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挂门把的认识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一月三日】在门把上挂广告成为一个主要的推广神韵的方式,好像是从二零一三年左右才开始的,因为这种方式需要大量人工,人工就是成本,另外海外做事与大陆不同,海外重方法,讲高效,讲经济效益、讲形像、讲品牌、讲服务。

其实关于如何推广神韵演出,国外的大法弟子做了很多的研究,有的就是搞本专业的,当初的思路可能就是这么来的。之后我也看了推荐的书籍,而神韵推广中所用的办法,几乎和常人书中介绍的没有太大差异。主要是主流媒体,另外,从草根活动向人们介绍。从二零零六年至二零一二年,很多地区的场也都打开了,才出现了二零一三年几乎每个地区都是满场,当时,我也觉得神韵的推广工作基本告一段落。以后可能把广告做好,用少量人力就可以了。从二零零六年推广神韵至今,我的经历确实是如此。而国外的大法弟子,在做神韵推广中,几乎都是跟着师父一路走过来的。二零一二年之前,几乎每个周六都有全球的神韵会议,大家互相切磋,逐渐走出了这条路,这样做到了很多地区场打开了。

之前没有那么多大陆出来、有时间挂门把广告的同修,在海外多年的大法弟子,大部份有常人全职工作,或者承担了其它证实大法项目中的工作,能大量投入时间在神韵中的,几乎都是刚毕业的,或者不工作的。

然而,情况从二零一三年开始却出现了变化。先是广告的效果下降,再是大量的挂门把广告的同修加入,加上最近几年有大量的同修从大陆刚来,还没有安顿下来,就忙着参加推广神韵。从以往的惯性,本来大家都以为是好事,可是随着不断做下去,出的问题越来越多。

首先,由于没有稳定的生活,挂门把广告的同修到各地去,与其说帮神韵,不如说一定程度上解决自己的吃住问题,因为各地都提供吃住,甚至给现金。这与国外辛苦工作,挤出一点时间投入神韵推广的同修相比,占了所谓“优势”,从而使得国外的参与神韵推广的同修,逐渐被排挤出去。

其次,就是神韵办公室通知里提到的某些问题。其实还有很多、甚至更严重的。神韵和推广的海外同修付出巨大的努力,才给人家一个好的印象,而一些同修用大陆思想和非常不入流的做法,却把这些努力的成果一下子就破坏了。

其实常人只要有一点的疑虑,就很难买票了。神韵要往主流社会推,而这些党文化的不良习气和做法,恰恰把神韵推出主流社会。哪怕出一件事情,都是后果严重的,何况各地陆续还出了那么多。去年的热线电话同时接听挂门把广告的反馈,有的社区人员很生气,真的要叫警察赶他们走,当在电话中好不容易安抚住对方,转达给当事同修注意时,同修却一个劲儿推脱说“没事”,根本也不重视。当地海外的同修,其实非常反对这些激進的做法,我觉得根本没必要动用如此多的人力,打好广告才是主要的,但也无济于事,也无人听,也就不管了。

第三,有的挂门把的同修,做了一、两年后,误以为自己掌握了做神韵的要领,很快就自我的心更加膨胀,甚至开始要左右整个神韵的推广。而对于反对他们的“大跃進”式的做法的同修,他们也开始自觉不自觉的進行污蔑和攻击,协调人认为不能失去大量挂门把的人力,也就主动或被动听从,远离以前参与推广神韵的大法弟子。有时是莫须有的理由,有时是国外的同修做事中也难免有错,把同修一步不慎就被夸大,从而被排挤,这实在无法与其合作。这些做法完全不符合大法的要求,没有替别人考虑,共同从法中提高,共同精進。从而,国外多年投入神韵项目的大法弟子逐渐的被推出神韵推广,而渐渐只留下挂门把的了,因为如果有海外的大法弟子在,就还是要用以前的常规做法,挂门把就不会被作为重点推崇,甚至被舍弃。

国外的很多同修不善于与人争功,也不争名,而争功争名恰恰是带着党文化的人所擅长的。而实际结果,神韵每年的推票不是因为大量挂门把而逐年上升,反而是很多地区呈下降的趋势,推广神韵的路越走越艰难。而且今年有些地区曾经多年承办神韵的城市,由于推广吃力,都没有承办。

其实,很多海外的大法弟子对这些现象都很烦感,如果国外大法弟子做挂门把,一般也不会出现这么多人抱怨,因为深入海外生活和工作的同修比较了解社会,比较会跟人打交道。而国内新来的大法弟子,或者身在海外却长期没有融入当地文化和社会的学员,很多对神韵推广项目的本身理解是肤浅的;对于如何向主流社会、一个讲英语的西方社会推广一个华人的演出,更是一无所知。有的自己无所顾忌,为所欲为,而一切后果由当地主办方和神韵承担;有的爱主事,说了算,甚至刚刚踏入美国,就想让所有人都听他的,按他的做,其实就是受邪党奴役他人的习性污染太深造成的;也根本不顾国外其他同修是否要参与推广神韵,如何参与,如何提高,只为了自己有成就感,其实对国外的有些同修都是排斥的。跟传统文化的礼让,考虑别人,先他后我,跟大法都是相违背的,就认为做的多就是精進。

这些,只是我看到的问题中的一些,而且这些现象的存在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而且甚至扩展到各个城市,甚至扩展到协调人的任用。而如果不让国内新来的同修参与,结果有的人就更生出非常多的怨恨,就更加搅乱了这个正念的场。

这几年,作为海外学员,一个是怕影响了神韵的推广,另外有协调人的大力照顾,好象只有挂门把广告能出票,别的以前的主力都不受重视了,所以怕多提此事自己反而被更加边缘化和排斥,都不再对此表态了。

师父的评语帮我们更加认识清楚这些方面的法理,但毕竟这些同修的所为已经对神韵形象造成了极坏的影响,并在同修中造成波动,可能也是造成卖票难的原因。因为首先国外的大法弟子心里都对这些党文化的做法很有看法,真正了解这个社会的人都不能很好的参与,自己在辛苦付出多年的项目中,被大陆刚来的同修排斥出去,还受到很多非议和攻击。

另外是否有股势力在同修内部有意破坏?

师父在《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中说:“其实我跟你们讲,这件事情本身就这么难,不插進一个旧势力来,也得插進一个其它的势力来,这是一定的。它们就会这样捣乱的,它们就会这样干的。因为大法的纯正、大法的威严、这个威德、这个力量、救度中正的一面的展现,那神看了都震惊,谁也不敢起负面作用,但是它们都会以正面的形式出现,从中得它们要得的,甚至于很大面积形成一个什么东西,来这样干。这就是旧势力,这就是干扰、破坏。”

希望以后在遇到这些事情的时候,大家能够及时的制止和铲除,而不是熟视无睹,无可奈何,那样也是一种对不正确做法的承认和接受,那么它就更可以无所顾忌的破坏。

个人体悟,不当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