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事说:她不争名利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九日】二零零一年十一月,我因为不按单位的要求写与法轮功决裂的保证书,又指出央视的“天安门自焚事件”是一个漏洞百出的骗局,被县局单位从县城办公室管理人事档案的岗位调到乡镇下属单位专门打扫卫生和做饭。

当时,县局单位那个主要领导想追随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的政策在政绩上立功,连续两年对我的年终考核评为不称职,又亲自在全局大会上宣布对我停职检查、把我从行政编制划为事业、每月只发基本生活费和停发所有补贴等的处罚决定。那位领导还在大会上要求单位所有人在大是大非问题上要站稳立场,不许同情我。

见我三天两头就被县公安局“610”和单位“转化领导小组”找去“转化”谈话,不明真相的同事们大多与我保持一定距离,有的幸灾乐祸,在背后对我奚落和嘲笑。

一、破除邪党造假、诬陷的谎言

我被派到下属单位工作,除了那里的女领导和管后勤财务的女同事我比较熟悉,其他同事都比较陌生。报到那天,我归正了一下有点沉重的心情,在心中坚定了一个信念:既然要我去那个地方,那么,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压力和无论别人用什么样的眼光看我,我就是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证实法轮功是好的,法轮功修炼人都是和邪党造假宣传完全不同的好人。就这一想,我发现内心充满了强大的正念。迎着同事们各种各样的目光,我从容的报到、并大方的和大家点头打招呼。

按县局单位的规定,我在下属单位的工作分为两块:一是打扫办公楼内所有办公室和所有楼梯走道的卫生;二是买菜做饭,搞好这里九个在职人员每天中午和下午的两顿集体伙食。

那位我熟悉的女财务被安排每天和我一起买菜或粮油。我们曾有缘同在一个办公室相处了一年多,她对我的为人比较了解。所以每遇到有同事向她交账或是领票证,她就会放手让我一个人去采买伙食所需要的东西,并在事后爽快的对我的每一笔支出报销。用她的话说就是:“我放心你的为人。”

在我自己采买物品的过程中,我始终在用钱上非常透明的记录下每一笔哪怕是小小的支出,结账时毫不含糊的退清楚该退单位的每一毛钱。如果遇上当时没有钱找零,我也会在兑换后马上退还给财务陈,决不贪占单位一分钱。而对我自己经常掏三元两元花在买葱蒜等佐料方面的钱我却从来不计较,更不会记在账本上报销。

在从事做单位伙食和打扫卫生的一年多时间里,我用一个法轮功修炼人自束其心的坦荡行为,向周围人澄清了邪党媒体所宣传的一个又一个诬蔑法轮功的谎言。

二、任劳任怨、体谅他人 展修炼人的风貌

初去下属单位上班的时候,老式的办公楼没有卫生间,晚上打着电筒下楼并转弯抹角的去办公楼后面的卫生间上厕所,是女同胞们最苦恼和最心有余悸的事情。如果在冬天的夜晚想上厕所、或遇晚上拉肚子,那更是痛苦加上无奈了,因为女士们谁都不愿钻出温暖的被窝陪人在黑暗的寒风中上厕所;再则,自己也难以启齿麻烦别人。而往往在这样的时候,我都会站在修炼人为他人着想的角度主动起身陪同,就算在大腹便便的怀孕期间也不例外,这让女同胞们都非常的感动。

都说集体伙食不好做,众口难调。当初我做集体伙食时没有经验,就在每天买菜回来时征询大家准备咋吃这些菜的意见,煲汤和炒菜每天轮换,尽量满足大家的口味。每天一下班,同事们就能按时吃上热呼呼的饭菜,饭后大家伙休息,我就洗碗刷筷,收拾和整理凌乱的厨房。冬天在同事们起床前我就先生好炉子,烧好大家洗漱的热水;夏天我就早早的拖洗走道、楼梯和办公室,让大家在走出闷热的寝室就感到地面自来水的清凉。

为不影响同事们的工作,每天我打扫办公室和楼梯走道卫生的时间都选在大家起床之前。在所有女同事上班后就整理我们的集体寝室。不定期的还用自己买来的清洁灵冲洗厕所和用钢丝球擦洗男、女厕所便池的污垢。

每年年终,下属单位都要以“个私协”的名义支出部份会员费购买一些诸如口缸和围裙之类的慰问品,发给管辖区内的一些经营者。因为有剩余,同事们都会把这些东西往家拿或送给亲戚朋友,我却从来不把这样的东西带回家。每年,下属单位都要组织全部人员外出旅游,费用历来都采用单位支付百分之八十,自己补贴百分之二十。这样的旅游我几乎不参加,因为我知道这些旅费补贴都来自农村做小本生意经营者的管理费。一个以真善忍为修炼原则的法轮功修炼人,怎么能拿着这样的钱在旅游中问心无愧的消费呢?

下属单位每年的年终奖都与完成县局对个体、企业管理费征收任务指标的多少相挂钩。第一年,因下属单位没有很好的完成任务,九个工作人员平均只有五百元的年终奖金。因当时有同事为利益指出我既被停发福利就不能享受大家的奖金。至此,在下属单位工作的四个半年头里,我没有拿到每月四百元基本生活费以外的任何一分钱。在下属单位工作第一年临近过年的时候,考虑到我一年来在工作上勤勤恳恳的优秀表现,两个分局长在经过商量后,决定以“个私协”搞活动支出经费的方式将五百元奖金补发给我。五百元的补贴,对当时每月只有四百元基本生活费入不敷出、丈夫无业没有稳定收入、小女儿又即将出生的我来说是多大的需求啊!但在签字领钱后我的心却始终不踏实,第二天我主动找到女领导要求退钱。对她的惊讶和不解我解释道,五百元钱如果作为我正当的奖金收入发给我没错,但以“个私协”经费支出的名义我要拿了就错了,因为我做了假而没做到真,这与我真善忍的信仰相违背,所以这个钱我不能要,这是我信仰的戒律。

三、同事明白了修炼大法教人做好人

二零零三年二月我即将临产,就在我休假前单位寝室只有我和女领导的某晚,在与我聊天的过程中,女领导告诉我两个我不知道的秘密。

一是二零零一年中旬,单位搞机改实行的是双向选择(就是科室负责人和员工双方都有选择对方的意向)。因我不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被县局单位停职,还有就是那个单位主要领导不许同情我的警告,让县局几个科室和下属单位的负责人们都不敢要我,是她把我要到了这个地方。为这事,她当时也遭到好几个同事的责怪,怪她不仅自己找麻烦,还把麻烦带给了大家。而她则告诉他们“婷姐是个很不错的人,相处久了大家就知道了。”她说,一年多的相处,现在单位所有人不仅认可我怀孕大肚仍任劳任怨的工作表现,还对我顽强坚韧的性格和坦诚善良的为人处事很佩服。

其次就是,县局“转化小组”及“610”的人三天两头打电话要求她24小时都对我盯梢,还要求随时向他们汇报我的一言一行。每次接到这样的电话,她都告诉他们我正常上班和表现很好。顿了顿她又对我说,其实我每晚在半夜的打坐炼功她都看见了,只是从来都装着不知道而已。

“无论谁遇到工作或家庭的矛盾,你总是从因果讲到缘份,开导别人学会惜缘和退让,要心善才会万事顺。你对工作负责,对利益不争,你实实在在的行为让我们看到你所做的一切都是真实不虚的,不是表面做作。所以,我个人对你的人和所做的事都非常的敬佩。”女分局长最后说。

我对女领导对我的理解和评价表示感谢,同时告诉她,我的一切所为都受益于法轮功的真善忍。中共建政以来发动了象“镇反”、“文革”和“六四”等的政治运动,受害者都是善良的中国民众。法轮功教人修心向善,祛病健身效果好,传出七年就有来自党政军高层和普通民众等上亿人修炼,江泽民妒嫉心起,利用手中权力发动了这场犹如文革再现的对法轮功修炼人灭绝人性的迫害,又策划了一场破绽百出的“天安门自焚”世纪伪案以欺骗民众,抹黑法轮功,那晚,我分析了天安门自焚案的疑点和告诉她法轮功洪传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的许多真相。

这位女领导是位很有善根和正义感的人,自此以后,无论在任何场所遇到有人按邪党的宣传污蔑法轮功,她都会用我的行为来驳斥对方。和我身边许多同事一样,在我的劝说下,这位女领导后来也退出了邪党组织。

二零零八年底,我调回县局单位从事日常消费投诉的调解工作。身在窗口部门工作,我更注重修炼人“怀大志而拘小节”[1],时时记住把大法弟子的风貌体现在工作和生活环境的方方面面。

凡来办公室咨询投诉的人,我在请他们坐下后都要倒上一杯水。为此,我自己经常掏钱买公用水杯或手纸。每天除打扫所在办公室的卫生和室外走廊外,还自己买来大拖把,对办公楼一至五楼前门和后门两边楼梯做到一周拖洗一次。

由于我在任何岗位都能认真负责的完成好工作任务,曾几度被下属单位和县局办公室提名为年度先進个人,虽然每次都在意料中落选,我总是乐呵呵的不在乎,在利益上从来不与人争高低。

不揣走单位的一本信笺,不拿企业或个人送来的慰问品,不接受投诉人请吃饭的感谢,不占单位的办公用品为自己的私人物品,不计较出差后差旅费的报销……

每每遇到单位的其他同事开玩笑,说我的表现怎么也该评个州先進或者省先進,同一个办公室的两位老大哥就会以善意的口吻一唱一和的打趣道:她这个人心态好,不争名利这些东西!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圣者〉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