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国企总工程师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八日】我今年七十二岁,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原大型国企总工程师。我妻子九九年六月修炼法轮大法后,几十年久治不愈的严重类风湿、眩晕症、胆囊炎等顽疾不药而愈,精神风貌也在不断改善,使我产生了了解大法的兴趣。我终于在二零零一年初翻开了《转法轮》。这一看,便不释手。

师父用那直白的语言所阐述的深奥法理使我折服。当晚,在我的眼前就出现了长时间占满视野空间的真、善、忍三个银亮的大字,我走上了大法修炼之路,在生活及修炼中遇事都会向内找,因为这些都是师父让做的,我们就得做好。

真是无求而自得,二零零三年夏,每分钟都要早搏偷停十多次的心脏病症状完全消失了,几十年久治不愈痒起来抓心挠肝的满身皮肤病不知不觉中不见了。更为神奇的是,那先天性的大脚骨症状逐渐的恢复了正常。

还有更神奇的事呢!二零零九年夏天,我的左上臼齿疼了起来,牙周围肿起了脓包,腮帮子都跟着肿了,别说吃饭,连喝水都疼。学法炼功都受到了干扰,晚饭也没吃,立掌发正念也没见效,很是无奈。心里很后悔为什么白天没下决心拔了它呢,这一想不要紧,疼的更厉害了,连整个脑袋都跟着跳着疼,一宿都无法入睡,早晨三点半准备起床炼功时想:“熬到天亮就得把它拔了,我也不能让它影响我修炼呀!”这个想法一出,我心里一震。大法弟子的每一念都应在法上,发正念能排除干扰解体邪恶,牙疼这魔怎么能干扰我修炼呢?向内找,发现牙疼后,自己不是想正念清除邪恶,而是怕牙疼,怕它影响修炼。修炼就得吃苦,不肯吃苦怎么能修炼?!归根到底还是用怕影响修炼掩盖了怕吃苦的心。找到了原因,我与我的牙齿沟通,你也是我身体这个小宇宙的一部份,也应当随我修成同返家园,咱们应当同心协力消除业力。我对师父说,弟子知错了,决心归正。请师父原谅弟子,加持弟子清除邪魔,消除业力。再立掌发正念,牙疼假相象打开闸门泄压一样,顿时消失,就连那鼓着脓包的牙周及红肿的腮帮子的所谓炎症也立即不见了。

去年五月,我的左右两个下臼牙齿又出现了毛病,松动得四面乱晃,不敢咬东西,孩子很担心,请牙医看,回答是这牙就要掉了,只有一个治法,拔掉重镶。我告诉孩子,是我没修好牙才出了问题。只要正念足,一定会好的。就这样我正念对待,这两只牙现在已经完全恢复正常。

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肩负着助师正法的重任。师父让我们讲真相救众生,我们就利用赶集、购物、乘车、婚丧嫁娶等各种集会的机会向众人讲真相、劝三退。每周三、周四约定的到非法关押迫害大法弟子的洗脑班、看守所等黑窝近距离发正念,不管是刮风、下雨、下雪、休假、过节过年,从来没有间断,大年三十、大年初一都曾遇到过,双盘在雪地里,一个多小时,感到空间场里是那样的纯净,从未有过的殊胜。近距离发正念解体了邪恶黑窝,同时也使我们修去了怕心、安逸心、怨恨心。以前发正念总想让一切行恶者都现世现报,现在我都有一念,让一切有缘众生包括不明真相、及迫于权势参与迫害有悔改之心者都能明真相,脱离邪恶操纵得到救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