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终于会用修炼人的正念看问题了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二日】近几年的修炼路,我走得很辛苦,麻烦不断,肉体被不断干扰。但从人的表面上看,没什么大事,都是些锅碗瓢盆的芝麻事,肉体干扰也多是些只受罪、不牵扯生命安全的痛苦。

几年前,婆婆去世,家中剩下了公公和精神有毛病的小叔子。过年时,我主动从一千多里地外的自己家备办了各种年货,回家给老人过年。

丈夫家兄弟姊妹六个,再加上亲朋,所以过年时吃饭的人挺多,仅准备一大家子人吃饭就累得我爬不上炕。开始时,我觉得自己是大法弟子,在哪都要做好人,吃点苦也没什么,因此也不在意。渐渐的我发现,公公的儿女们都只管一家子一家子的来吃饭、做客,至于吃什么、够不够吃、谁做,他们不过问;妯娌们各有借口,躲着干活;从早到晚忙活的基本上就是我一个人。丈夫家人的这种表现,出乎我的意料。当时我也没做到从法理上悟,被眼前的假相带动了,心中不平:都是儿女,怎么这么多活是我一个人包呢?我这个城里的远路媳妇,就该伺候这些乡下的亲戚?妒嫉心出来了。结果因为心性有漏,再加上一天到晚的站着忙活,回来后,肉体就被旧势力干扰了,出现了常年腿脚肿胀,身子发沉的假相。但是我仍然坚持着每年回去给老人过年,因为让公公和有病的小叔子单独过年,心里不忍。

随着与丈夫家人近距离接触多了,我也就更多的看到、经历了使我心寒而又难以理解的许多不合常理的事情。我多次问自己:我对他们这么好,把他们当成自己的亲人,凡事不与他们计较,宁肯牺牲自己的利益,也满足他们的要求,他们为什么这样对我?还有丈夫,我为他的家人吃了那么多苦,他不但不感恩,还多次跟我耍横。过年我赶上来例假时,忙不过来,求他帮忙干点活,他都不肯,只顾玩他的。这是谁的家?我为什么要为这些人花钱、受罪?

我感到伤心难过,愤愤不平。我也多次静下心来找自己,有时感觉法理上也明白了,可是当下次魔难又来时,我的心却又被勾了起来。特别是近三、四年来,丈夫及其家人做的一些事,看上去很离谱,而我的心也随着这些离谱的事不断的上下翻腾着。

动了人的情,用了人的理来看待人中遇到的麻烦事,怎么也看不明白。跟人争表面事情的对与错,对修炼人来说,本身就是错的。

有段时间,我喜欢上了看某个韩剧。最初看的动机是,想看看自幼经过各种魔难的女主角,是如何做到心胸宽广、不计他人之过的。因为我觉得自己的心胸太窄,容量不够。结果看着看着就上瘾了,我知道状态不对。

我查找着自己喜欢看这个韩剧的原因。发现剧中人物的善良、美丽、勤劳、聪明等优秀品质正好符合我人的观念,而那些表现美好爱情、亲情、友情及善恶有报的故事情节是我多年来在人中所追求的。修了这么多年,原来自己仍然是个情欲满身的人啊。同时我看到了自己想通过看这个韩剧来扩大心的容量的做法,本身就是向外求,偏离了法和师父的要求。对人编出来的东西这么喜欢,只能说明自己是个人。

去年我与丈夫多次发生争吵。原因是,儿子早已是大龄青年,但我们仍然没有房子给孩子结婚。我曾多次提醒过丈夫,孩子大了,不能再那样乱花钱,该考虑买房子了。但丈夫几次表示,这事不用我操心,瞒着我照旧该怎么乱花钱还怎么乱花钱。事到临头,他无计可施,跟我说,以后我们到另一个小城市去生活,因为那里我们有一套小房子,把现在住的房给孩子。我听后对丈夫很失望,觉得他一辈子都对不起我,我辛辛苦苦挣了一辈子的钱,都被他想怎么花就怎么花的折腾光了。老了却要我离开生活了近四十年的熟悉环境,跟他到一个陌生的小地方去。于是我对丈夫多年的诸多不满一下子爆发出来,甚至在盛怒之下用手推了丈夫,还说了不修口的话,把多年来丈夫对我明目张胆的欺负、蒙骗、乱花钱等等陈芝麻、烂谷子,都翻了出来。结果再次被旧势力抓住了把柄,干扰迫害了肉体。

我知道自己错了,被魔性控制了,做的不象个大法弟子的样子了。反反复复的魔难,终于使我冷静下来,回头仔细查看着自己与丈夫一起经历过的点点滴滴,也认真审视着自己走过的十几年修炼路,按照师父的法理,查找着自己的心、一思一念。通过查找,我清醒了,也看到了这些年磕磕绊绊的症结所在。

对丈夫的家人好,并不是我达到了修炼人无私状态的自然表现,而是夹杂着很重的情、求名、求回报的心,这些心在得不到满足时,就对人家不满;思想中一直认为自己是在为丈夫及其家人付出,愤愤不平,是妒嫉心的表现。其实这哪是丈夫的家,那是为我提高心性准备的修炼环境,我却没悟到,从中没修好自己,反而抱怨他人;对丈夫的情太重,因怕丈夫委屈、为难,多年来许多时候对他无原则的迁就忍让,使丈夫我行我素、做事无所顾忌,而我心性又没达到真正忍的标准,到了极限时,就爆发了;一味的满足丈夫及其家人的各种欲望要求,是我不明白什么是真正的好人,什么是真正的善,反而助长了他人的私欲,我在害人;对丈夫家人任劳任怨,不计较钱物,目地是想让他们看到我这个大法弟子做得多么好,又是显示心和证实自我的表现;不愿离开生活了多年的地方,既是情,也是安逸心,还夹杂着很重的怕心等等。

这么多年来,表面上看,我也在听师父的话,做师父要求做的事。但实际上,我真的没有学会修炼,真的没有从心性上下功夫。对于现实中出现的这些家庭魔人心的事,一直没能跳出人的情、人的理,用修炼人的正念来看待,来对待。法理不明,人心不去,魔难不断。

我还发现,自己对那些来源于家庭影响、今生人中父母传授、学校党文化灌输及自己在社会上积攒的经验教训、习惯做法等等认识不清,认为有些是好的、正确的,并一直在用这些观念、执着指导着自己的言行、判断着是非,而不是按照师父教导的法理去做。现在我才明白,即使在人中看上去是正的东西,对于修炼人来说也是错的,因为那是人的东西,而我们是要走出人的,只有遵照大法做才是正确的。任何常人的想法、观念、经验都应该放下,因为它是修炼人走出人、同化大法的阻碍。

当我找到自己的各种执着心后,我很惭愧,也很自责,更觉得对不起师父。我也告诉自己,一定改,我一定要走出人。师父看到了我的决心,帮我拿掉了很多不好的物质。

现在当我遇到麻烦时,能找自己了,甚至一个不正的念头一出现,我就能抓住它、清除它;学会了只用师父教导的法理看问题、判断对错;对曾经伤害过我的人和事不再放在心上,因为我明白了那都是有因缘关系的,对于我的修炼来说,都是好事;对丈夫及其家人没有了任何抱怨,而是心怀感激,因为没有他们给我制造的魔难,我就放不下情,提高不了心性,走不出人;至于今后去哪里居住,我只听师父的安排,本来人间就不是我真正的家,暂时住在那个旅店,又何必在意?

因为自己能用修炼人的正念看问题了,麻烦事也少了,人也变得宽容了、平和了、理性了,人中的事也放淡了。跳出人情、人理,看人事,发现一目了然,很简单。自己不再过多的关注常人的所作所为,而是注意了自身的言行是否符合大法的要求。

小姑的孩子与我们生活在同一座城市。年前,小姑到儿子家,几次打电话给丈夫,说要来我家坐坐。因丈夫对他们有看法,不愿来往,所以坚决拒绝。我跟丈夫说:如果她真想来,就来吧!如果你想去看看她也行,我陪你去。我已经完全跳出了以往的恩恩怨怨。

我弟弟也和我住在同一座城市。我很喜欢他,我们曾经相互帮助,一起走过了一些艰难岁月,所以我很希望弟弟生活的幸福,对弟弟的情也重。但是弟媳是个很有特点的人,而且有的特点是一般人无法接受的。他俩人生活不和谐。多年前,弟弟告诉我他们的事时,我替弟弟担心、难过,对弟媳不满,尽管嘴上劝弟弟要对弟媳好,但心里还是埋怨弟媳不懂事。这两年,弟弟再跟我说起时,我意识到自己该去对弟弟的情了。于是我不再动心,只劝他好好对待弟媳,把欠人家的还给人家。因为从修炼人的角度看,一切都是有因缘关系的,我对弟媳没有了不满。

是啊,在修炼的路上,我一定要更加精進,彻底从人中走出来,让师父少为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操心。

交流中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