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学车过程中去各种人心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一月三日】自从家里买了车,我就萌生了考取驾照的想法。因为开车做证实法的事情会更方便、快捷,但是我丈夫极力反对我学车。当时我已经和两个同事约定一起去报名,但是由于找关系少交钱,她们报名时把我甩了。本来我心里就不平衡,回到家里,丈夫又给我弟弟打电话阻止我学车,又翻出我前几年遭绑架而被勒索钱的事,这等于在揭我的伤疤。我终于忍不住,大发雷霆。当时我并没有向内找自己的问题,只是一味的怨恨丈夫不让我学车、执着钱财。

通过不断学法,我知道是自己错了,逐渐平静下来,我是一个修炼的人,我的一切由师父安排,随其自然吧,从此我不再提学车这件事。过了很长时间,丈夫心平气和的和我谈起了我学车的事,他不再阻挡了。修炼真是奇妙!

在二零一三年四月,我报名并约定在六月下旬开始在我家附近练车。可是直到七月下旬,才安排我练车,地点却在交通极不方便的很远的一个村庄。我只好服从安排,因为负责安排我学车的人被关入了拘留所,原因是当地派出所的警察欺压他的亲戚,他袭警了。我抱着理解他、为他人着想的心就接受了。我告诉他的两个兄弟,我曾因修炼法轮功而被非法拘留过,就这个话题讲真相。

练车一个月,有二十多天,我几乎每天都转乘两路公交车,然后再由教练接送,每天在路上的时间就将近三个多小时。在烈日炎炎下,我的胳膊和脖子上都起了大水泡,是严重烫伤的状态。在训练场上,我没有感觉到身体上的痛苦,但是精神上的痛苦和巨大的压力却时时存在,因为我练车时控制不好方向,年轻的教练对我又吼又叫的,一点也不因为我岁数大(四十六岁)而照顾我。在几个二十岁左右一起练车的孩子们面前,我感到丢尽了面子、受尽了煎熬!

在前几天,我几乎没有时间学法、更没有时间与同修交流,将近三十天,我几乎吃不下早饭和晚饭,我排除干扰坚持学法、发正念,否则我没有勇气去训练场;我的身体呈严重的病业状态,我不为所动,坚持炼功。在训练场,我心神不定,想发正念却没有正念,脑子一片空白,想练车又害怕练车,怕教练生气。他也真想教我,但莫名其妙的是:他一看见我,气就不打一处来。我很苦恼,简直度日如年。看着教练和女孩子打情骂俏、和男孩子们打牌说笑,我感到我是那么孤立、那么与众不同!在孩子们冷漠的目光中,我感觉真是象师父说的:“百苦一齐降 看其如何活”[1]。

我不断加强正念,求师尊加持,师父曾安排一老同修两次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晚上十点来看我,面对同修就如同见到了亲人,我诉说着我的委屈和痛苦。可是同修一点也不同情我,反而说:“你这点苦算什么?你想想狱中的同修遭受怎样的迫害?承受多么大的痛苦。”我很惭愧,真感觉自己不那么难受了。

我非常感谢老同修对我的帮助!我也尽量参加学法小组,同修们鼓励着我,那种强大的能量场包容着我,我感觉很幸福,使我鼓足勇气学下去。我身上那些大水泡三天以后全部消失。

我不断严格要求自己,把自己当成一个修炼的人。在孩子们练车的时候,我不顾劳累和炎热,追着车替他们看着,如果哪里出错就及时提醒他们。逐渐的他们被我的善心感动了!他们对我不再冷漠而是想办法帮助我。脏活、累活(如划场地、擦车、洗车甚至换车轱辘等)我都抢着干;碰到花钱的事(买石灰、中午吃饭等)我都多掏钱,虽然教练岁数小(二十四岁),讨厌我,但是我悟到我应该尊重他,因为他是我学车的老师。我利用一切机会修自己,去自己的执着。

有一次,那个负责安排我学车的人也埋怨我练的不好时,我理直气壮的为自己辩解:“我报名时,不是对你说过我学车很困难吗?你不是说过岁数大的女学员不好教、当教师的不好教吗?而我都占全了。”当时那个人就对我大吼:“你怎么带着这种想法和观念练车呢?你能练好吗?”我当时一惊,这不是师父在借他的嘴点化我吗?从此我去掉了这个人的观念!

寒假来临,我又去练车,给我换了新的教练,他对我不那么凶,我的心态也平稳多了。在一月二十四日,我参加科二考试,但是没有通过。我很烦恼,执着于钱财和好面子的心都出来了。年后,我又练车,感觉练的很好了。可是在二月十二日的考试中,我又没有通过。我感到很蹊跷,车似乎不受我的控制。我真是承受不住了,感觉非常失落,似乎万念俱灰。

为什么会这样呢?痛定思痛,我不断的学法、向内找,我发现自己太执着学车这件事,似乎学车成了我的全部,忘记了自己是一个修炼的人,忘记了自己救度众生的使命。没有意识到学习开车是为我助师正法服务的。原来显示心、自以为了不起的心还如此的强烈,所以旧势力就最大限度的占用我的时间、精力和钱财。但是我感到我还是没有找到根本性的问题。我就提起笔一点一点回忆着,那个隐藏很深的执着心在师父的加持下终于被我找出来了,哦,原来是证实自我!多么可怕,修来修去,原来都是为了证实自己!这与旧势力的为私为我有什么区别?我终于明白我为什么两次考试都没有通过了。

二零一四年的暑假又开始了,我又面临着去学车和考试。通过半年的学法修炼,我早已放平了心态,去掉了很多的执着和人心,如执着钱财的心、好面子心、想尽快拿到驾照的急躁心、怕教练对我不好的心和自以为了不起的心等等。尤其是证实自我的心,几乎每次发正念我都解体它、铲除它。我也发正念彻底解体一切阻止我学车的一切邪恶因素。

在八月初,又通知我练车了,这次是负责安排我练车的那个人亲自当我的教练,他对学员的狠和严早已名声在外了。我也早已在心里发出强大的正念:“绝不允许旧势力再大量占用我的时间和精力!”包括考试在内,我一共去了六次,而且多数都是半天。在这几天,无论他对我怎么吼叫、讽刺和挖苦,我都不动心、没有丝毫的怨恨。反而由于自己有时做不好而感到很愧疚,因为我两次考试没通过直接影响了他的利益。旧势力不死心,操控他央求我说:“这次你别考了,你不会通过的,等寒假吧!”我没有急于回答,而是在心里发出一念:“我的一切由师父安排!”然后我轻声却坚定的说:“这怎么能行呢?你不能再给我往后拖了!”他看我一眼没说什么,然后打电话为我们三个学员约考。

在八月十四日上午,在几百人的候考大厅里,我很幸运被第一个点名考试。我坐在候考区很紧张,一个声音不时往出冒:“再考不过怎么办呢?!多丢人啊!”我不断排斥它。经过两次的失败,我真的不敢说这次能过。我求师父加持我,不断清理我的空间场。我旁边坐着一个女孩,在那种环境下,时间紧,说不定马上就被点名上车,又不能多说话,我小声问她“你是哪里的?”她说是外县的。我灵机一动靠近她耳朵说:“有人告诉我在心里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带来好运!”她微微一笑。我忽然觉得不那么紧张了。

進了考场,其他学员都已经上车系好安全带,就等我了,因为我的考试车还没有开过来。我无意中看见那个女孩就坐在我旁边的车里,那么多车,那么多人,怎么那么巧呢?我上前走一步,安慰她说:“别紧张!”真是奇怪,说完那句话,我不那么心慌了。真是帮助别人就等于帮助自己。我的车终于来了,我不慌不忙做好准备。然后做第一个项目,倒车停车都恰到好处,轻松通过!我前两次都是这一项没考过,其它的项目我就没资格考了。紧接着第二项、第三项、第四项、第五项都轻松通过。在整个过程中,我的脑子一片空白,没有通过一个项目时的高兴,也没有为下个项目的担心和害怕。我感觉整个过程轻飘飘的。最后圆满通过时,我的心依然是平静的。

而此时此刻我写到这里却流泪了,因为我知道,没有师父的加持,面对家人和外界的压力和阻挠,面对教练们无休止的斥责讽刺、甚至学员们的嘲笑,我真的没有勇气再面对这次考试!现在我也终于可以自豪的对同修们说:“师父帮我了,我真的感受到了师父的加持!”因为我平时练车从来都没有这么好的成绩!

科三的过关有惊无险

在练车时,因为我总不能走直线,教练对我失望至极。在考试的前一天傍晚收车时他决定取消我的考试。在我一再坚持下,他勉强同意,但条件是如果我这次不能通过,补考时我自己交补考费。我在心里发出强大的一念:“我一定能通过!我不能再浪费自己的钱财和时间,也不能再让教练的利益受损失。”

晚上回到家里,我认真的向内找:“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通过学法,师父点化我:有些事情我左右逢源,人心狡猾,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哦,原来如此!我顿时感到浑身轻松。第二天考试前,我又练了一次车,教练非常满意,高兴的合不拢嘴,追问我给谁烧了高香!我说我求我师父帮忙了!他问我:“你师父是谁?”我说:“我师父是李洪志先生!”其实他是明知故问,因为我给他讲过真相,但是他不听也不信,还说要举报我。这次好象触动他了,他让我以后给他好好讲讲。当我通过科三考试的时候,所有看见过我练车的人都先是惊奇,然后是替我激动和高兴。

我非常感谢和珍惜学车的这段经历。也感谢在这个过程中遇到的所有有缘人!这段过程好像是一个大熔炉熔炼了我,使我浴火重生,我更感谢我们伟大的师尊。

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