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变观念 柳暗花明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五日】我在大法修炼中已经走过十八年了,在师父的呵护下经历了很多风风雨雨,其中最大的体会就是只要转变观念、向内找自己,再难的事都会柳暗花明又一村。下面汇报一下近期的修炼心得:

一、去除侥幸心理,堂堂正正诉江

修炼中为什么会遇到魔难?除了自身业力方面的原因外,很多时候魔难都是针对人心、针对执着来的。

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在做证实法的工作方面,我一直有侥幸心理,因为我当时人在北京,户籍在老家,所以潜意识中一直有这样一种观念:我做证实大法的工作,行踪不定,两地警察都找不着我。而且,在北京我也经常搬家,基本上是半年搬一次家。

那时,很多证实大法的工作我都冲到前面,如:传递大法资料、组织同修交流、发真相资料、收留流离失所的同修,到后来的制作真相资料等等。但是我内心深处明白,自己做证实大法工作并不全是正念、也不是真正从理性上升华后的那种坦然,很大成度都是因为我觉得自己比北京的同修有优势、在北京没有固定的单位和住所,警察找不到我。

因为这种侥幸心理一直没去,直接导致的结果就是后来被绑架,在监狱被关押达八年之久。出狱后,户籍所在地拒绝给我办身份证、并在所谓的敏感日子多次胁迫家人到亲戚家找我,想再次实施绑架,甚至多次派人联系,要把我的户口私自迁到外省(因当地不接收才作罢)。因此,出狱后的四年多时间,我也一直不在户籍所在地生活。

二零一五年大法弟子起诉江泽民,虽然我鼓励同修都起来诉江,但自己心里却不稳。起诉江泽民,从法理上讲肯定是大法弟子应该、也是必须做的,但是因为是实名起诉,需要自己直接去面对的,过去做事靠侥幸心理的这种执着又一次暴露出来了。

我学法后梳理了一下自己修炼以来的思维,发现“侥幸心理”实际上也是变相的在“求”,和常人的投机心理、豁出去赌一把的心理是一样的,说白了根子上还是害怕,这在修炼中是非常大的一个执着。旧势力正是利用学员的这些执着一次次的实施了迫害。反过来说,邪恶迫害就是针对我们的执着来的,“侥幸心理”、“赌博心理”决对不是安全的,只有从法上提高上来、扎扎实实的达到法对我们此时的要求才是最安全的。

我正念清除“侥幸心理”这个变异的生命后,觉得自己越来越高大了,理解到起诉迫害元凶与被迫害没有任何因果关系,人世间的一切都是围绕大法而动的,大法弟子才是世间的主角。

可是,正当我要邮寄《刑事控告书》时,同修告知说,上面已经开了会了,邮局不给寄诉状了,恰在这时又看到报道中说甘肃金昌大法弟子因为在邮局邮寄诉状被绑架的消息。似乎有一股阴气向我袭来,如果在迫害初期,心里肯定会不稳。但是,这一次我问问自己:诉江是不是眼下最应该做的事?诉江是不是紧跟师父正法形势、做最大的好事?答案是肯定的。那既然是对的、符合法的,应该带来正面的结果才是正法理,做最正的事为什么要和迫害联系在一起?它们之间没有任何因果关系呀。十六年来,有多少同修受邪恶这种迫害法的、变异的因果观念干扰而导致被迫害,现在是彻底破除旧势力一切安排、纯纯正正的走师父安排的圆满回家之路的时候了。

悟到这些后,我检查了自己的思维,这一次真的没有了怕、也没有了“侥幸心理”。五月三十日,我正念十足的到邮局邮寄了诉江状,结果非常顺利。三天后,又和同修一起再次去邮局邮寄了诉江状,还是特别顺利。

几天后,明慧网刊登了我的诉江状内容。而这时,本地参与诉江的一名同修被绑架,有消息说,邪恶的这次绑架是针对诉江事件来的,由市政法委统一部署,所有诉江的学员都在这次绑架计划之内,而恰好我又急需去公安部门办一些事,去还是不去?如果在过去,自己又要假想、又要用人的观念分析:邪党部门正在抓这件事,我又是当地第一个诉江的,邪恶找还找不到我呢,自己回去不是自投罗网吗?但是这次不同,我想,我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做的事是与师父正法联系在一起的,任何邪恶与旧势力根本不配插手正法的任何事,结果去了,什么事都没有。

有时候,魔难都是因为我们的假想,在思想中形成了邪恶迫害的场、为邪恶迫害提供了物质土壤而导致的。去除一切观念和执着,纯纯净净的做大法事,邪恶和一切败物都会胆寒、望而却步。

“侥幸心理”一直是我修炼路上的一堵墙,这次真正的从法理上认识到了,堂堂正正的诉江,一切都超级顺利。真是师父都铺垫好了,就等自己的那颗心到位了。

二、慈悲心取代仇恨心,身份证扣而复还

师父讲:“我们要求你完全是一个超常人,完全是放弃个人利益,完全是为着别人的。那个大觉者他为啥呀?他完全是为着别人的。”[1]修炼多年来,一直按照师父的要求努力去做,但是,一遇到问题,很多时候都达不到法的要求。

因为从小受邪党“斗争哲学”的灌输,加上邪恶迫害大法后又不断的给我们加强这些因素,一直不能从根本上认识到、并去除这些东西。虽然从法理上也明白,无论是警察,还是公、检、法人员,他们也是被迫害的对象、也是正法中需要救度的众生,可是受“仇恨心”的作怪,只要一看到警察,想到的就是邪恶,把警察和邪恶划在一起,而没有把他们当作普通世人看待,所以对他们也生不出慈悲心来。

特别是在监狱被非法关押的八年中,我对狱警更加没有任何好感,更没有想要救度他们。后来,虽然开创了很好的学法环境,但并不是用法中修出的正念开创的,而是用人的办法开创的,甚至用的是正法中要修去的所谓“斗争哲学”的观念。狱警干扰我学法,我就抓狱警的小辫子,比如收集他们受贿的事实(有的犯人为显示自己有关系,自己讲送了狱警什么东西、多少钱)、和他们违反司法部和监狱管理局的什么规定等等,狱警怕我向监狱上告,我学法炼功他们基本不管。其中有两年多时间我每天在警察眼皮子底下全天学法,老警察慢慢也就习惯了。

后来,新调来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警察担任中队指导员,我每天依旧全天学法,他见老警察都不管,他也就全当没看见。有几次他见我去办公室不喊报告,横冲直撞,和警察谈话老是理直气壮(当时争斗心比较强),对我印象就不太好。一次,趁我不在车间时,他偷偷的把我的珍藏版《转法轮》偷走了。

事情发生后,我找到了自己的原因,也和这名警察讲了真相,但心中对这件事一直不能释怀。从黑窝回来后,每想到这件事,我就特别恨这个警察,心里老想着能用常人的什么办法治他一下,哪怕打他一顿也好。后来,这种念头越来越强,有时打坐也想这件事,背法也静不下来。

我冷静下来,发现是“仇恨心”造成的,虽然认识到了,但是并没有去干净。一有适合的环境,“仇恨心”就又返出来了。前一段时间,我刚刚办了新身份证,又被派出所所长扣押了。我得知这消息后,第一念不是找自己,而是对派出所所长的恨,我从网上查阅了《居民身份证管理法》,又了解到派出所所长利用上班时间经营自己的生意等等,我准备向上一级部门控告派出所所长,心想:作为国家公职人员,每天不上班经营自己的生意,举报到纪委,最好把他公职给开除了。后来,转念又一想,如果我直接把他告了,他真被处分或开除了,他还会对大法和大法弟子有正面的认识吗?他还能得救吗?自己一听到身份证被扣押,应该先找自己的原因才对。顺着这条主线找下去后,我发现还是自己的这颗“仇恨心”在作怪。

认清“仇恨心”的危害、并清除这个变异的生命后,心中渐渐生出了慈悲心。回头再看所有的众生,无论是什么职业,都是可怜的众生,都是我们要救度的对象。认识提高后,瞬间体会到了大法的无限慈悲与美好,升起了对法的无比坚信之心。自己的观念一转变,扣押的身份证马上还回来了。真是师父都铺垫好了,就差自己的心到位了,心一到位、观念一转变,一切都以正面的形式出现了。

又联想到神韵中舞蹈《善的力量》描述的:恶警疯狂追打大法弟子,而大法弟子无怨无恨的把大法书捧给他时,警察的本性在复苏,最后得救。这才是大法弟子应有的胸怀。在正法最后的时刻,师父让我们看到自己的差距。师父连特务都度,而自己一直受“仇恨心”的干扰,耽误了很多救度众生的工作。对照师父讲的法理,感觉自己差距很大。

其实,很多警察也是因为受邪恶因素的控制才做出迫害大法弟子的事,我们清除他背后的邪恶因素后,有很多警察是能明真相的。

大法修炼真是很奇妙,我们在修炼中遇到的一切问题,只要从自身找起,就会发现我们遇到的很多难、关,都有我们需要提高的因素,都有我们需要归正的自身的原因。魔难都是针对执着来的,就像西游记中的九九八十一难一样,自身提高了,魔难就烟消云散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大法义解》〈为长春法轮大法辅导员解法 〉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