如果在别人针对你哪个问题对你提了反对的意见或者不同意你的意见、你觉的不舒服的时候,你要起来反对、辩解,因此造成跑题与不顾,哪怕是最善意的辩解,你都是在证实自己,(鼓掌)因为你没把大法放在第一位,此时你最放不下的是自己。”[6]

原来同修之间产生矛盾的一个关键原因就是证实自我而不是证实法。证实自我,表现在坚持某些原则,坚持自己这个层次悟到的理、自己认为对救度众生好的方案等,看似是在为了众生,看似是在维护法,其实维护的是自己。而如果心在证实法上,按照真善忍的宇宙特性,按照大法先他后我,不失者不得,无求而自得的法理修炼自身,则不会出现证实自我的情况,相反,会把自己坚持的东西放下去配合他人。

师尊讲:“释迦牟尼晚年的时候已经达到如来的层次了,他为什么说什么法都没有讲?他其实讲了一个什么问题呀?他是说:达到我如来这样的层次,我都没有看到宇宙的最终的理、最终的法是什么。所以他叫后人不要把他讲的话当作绝对的真理、不变的真理,那样会把后人局限在如来或者如来以下的层次中,不能向更高层次突破。”[4]

从这段法中我体悟到,我们证实自我可不仅仅是个人修炼那么简单,可能会影响到他人的修炼以及项目的進展,说重了就是无意之间起到了阻碍证实法救人的负面作用。

以上交流有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5] 李洪志师父著作:《新加坡法会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